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你在这里

葫芦疯了

标签: 

 

 

上次种葫芦是五年前的事情了,后来为什么不种了,缘由记不太清楚了,百思不解地想了好一会儿,也没想起来。家里的大人孩子都笑话我,说我是short memory loss(短期记忆缺失),我反驳:五年时间可不短!要缺失的话也是长期记忆缺失!不管短期还是长期,反正都不是什么好事。只是我真的想不起为什么不种葫芦了。

 

反正是不种了,且不是一年两年不种,这一歇就是五年,期间种瓜得瓜,种豆得豆,各种植物种得乐此不疲,可就是不种葫芦得葫芦了。

 

今年春天,因为要给菜友们收集种子,这就突然想起了葫芦,脑子中噼里啪啦灵光一闪,心中豁然开朗,竟然有老友重逢的喜悦。

 

厨房柜橱上方搁着两大篮子二十多个干葫芦,平时是当摆设的,现在要种子了,便选出一个模样周正的,个大籽饱的,用榔头敲碎了,长扁状的葫芦籽就有了。我家宝哥哥伙同孩子们见状,问:敲葫芦干嘛?答:送朋友种啊!又问:这葫芦搁了好几年了,还能发芽吗?

 

我听罢不由得长叹息,差点儿掩涕兮了:哎!好歹你们也看我种了这许多年的菜,竟然对种植基本知识一以无所知,还发出这种幼儿园小朋友式问题,让我从麦子还没发芽开始讲起吗?我这么一说,他们就都不吭声了,我们家人都知道所谓从麦子没发芽开始讲起,这句话意味着几层含意:第一、从头讲起的意思。第二、表示听话者很无知的意思。第三、表示说话者不耐烦的意思。既然我已经清楚地表达了我的意思,与此同时,他们也清楚地理解了我的意思,再发问的话就不好意思了。

 

毕竟那葫芦是我种的,我种过的葫芦我了解,葫芦这东西生命力巨强,在干燥的环境里保存良好的葫芦籽,别说五年了,就是十年八年,也照发芽不误。

 

于是,放心大胆地给菜友们邮寄过去,初夏季节,菜友们纷纷汇报:已播种,已发芽,已出藤,已开花----配以一幅幅生动照片,看得我心和手都有点痒:种子在菜友那里都发芽了,且有星星之火,可以燎原之趋势,大家都种得热火朝天,不亦乐乎,你这个播种人自己却在这里,做我自岿然不动状,处之泰然,南京人讲话拽得象怎(真)的,五二逮鬼地,自己怎么不种两棵?这么一想,便不再追究过去五年为何停种葫芦的缘由了,手里还留着两颗葫芦种子,索性再种一次。管它什么结果,不就两颗葫芦种子吗?能怎样?南京人讲话:哎哟喂!多大四(事)啊!搞得臆怪八拉地!

 

八月下旬,当热浪稍微平息之后,我在菜地里找了个犄角旮旯儿,用小铲子随便刨了两个小坑,随便把葫芦种子种下,心里想:随便乱长吧!

 

对葫芦这顽意儿,咱从小就不陌生。小时候看儿童片、动画片<宝葫芦的秘密><葫芦娃>等等,早烂熟于心,葫芦娃有七兄弟,个个身怀绝技,千里眼,顺风耳,铜头铁臂,喷火,喷水,隐身,宝葫芦,七兄弟团结一致,勇斗蛇精蜘蛛精好玩极了,小时候看这个动画片都看上瘾了,里面的台词倒背如流。

 

当时我年纪小,对葫芦娃兄弟们的其它行为并无疑问,好奇的是葫芦娃竟然有兄弟七个,也算众多,虽然那个年代,还没实行计划生育,有些家庭兄弟姐妹七七八八的,见怪不怪,但葫芦娃七兄弟留给我的印象是肯定的:葫芦这东西生命力强悍,否则,哪能一根藤上结七个瓜?这样一联想,心里就有了个概念:葫芦挺好长,不必费心费力就能开花结果。

 

我种植的葫芦也叫匏瓜、瓠子瓜(学名Lagenaria siceraria),属葫芦科葫芦属,一年生藤蔓植物,有长形、圆形、扁圆形及“葫芦形”等四种形状,但现在一般特指果形如梨形的葫芦变种。

