机场遇到的两位黄土高坡妇女

机场遇到的两位黄土高坡妇女

 

可能是俺的面善吧,经常在外面被弱势的老人们妇女们当作寻求帮助的对象。 这点我可以理解,我平常问路也是找那些看起来象是好人的面善的人们。

(其一)

2013年12月25日,广州白云机场。我找到从广州飞往西安的飞机登机口,离起飞还早,找了个座位刚刚坐下。

“大姐,你也是去西安吧?”  耳旁传来了浓重的陕北口音。我扭头一看,只见一位30-40 岁左右的妇女,身材高高的,脸庞红红的,身穿毛领皮大衣,脚蹬时尚皮靴。正在笑着问我话呢。

“是的,我也去西安” 我回答。

“大姐,我这是第一次坐飞机,还有些紧张,麻烦你带着我,我只有小学文化,如果有啥事儿,我就问你”  她认真地跟我说。

“好啊,没问题。 听你口音是陕北人,你说你第一次坐飞机,那么你是怎么来广州的呢?” 我想趁机了解了解久违了的民情,已经一年半没回国了。

话匣子打开了,她是延安地区人,说她来广州卖苹果,跟着拉苹果的卡车来广州的。她和丈夫管理着自家的果园,还从乡里各果农家收苹果,贩运到广州来卖。她说她和丈夫今年冬天已经来广州卖了六车苹果了,前五次都是他丈夫来的,这次是年前最后一次了,她要来广州逛逛,就自己跟车下来卖了苹果,现在回乡呢。瞧瞧中国新时代农村妇女,真能干!

“苹果好卖吗?生意如何?” 我问。

“前五次我丈夫来的,我们都赚了钱。这次我来,赔了5 万。” 她乐呵呵地说着,一点儿也看不出来因赔钱而难过样子。

“你丈夫赚钱,你赔钱,那说明你丈夫比你能干呀!” 我也跟她打趣。

“是,他比我文化高,他是初中毕业,我是小学毕业。 不过这次赔钱也不怪我,还应该怪他。他卖的五车苹果是我给他挨家挨户收的,我收的苹果好。我的这车苹果是他给我收的,啥嘛,收了很多劣质苹果,不赔才怪呢。无所谓了,做生意么,哪能只赚不赔呢” 她仍然是乐呵呵地。

“你们这个苹果生意是怎么运作的?你看,你要种收苹果,运苹果,到了广州咋卖呢?”  我突然想起了物流管理的那个复杂过程。在发达国家都会有一大堆 paper work。 我好奇这些只有小学初中文化的农民是怎样运作的。

“苹果收摘时,要挨家挨户收存,然后联系做货运的司机,再联系广州的一个做批发的大姐,大姐在广州有个院子,专门接收我们这些外地来的货车,住宿也包了,说好哪天车到,大姐会通知那些城市里卖苹果的小贩,我的车头天到,第二天一大早就被小贩们以批发价抢购一空。我们每年给广州的大姐付一些费用,和货运司机也是按车次付费。” 她滔滔不绝。

“你不需要做什么文字上的管理工作?如帐呀,客户呀啥的?”

“不需要,一切都在我的脑子中,手机里存有电话号码”

“你真聪明!对了,到了咸阳机场,有人来接你吗?” 我问。

“有,我丈夫正在从延安到西安的路上,我娃在西安读书,我丈夫去机场接我,然后我们准备再买个新汽车,接上娃,开回陕北过新年。我们的旧车不行了” 她说得是那样从容,自然,没有丝毫的炫耀或者做作。

登机了,我让她走在我前面,看着她那朴实的健康的身影,真为中国今天的农民能过上好日子感到高兴!

(其二)

2014 年初春的一天,西安咸阳机场。我在“国际联运”的队伍里托运行李,办完票。等着飞往广州的飞机。不远处一位衣着朴素,发型简单,脸上有明显的“高原红”的中年妇女过来跟我打招呼:

“大姐,你也是去布里斯班吧?刚才办票的时候我听到了。” 她大方地问我。(这年头“大姐”似乎是个不错的叫法。称呼差不多岁数的女士“大姐”既亲切,又不失分寸。反正我早已习惯了这个称呼。)

“是的,你也是去布里斯班?” 我问。

“大姐,我这是第一次出国,女儿在澳大利亚,要生孩子了,我要赶着去照顾。出国挺麻烦的,到了广州还要转机,进澳洲海关时还要填单子,我都不懂,麻烦你能不能带着我走这一路?”  她恳切的样子。

“行行行,没问题,我们搭着伴儿走。”

