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火到来的时候

 

山火到来的时候

(上)

上上周六早上,我照样去参加我们乐队的活动,突然接到 LG 的电话,让我火速回家,说燃烧了一周的森林大火已逼近我家所在的山头,警察已经给每家发了通知,让居民在 2-6小时内准备撤离。

澳洲是个干旱少雨的大陆,每年的森林火灾频繁,我们都已见多不怪,但从来没有想到这次山火怎么离自己这么近!我也从来没见过这种大场面。一路上,消防车呜呜地叫着,消防飞机也轰轰地在天上盘旋,我心里有点儿七上八下地。

匆忙到家后,LG 给我示了警察发的通知,我看了一下,这是一个标准的教科书程序 (Textbook Procedure)总共有这么几点:说大火将在 2-6 小时内到达我们区;让大家把家里的所有容器存满水;关紧门窗;用水管子把房前屋后的草,树都浇湿;准备随时撤离;如果万一被困在屋里,要用湿毛巾,床单等 堵住门窗,等人来救援,等等。

LG 是个书呆子,先给保险公司打电话确认我们的房子保了全险(包括火灾),然后就一项一项地照着教科书做着。 我不怎么紧张,确信有上帝保佑着我们。我让 LG 先准备着房前屋后的防火,我要再蒸两锅包子带着(早上面都发好了),想着万一要去了收容所,成天吃面包可是难受啊。

我一边蒸着包子,一边准备撤离所带的东西。危急关头,要把最重要的东西带走。

  • 生存第一,把两床被子,床单,枕头和一些保暖的衣服先装上。
  • 然后是什么呢?家里的一个放文件的箱子可能就算重要的了,这里面有我们40多年人生的各种证件证书,装上。
  • 还有呢?照片吧,这些当年的照片都不是 digital 的,丢失了可就再也找不回来了,虽然咱也就是普通老百姓一个,这些记载着生命历程的照片也是极其宝贵的,赶紧装上。

然后我环视了一下诺大的房屋,愣是找不到什么要装车的东西了,那些稍微值钱一点儿的东西也带不动。这年代,很多让大家奋斗来奋斗去的财产其实就是一个 number 或者是一个数据库里的 records. 都在它处存着呢,也没有什么值得挂念的。

LG 一边在外面收拾,一边观察着火情,火还在我们家住的山的背后面,估计到黄昏时就会翻过山来,市里组织的工作人员已经封锁了这几条街的路口,只有住在这里的 人才能进出。正在这时,上帝派来了我的朋友 Denial’s family 和 Yi’s family, 他们又开来两部车帮我们拉东西撤离,说:车来了,人也来了, 能带走的都带走吧,过日子的东西,看起来不值什么钱,但缺了这些东西,生活又是极其不便。就这样大家七手八脚地把几部车装满了,我也确保我那些不远万里从 中国带来的厨具都装到了车上。

大约到下午5点,很多人都站在门前注视着山头,山头上先是红红的一片亮光,然后听到噼里啪啦树被烧的声音,森林大火终于翻过了山头,向我们这个驻扎在半山的街区扑来。

我们意识到这是真的到了该撤离的时候了。该装的都已装好了,想着自己这么多年吃苦打拼,精心经营的家园 可能会付之一炬,心里还真是难受!我的鼻子发酸,想掉眼泪。

我告诉自己,冷静冷静,这点儿苦不算什么,想着那些在地震中遭受重创的人们,这就是个 nothing. 朋友Yi 热情地邀请我们去她家住。当我们开车离开家时,望着山上红红的一条火龙,再依依不舍地盯了一眼自己的房子,还真有点悲壮的感觉 。

 

(下)

我和 LG 在朋友家忧心忡忡地渡过了一夜,一大早,随便吃点东西,就开车准备回去看看,也不知我们的家在这一夜的大火后会是什么样子。

这个城市有一条大河把城市分成南北两部分,朋友家住在河南,我们住在河北。刚过了桥,我就远远地看到我们住的那个山头上浓烟滚滚,昨天撤离时火还在 山顶上,今天这烟火明明是从山脚起来的,我不由地唉声叹气,心想着房子完了,即便是还在,也不知被烧成什么样子了。我的叹气遭到了正在驾车的 LG 的训斥,他说:喊什么喊,你烦不烦人,烧了就烧了,我们人都好好的,房子有保险,怕什么嘛。我赶紧闭嘴,我知道其实LG 也挺担忧地,只不过男人总是不愿把自己的担忧说出来。

我们车里的 Radio 都调在了当地台,播音员一遍又一遍地更新着火情。收音机在这种时候的确重要的很,因为不能上网看新闻,又不能静坐在那儿看电视,收音机就是我们得到信息的主要来源。 从收音机里知道有很多消防员们都在彻夜地工作着,向他们致敬!