 

 

葫芦来源何处,不好确定,因为作为最早被人类种植的植物之一,在世界各地都有葫芦的身影。考古发现,远在石器时代,中国土地上的人们已经开始种植和食用并使用葫芦了。古代中国人将葫芦称为瓠、匏和壶。

 

人类食用葫芦是有历史的,从称呼上可见端倪,比如瓠子,我们南京人,至今仍将类似葫芦之类所有藤蔓植物称为瓠子,南京菜市场瓠子长年累月供应,南京人对瓠子那是情有独钟,并百吃不厌。

 

关于葫芦的传说,可以追溯很远。神话里说,上古洪荒时代,人类愚昧无知并且败坏,上神便命雷神兴洪水消灭人类。雷神不忍,恐怕伏羲和女娲遭难,给了伏羲一颗葫芦种子,让他种在泗水空桑之地,这颗葫芦种子可不寻常,它是一颗神葫芦种子,这葫芦种一入地,一个时辰扎根,两个时辰发芽,三个时辰生枝,四个时辰开花,五个时辰结果,六个时辰就长得比谷囤还大,七个时辰变硬,八个时辰就完全成熟了,到了第九个时辰,伏羲和女娲在葫芦上开了个盖,把所有生活必须品都放进了葫芦,伏羲对人们说:洪水就要来了,大家赶快逃命吧!可大家都不相信他的话,伏羲只好跟女娲躲进葫芦了。

 

随后,狂风暴雨就来了,大雨一下就是九天九夜,伏羲和女娲在葫芦里安然无恙,等大雨过后,他们打开葫芦盖子一看:大地已经是一片汪洋。地上的人大都毁灭了,留下了伏羲和女娲作为人种,繁衍下来。

 

这个神话大概是西方诺亚方舟的中国版,同样的洪水,大概是地球人遭遇的共同灾难,不同的是:诺亚依照上帝的指引,用歌斐木造方舟以避免灭顶之灾;而伏羲和女娲则借助于神葫芦躲过此劫,诺亚及其家人成为西方人始祖,伏羲和女娲则延续中国人的香火,不同的文明却又如此相似的经历,虽然经长期口头流传会有细节的差异,但如此雷同的情节似在证明人类文明发展进程中确实曾经存在的灾难。

 

成就诺亚方舟的歌斐木,又名神树、雪松、香柏、圣木等。gopher wood是一种柏树,饱含树脂,因而耐水,适合用来造船。史料记载:歌斐木是古代文明公认的蕴含自然能量最多的通灵之木。5000年前,歌斐木遍布世界各地高山之巅,吸取天地之精华,帮人类消灾解难,趋利避害。而近一千年来,世界各地的歌斐木相继灭绝或丧失能量,灵修界专家一致认为,如今唯有长于黎巴嫩的歌斐木本色不改。

 

但伏羲和女娲的葫芦却顽强地繁衍下来,并在世界各地欣欣向荣,茁壮成长。平凡的葫芦虽然不及宝葫芦神葫芦有那么多神奇功效,巨大能量,但依然在人民的日常生活中发挥着独特的作用,与歌斐木相比,它似乎更有生命力,从古到今,从神话到现实,葫芦见缝插针,无处不在。

 

古典诗词<诗经>对葫芦类植物有精湛描述:幡幡瓠叶,采之亨之。君子有酒,酌言尝之。由此可见,<诗经>那个时代葫芦已经很普及了,这大概跟葫芦瓜全身是宝密不可分,葫芦不仅果实可食用,其藤和叶子也可以吃。

 

中国人从古至今一直吃葫芦,之所以长期吃,是因为这种东西有营养。葫芦富含蛋白质和各种维生素、矿物质、微量元素,适量食用有益无害,并且这种蔬果特别有助于幼童和青少年的健康发育。根据中医古籍记载:葫芦----也就是匏瓜果味甘甜、性凉、具有清热、利尿、解暑、止渴等作用,在炎热的夏季食用,可以清除体内湿热、帮助消除水肿,体虚肝热身体肥胖浮肿的人,应多吃葫芦,伴以适量运动,有利排出水分,控制体重。此外,夏季炎热,人容易上火、心烦,食用葫芦,可以降火安神。