我和她有过比较深入的交谈。知道她其实跟我是同龄人。 她是咸阳人,在青海的一个小地方(我没记住那个地名)和丈夫一起开了个汽车摩托车配件商店。由于长年生活在高原,她脸上有两片明显的红圈圈,皮肤也显得粗糙,发型穿着看起来就是很过时的样子。但是她说话很好听,不卑不亢,落落大方,丝毫没有因为从来没出过国而表现出来的怯懦。我从她朴素的外表下看到了她的自信,一个靠自己的辛勤劳动换取了财富后的自信。

她说女儿在澳洲读书毕业后,就留在了澳大利亚,女婿是个山东人。小两口还在找工作创业阶段。她们在青海的生意应该是不错的,就是条件艰苦些。

一路上,我们就这样一起上卫生间,一起转机过海关,一起拿行李,需要时互相搭一把手。飞机到澳洲了,我帮她填了入关单。当我们推着行李走出机场,看到她女儿挺着笨重的身体高兴地叫“妈”,我不知怎么突然感动了一下。她连忙给女儿女婿说:一路上多亏这个阿姨帮忙了。我说没事没事,祝她女儿生产顺利。我们就告别了。

 

 

(后记,这次回国,这两位普通劳动妇女给了我很深的印象。 她们聪明勤劳,对人(我)特别信任,一点儿也不存在传说中的“戒备防范”。她们浑身透着一股自信,大大方方,丝毫不因为她们的“学历低”或者“没见过世面”而自卑。我很欣赏她们。)






予微 (2014-04-21 06:05:56)

琴韵大姐面善心好,我们的同胞姐妹也自信大方,这普通的故事温暖人!

Amoy (2014-04-21 06:19:59)

好文!这两天我脑子里也正盘旋着写一写我刚经历和了解到的一件事,和琴韵文中的主人公们有异曲同工之妙,也是让我佩服和欣赏的人。等会儿有空就上传哈!

木桐白云 (2014-04-21 07:55:55)

这叫人踏实而温暖。

雨林 (2014-04-21 10:40:38)

好喜欢琴韵这篇文章!也感谢因为有博客有网络, 让我们可以随时分享这样的感念和感动。

我还喜欢这个细微的心理描写:“当我们推着行李走出机场,看到她女儿挺着笨重的身体高兴地叫“妈”,我不知怎么突然感动了一下”。

梅子 (2014-04-21 10:45:52)

赞同!

天地一弘 (2014-04-21 12:40:14)

人,简单、善良,最美好!

百草园 (2014-04-21 12:40:43)

琴韵,看来你很面善,这两位妇女也很爽快。

鐡手 (2014-04-21 13:45:04)

送人玫瑰手有余香!受人帮助要及时感谢!谢谢面善的琴韵和大家分享!

木易石 (2014-04-21 16:43:06)

谢谢写这些勤劳,朴实,善良,普通的衣食父母。

海云 (2014-04-22 00:13:25)

防人戒心在知识分子中比较多一些,但受骗的也是那些老知识分子。

春阳 (2014-04-22 03:20:15)

普通人的写照,普通人的快乐。写得好。

琴韵 (2014-04-23 02:33:53)

谢谢春阳。看到你那篇回国吃一路的文章了,你真幸福啊!有儿子掏钱,还陪着你。我仍然忙,没有多少时间和大家互动,今年过了可能会好些。

琴韵 (2014-04-23 02:35:26)

仔细想了海云说的话,好像很对呀。很沮丧,咱就是那知识分子的一员。

琴韵 (2014-04-23 02:36:41)

欢迎木易石,你的网名充满着智慧,以后要多向你讨教。

琴韵 (2014-04-23 02:38:30)

 

琴韵 (2014-04-23 02:39:59)

百草,看到你上任新职了,祝贺!聪慧的百草园到哪里都会闪光的。

琴韵 (2014-04-23 02:41:15)

一弘说得好:“人,简单,善良,最美好。”

琴韵 (2014-04-23 02:43:37)

谢谢雨林的细读,说实话,看到她们母女相逢,我都感动了好长时间。母亲的力量是巨大的,女儿生孩子有妈在跟前肯定也大胆些。

琴韵 (2014-04-23 02:44:27)

木桐君,梅子姐:谢谢驻足评论。祝一切都好。

琴韵 (2014-04-23 02:46:51)

阿毛,善良的可人儿,看到你的姨妈文了。这些朴素的平常事儿,有时候蕴含着生活的大道理。谢谢评论。

琴韵 (2014-04-23 02:48:53)

予微,谢谢你永远的鼓励。我没有精彩的文笔,只好白描些家长里短。

暗香 (2014-04-23 17:45:03)

俗话说相由心生啊,这文要是贴在国内,肯定被作为组织的宣传材料的

琴韵 (2014-04-28 07:51:02)

谢谢暗香驻足,你打羽球的英姿真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