要说澳洲这地方,设备和技术也都不差,就是缺人。这连续一周多的大火已经把仅有的消防人员搞得疲惫不堪。要是这时候来些咱们的亲人解放军部队,那该 多好!从收音机里获知今天将有一些从别处调来的外援,还有很多教会组织的帮助消防员休息,送水的活动,我们也决定要加入到劳动和自救行列中去。

快到我们的街区,浓烟和大火仍然在山头上呼呼着,但各条街道已经解除了封锁,就是说谁都可以进去,有点儿奇怪。我们把车开上山,看到有很多消防车在 街道的尽头停着,我们的房子还在。我们的邻居 Jason 正在拿着一条很粗的水管子,对着我家后院的树林里喷水。Jason 是个自己有 business 的 builder, 平常很乐于助人。他说必须用消防用的水龙头和水管子,家用的普通水管都没用。还有些素不相识的人也来帮忙,问需要不需要 hands. LG 赶紧去换了 Jason. 我上前一打听,原来这浓浓的烟火是消防员故意点燃的防止火灾蔓延的隔离带。

原来,昨晚的火翻过山头后,慢慢地向下烧着。火燃烧的原理是向上烧得快,向下烧得慢,我们是住在山下(相对火来说),加上上帝帮忙,风不是很大。所以等到天亮时,火还没到达街区。消防人员集中处理那些和山林连着的房屋,即烧隔离带,从而保住了居民的财产。

直到今天,燃烧了2周的森林大火终于灭了,整个事件中只有一座房屋被毁,没有人员伤亡。

重新回到自己的可爱的家,不由地想唱:

哎……………..
是谁…..帮咱们解担忧哎?
是谁…..帮咱们灭了火哎?
是那亲人消防员
是那朋友和老天
呷拉羊卓若若尼格桑梅朵桑呃

最后总结一下:

  • 危急情况下蒸包子的举动是不不对的,请大家不要效仿。(虽然最后证明蒸包子是唯一没有白做的事)
  • 平时准备一些应急的包(不是包子),把重要的需要带走的东西集中到包里。
  • 熟悉撤离路线
  • 买保险(可以减轻损失)

(写于 2009年10月)






阿朵 (2014-08-18 04:38:30)

看到最后,悬着的一颗心才落地了。

原来是2009年的事。

予微 (2014-08-18 06:01:23)

呵呵,好幽默!虽然那么危急,我读着却笑了。

木桐白云 (2014-08-18 06:49:54)

我也是看到最后的时间才松口气,这事谁摊上都会很难过。

天地一弘 (2014-08-18 08:32:38)

虚惊一场哈!

夕林 (2014-08-18 16:39:08)

谢谢你这么详细的描述,才知道遇到这种事,应该如何处理。

木易石 (2014-08-18 23:53:29)

奥洲看来和加州一样,老有山火。下一次(当然没有下一次),可不要忘了那些珍贵的邮票啊Smile

琴韵 (2014-08-19 03:49:34)

阿朵,这是旧文搬家,对不起,让你悬心了。

琴韵 (2014-08-19 03:50:26)

予微,谢谢评论。

琴韵 (2014-08-19 03:52:09)

木桐君,是的,这种事儿还是挺可怕的。记下来也是个人生经历。谢谢评论。

琴韵 (2014-08-19 03:53:06)

谢谢天地一弘妹妹来访。

琴韵 (2014-08-19 03:55:33)

欢迎夕林大作家来访。谢谢评论。还是不要遇到这种事为好。

琴韵 (2014-08-19 03:58:53)

木兄好,看来你是在加州了。多谢你还记着我的邮票哪。这些邮票是最近两年我从一个德国老先生那里收购的。上次山火时还没有。谢谢评论。

林玫phoenix (2014-08-22 05:49:46)

我们这边也每年山火,加州亚利桑那州森林每年被烧,我们住在城市,周围没有森林,问题不大。但年年看电视,哪里被烧了,哪里山火了,我这个准生存狂就开始忧天:必要时带上什么?跟你想得差不多,第一是吃喝问题,现现金要带一些,万一信用卡不能用呢?細軟要拿上,文件要拿上,照片要拿上,这都重要。但最重要的是家里四个人,两只猫,三只乌龟,都是家庭成員,一個也不能少!

琴韵 (2014-08-26 00:38:39)

林妹妹,你考虑得很周到。人和宠物的生命最重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