可食用葫芦是指葫芦嫩果时期,连皮带瓤都能吃,葫芦老了就不适合食用了。值得注意的是:有些葫芦因的光照土壤或者蜜蜂传粉等因素会变苦,这样的葫芦含有但有一种植物毒素——碱糖甙毒素,这种毒素不会因加热而解毒,因此,苦葫芦不能吃,吃后会上吐下泻后果重。因此,切葫芦时要先尝一下,如果有苦味道,坚决要扔掉。

 

对于那些刚刚种菜的菜友,鼓励他们种葫芦,那是再合适不过的,因为葫芦这东西属于懒菜,好成活,出芽后无需经常除草施肥,只要浇水就可结果,且收获颇丰,让初学者一种成功,享受丰收的喜悦和成就感,对刚入门的见习菜农而言,那可是巨大的鼓舞,一高兴发扬光大,没准成就了兴趣,从此以后,一发而不可收,继往开来,所向披靡。

 

在我印象里,葫芦跟我属于自来熟类,小时候在姥姥家住,姥姥就种过葫芦,耳濡目染,我不仅见过葫芦,也吃过葫芦。每年葫芦一结果,家里也把它当菜,焖葫芦、炒葫芦、熘葫芦、拌葫芦、汆葫芦、葫芦馅饺子换着样的吃。有亲戚来访,总带几个葫芦回家去尝尝鲜;到秋天葫芦长老了放干后,用锯子锯开,就成了各种家用器皿。记得姥姥家的水瓢和舀面的面瓢都是用葫芦做的,用起来格外亲切顺手。此外,用葫芦加工成的器皿还被用来装酒,装干果,做成罐子装盐、糖或者其它调味品。老葫芦用途广泛,除了能做成各种器皿,还能拿来做工艺品,外表涂上色彩,画上图画人物,过年时就是很好的摆设,一个个染得花花绿绿葫芦娃摆在条案上,喜气洋洋的。

网上图片

 

说老实话,我从小就喜欢葫芦,有没有实用价值并不是我喜欢它的原因,对孩子来说,能否吃上葫芦并不重要,重要的是葫芦好玩,那时物资匮乏,玩具少,用葫芦做的各种娃娃和小用品就成了我的玩具,别的孩子一个娃娃没有,我却拥有十多个葫芦娃娃,那感觉奢侈得比王公贵族还胜呢!

 

况且葫芦姿态优美,果实诱人,夏天院子里有一架子葫芦,遮荫凉爽,傍晚十分和家人做葫芦架下吃晚饭,习习凉风吹过,葫芦藤蔓叶子沙沙做响,似有数个儿童在背景处轻言细语,感觉格外有趣。

 

葫芦的视觉形象是非常美丽的,炎热的夏季,如果院子里有一架葫芦,绿荫荫的,暑气顿时减少。葫芦的藤蔓悠长宛延,颇像一个正在轻歌曼舞的妙龄女子,姿态优雅婉转,风情万种;葫芦的叶子绿而宽阔,层层叠叠,飘逸秀美;葫芦的果实绿中见白,初成时顶一朵小白花,披一层微亮的白色绒毛,看起来天真烂漫,光润宜人,难怪中国民间有葫芦娃的传说,刚刚结果的葫芦,白嫩微绿,就象是温润的玉石雕刻出来的艺术品,又因外形有人缘,让人们联想起刚刚出生的胖娃娃,所以,讨喜是不容置疑的。

 

于是,葫芦便渗透到我们人类生活的方方面面:中医以葫芦入药,用葫芦盛装保存药丸药粉药酒,所谓悬壶济世里的“壶”便是指装药的药葫芦。以前中医药店门口都要挂一个大葫芦,店内也多悬葫芦串,或者葫芦字画,显示出葫芦与中医的密切关系。古代名医孙思邈和李时珍走哪都背着他们的药葫芦,在病人的眼里,药葫芦就是他们救命的宝典。俗话说:不知道你葫芦里卖的什么药,从中不难发现葫芦与药的联系。

网上图片

 

中国古代神话故事里,葫芦总是跟神仙们的灵丹妙药不无关系:<西游记>里太上老君炼长生不老丹,炼好后的金丹就放在葫芦里,让孙悟空看见了,倒出来象吃炒蹦豆似地给吃了----八仙过海里的铁拐李,身上总背着个药葫芦----月下嫦娥与玉兔捣药完毕,也多半是要往葫芦里装的。

 

不仅是医药界有葫芦的身姿,艺术家音乐家们的生活里也少不了葫芦的痕迹。音乐家用葫芦做成了乐器,葫芦笙(丝、箫)强劲的穿透力得益于干葫芦做的共鸣箱;国画家的笔下,葫芦是必不可少的写生对象。

网上图片

 

话说今年我又开始种葫芦,种子埋地里我就没管它。八月下旬狂忙两周,家里有栋房子是用来出租的,原先的租客合同到期搬离,新租客一个月后搬入,新旧交替期间要抓紧时间打扫卫生,粉刷油漆,修理整理,我起早贪黑地忙,自己家、出租房两头跑,忙得昏天黑地,也就顾不上照顾地里的菜了,好在我的花园菜地都安装了自动排灌系统,设定好时间,每天系统自动浇水,夏天草地每天两次喷灌,每次四分钟,树和菜都是每天一次滴灌,每次八分钟,不用太操心。

 

一晃就是半个月过去了,等我出租房那边忙好了,这才得空照看一下我的菜地,这一看可了不得,张着大嘴半天没缓过劲来,为啥?原来:葫芦疯了!

 

也就半个月时间没仔细看,地里的蔬菜肆无忌惮地自由发展,豆角和丝瓜爬满藤架,秋葵结了籽,茄子东倒西歪,菊花佬长成了灌木丛,红薯叶子匍匐前进,冬瓜赛皮球,最可气的就是葫芦了,铺天盖地地弥散开来,完全一个无政府状态地发挥,小白花开得熙熙攘攘,果子结得热热闹闹,藤蔓从菜地的花坛上像瀑布似地散开,一直簇拥到地面----

我站在葫芦面前发呆了好一会儿,突然醍醐灌顶,茅塞顿开,心中那悬挂五年的疑问终于有了答案,当年曾种植葫芦,为何停了五年不再种?现在明白了:这葫芦,一不留神就疯了。

 

当下捶足顿胸:这么明显的特点,这么容易被记住的事情,我为什么竟然忘记了呢?是真的忘记还是潜意识里故意忽视和隐蔽?事后仔细分析自己的心理活动发现,关于葫芦发疯这个事实,我是故意要忽略的,虽然葫芦疯带来不少后遗症需处理,但是,却难以掩盖成功和丰收引发的巨大喜悦,就像妇女们生孩子,虽然生的时候疼得要死要活,可当怀抱新生婴儿,突然涌现的巨大母爱和对生命的折服,冲淡了生产附加的痛苦,显而易见,收获多于支付,于是,在自然情况下,没过多久,一年两年或者三年五年后,做母亲的便忘记了生产时的痛苦,再次怀孕生子。就象我一样,隔了五年,不又种上了葫芦?

 

葫芦的疯可属于人来疯之类,理都没理它,就这么疯长,要是精心照料,多施水肥,那还不葫芦mountain葫芦sea?也就是给了点水,借助地里原来的底肥,它就这么气势昂扬地,兴高采烈地、朝气蓬勃地长开了:叶子葱葱茏茏、迷迷漫漫;藤蔓悠扬婉转,曲曲折折;再看那葫芦果实吧,一个个,一簇簇,头顶着小花,身披白毛,油亮的身驱,人参果赛地,躲在大绿叶子下,屏声静气,偷笑窃喜,活像是小孩子们在捉迷藏----

 

站在葫芦丛里,禁不住感叹造物主的神奇,感叹生命的强悍,也由衷地理解并折服古代中医的治本理念,中国古代中医以葫芦入药,以葫芦为盛器,以葫芦为医疗标识完全遵从了中国道家天人合一的生命哲学,毕竟古代道、医一家,道医学家们从实际生活经验中得知:凡是自然界具有强悍生命力的植物,如果可以被用来食用的话,一定具有特殊的医疗效果,此类可食植物很多,比如红枣、枸杞、芦荟、马齿苋等等,无一不是耐贫耐旱耐涝好活耐活生命力强悍的植物,可食同时药效特别,葫芦也如此,除了不太耐旱以外,其余优点多多,就没见过比它更容易伺候的植物了。

 

今年我们家的葫芦是彻底疯了,我仔细观察了一下发现,它的主要藤蔓目前竟然以每天半米的速度迅速在蔓延,过不了多久,估计它就得长到院子围墙边去了。再看那果实,更是了不得,我不得不整天想方设法地琢磨着如何吃葫芦,自己吃是绝对不能解决问题的,好在我有一班好友,临时组成了消耗葫芦战斗队,每人拿走七八个,这些天大家打电话的主要话题就是讨论如何烹调葫芦了,群策群力,想方设法,开发出各种葫芦食品,煎炒烹炸煮炖烧汆蒸烤,中西合壁,方法全了,回头整理一下,恐怕能出本烹调葫芦大全。

 

小时候看动画片,对葫芦娃有七兄弟曾稍加疑惑,觉得他们人口似乎众多了点。等看了我们家地里的葫芦,顿时如梦初醒:葫芦娃兄弟才七个,跟我们家的葫芦相比算啥啊?我家葫芦兄弟姐妹毛估估,粗算算,少说也得一百多位!疯了,彻底疯了!没治了!

分类: 
连接到论坛: 

评论

春山如笑的头像
 #

图文并茂的好文章,拜读了。看样子我明年要种这葫芦,我喜欢这疯了的葫芦,好漂亮。小时候,农村人用它做水瓢,面瓢,米瓢,很好看。

 
林玫phoenix的头像
 #

你真快啊,多谢表扬,忙了两头才完工,赶紧向同志们汇报劳动成果,不然你们说我懒。

 
春山如笑的头像
 #

大家都望眼欲穿,等着你的大作呢。真人不露象,我写了半年《学种菜》,看了你种的菜,不得不承认自己是“山寨版”。

 
林玫phoenix的头像
 #

你的花园就是那伊甸园,花花草草看得我羡慕嫉妒恨啊,品种齐全,郁郁葱葱,花团锦簇,美得没法说了,还有野生动物相伴,那是活神仙的生活。不像我这里,我这里是老墨的生活,夏天旱得热得吓人,光忙着与天奋斗了。

 
春山如笑的头像
 #

第二遍看,好笑死了,找不到你让老外邻居吃上葫芦那段了。我们老家农村种的葫芦不是吃的,是做瓢的。

你那里天气好,八月种葫芦都来得及。在这里真是学到好多以往不知道的知识。谢谢你的好文。

 
天地一弘的头像
 #

这葫芦,真是可爱极了。

 
林玫phoenix的头像
 #

还挺好吃的,甜丝丝的。

 
春阳的头像
 #

哎呀,真疯了。明年我也要籽儿。

 
林玫phoenix的头像
 #

好种得一塌糊涂,随便长就收获一大堆,吃都吃不了,这些天愁得我到处送人,我们邻居老美都跟我吃上葫芦了。

 
熊猫的头像
 #

我已经不敢向林导要种子了。。。等你要来了,分给我一点吧!

谢谢你给我的tip。我把肥料下下去了,果然立马见效!可惜可能还是太晚了。。。

 
林玫phoenix的头像
 #

再接再励,继续努力,这世界上最怕啥啊,最怕认真这两个字,谁要是认真了,这就有点意思了。回头我给你和春阳一些懒菜,葫芦,秋葵还有一种黑豆子,都好种得一塌糊涂。

 
熊猫的头像
 #

谢林导。明年一定好好种地。咱家长工现在升官当周扒皮了,我的日子不好过料。。。

 
梅子的头像
 #

洋洋洒洒一篇葫芦文字,图文并茂,林导种菜、码字都是好手!

二十多年前,我在家门口种了几株葫芦,学校附近村子里的孩子中午都来观赏并有非分之想,后来我再也不敢种了,现在我一片儿地也没有了,只能在花盆里养花。

 
林玫phoenix的头像
 #

搞个大花盆种葫芦也行,让它向空间发展。

 
雨林的头像
 #

葫芦的前世今生,都在这里了。

 
林玫phoenix的头像
 #

唠唠叨叨写了一大堆。

 
木桐白云的头像
 #

真疯了,呵呵!

 
林玫phoenix的头像
 #

你那头像背景太亮了,脸部暴光不够,都看不清楚了,可以补一个面光,或者用反光板把面光加强一点就看清轮廓了。

 
若敏的头像
 #

天哪,这么多葫芦,怎么吃?好像都作为艺术品。林导太厉害了,菜园好专业,好像还有大棚?

终于明白了葫芦的方方面面!

 
林玫phoenix的头像
 #

菜地和玫瑰花们都要用遮阳棚罩着,不然夏季强光都给烧焦了,我们这里可是凤凰城啊。

 
仲夏百合的头像
 #

连灌溉都是自动化的, 太强悍了。最喜欢葫芦的细脖大肚造型。

 
Julie的头像
 #

能打中文真的是很爽,林导,菜地等着播种呢Cool

 
林玫phoenix的头像
 #

所有种子都留着呢

 
Julie的头像
 #

俺家的菜园就全靠咱林导了  <3

 
老来天真的头像
 #

林导这上下五千年的写活了葫芦,享受着葫芦!看到人手痒心痒!

 
林玫phoenix的头像
 #

春天也种吧?你到苗圃看看,很多苗圃都卖葫芦种子,我这个种子就是从美国的 homedepot 买来的。

 
暗香的头像
 #

赏给几粒种子行不?

 
林玫phoenix的头像
 #

当然行,今年你怕是赶不上种了,明年春天种一定行,现在能种的大概只有我们这里了,我们这里跟别的地方季节是反的,别的地方春天种树容易活,我们这里秋天好种更好,因为春天种后紧接一个酷暑,新树熬不过去。你把地址发到我伊妹儿上,我给你邮寄种子。meilin1963@yahoo.com

 
西山的头像
 #

这回大家看清楚了,林导是个大大的地主啊!瞧那蔬菜大棚,多专业!整个一个专业大地主!

 
熊猫的头像
 #

打倒地主!均贫富!分菜棚!

林导你可别怪俺。。。俺只是个老实巴交的老贫农,是西山同志把俺的阶级仇给激发出来了。。。

 
林玫phoenix的头像
 #

我会一如既往地培养你种菜的兴趣,老地主苦口婆心啊,贫下中农要记住,好好学习,必有成效。回头给春阳邮寄种子,你去她那儿拿方便吗?

 
熊猫的头像
 #

谢谢老地主的亲切关怀,贫下中农记着了。去春阳家拿种子没问题(正好给我个借口去她园子里偷点菜。。。)

 
林玫phoenix的头像
 #

说老实话,我满脑子地主思想,这菜地是越整越专业,夏天我给菜地搭了遮阳棚,不这样不行啊,我们亚利桑那州的夏天太阳多毒啊,把凤凰都能给烧着了,我那小绿菜还不都给烧死了,救生命于水火之中啊,为此没少花钱,好在我们家宝哥哥不在乎我花钱,只要我不闹就天下太平了,何况他还有新鲜蔬菜吃,何乐而不为?

 
岩子的头像
 #

Wow,真的是疯了,疯水仙地。。。

八月下旬种葫芦,十月伊始大丰收。。。

德国人,做梦都不成。。。

 
林玫phoenix的头像
 #

我这里一年最好的季节到来了,白天背心裤衩,早晚才稍微凉爽一点。

 
抱峰的头像
 #

葫芦竟有这么多趣闻联想,洋洋洒洒,文图并茂.

妻也种过葫芦,在院前的平房上.结个硕大的家伙,想象不到地大.让我锯个盖,盛半蛇皮袋子核桃.如今也不种了.

林枚的才思要人叹服.

问安!

 
林玫phoenix的头像
 #

你那葫芦叫一个巨!

 
抱峰的头像
 #

难怪,刚才注意,红玫瑰上睡只猫,不,是小虎!

可见非同一般的才思.请告知,当初是怎么构思的?期待由此而发的故事推出.

再问安!

 
林玫phoenix的头像
 #

不是猫也不是虎,是睡鼠,小小的睡鼠,可爱得很,我叫林玫,是真名字,玫瑰的玫,所以用来做题图。

 
桑妮的头像
 #

两粒种子,一个是伏羲,一个是女娲,被林妹妹放进温床,结果生了这么多的葫芦娃。

 
林玫phoenix的头像
 #

哈哈,我种的是神瓜!真有你的,你要种子吗?

 
心桥的头像
 #

林导这篇文章,看得我热血沸腾。首先声明,我被多米称为“植物杀手”,dating 时他交到我手上的美丽 flower plants,无一成活,均在3周内丧生。所以我一般是尽量远离植物,怕害了它们。可看到您写的这“两周内”就长得这么蓬勃,我忍不住蠢蠢欲动。两个孩子整天把不同的种子种到盆子里,看到生命的成长激动得很。如果让他们见识一下葫芦的生命力,可能在我们家能起到推动中华文化的妙用。(很抱歉地解释一下,俩孩子今生还没见过葫芦。)如果给您地址,能赐两粒种子吗?提前感谢您的信任和帮助。如果我能把葫芦也种死,发誓从此再不碰任何植物。

 
林玫phoenix的头像
 #

行没问题,你住哪个州?如果冷的地方今年是种不成了,得春天种了,如果是佛州就行。

 
心桥的头像
 #

两个孩子自从周末看到您文章里的照片后,天天放学就去查邮箱:今天终于把种子盼到了!赶紧分别种到小杯子里,一个小时内查好几回了,还责问我:“你不说的一天长半米吗?”心急的! 等发芽了向您报告。再次感谢您费心寄来的种子!

 
在水一方的头像
 #

可爱的葫芦,可吃可做艺术品,图文并茂的好文,赏心悦目。

 
林玫phoenix的头像
 #

越看越可爱,要是搭个架子,都爬架子上,夏天就是室外一个绿屋,可凉爽啦。

 
西伶的头像
 #

林导,你家葫芦娃可真热闹,看的我羡慕呀。加州的天气是不是要到春天才能种?我怎么在HomeDepot没看到这样的种子?我也想要种子,呜呜呜。。哈哈。

 
林玫phoenix的头像
 #

你还是那个老地址吗?1656那个?如果是的话,我明天就按这个地址给你发去。刚刚给心桥发了葫芦和秋葵,她住得离你很近。

 
西伶的头像
 #

谢谢林导!!!!!地址换了。我给你发个私信告诉你新地址吧?

 
心桥的头像
 #

很抱歉 - 一个小时前刚把所有的种子都种下去,才看到这个留言, 不然就给西伶送一半去。您给了11颗葫芦种子,还有这么多秋葵,够分好几家的了。您要还没寄,我可以把种好的送给她。

 
林玫phoenix的头像
 #

不用不用,我分期分批给她们邮去,都排队呢!

 
西伶的头像
 #

哈哈,心桥,你不会吧,已经种上葫芦和秋葵了?汇报下进度?我没敢种,准备来年春天再种下去。。

 
心桥的头像
 #

还是西伶英明。我刚把这两个月种葫芦的心得发上来,对您的耐心佩服得五体投地。我的葫芦结果的可能极小。等明天开春,您的苗长好了,能赐一棵吗?

 
西伶的头像
 #

哈哈,这个星期一霜冻,你的葫芦肯定抗不住寒冷。。我明年发进度给你,如果有好苗,一定送你几棵。。

 
予微的头像
 #

疯长疯长疯长!我们的葫芦靠太阳,占领着美国的大地,背负着文友的希望,在林玫的播种下茁壮成长!

这葫芦娃娃大军来了!

 
林玫phoenix的头像
 #

 我迈着大步踏着牌子引吭高歌

 
青洋的头像
 #

真希望是你的邻居,我种什么死什么,很想试试葫芦种子在我手里会不会疯长。

 
林玫phoenix的头像
 #

你要有耐心,事先做点家庭作业,上网看看各种植物的特性,光照度啊,温度啊,水分啊什么的,然后对症下药就成了。

 
阿朵的头像
 #

我也蠢蠢欲动了,林导,还有种子吗?我也举手,我要试试!

 
林玫phoenix的头像
 #

等着,我周末邮给你。

 
henrysong的头像
 #

林姐上下五千年,纵横八万里,小小葫芦,讲出这样大的学问,洋洋洒洒,提笔有神,佩服之极! 

 
林玫phoenix的头像
 #

你好久不出现了是否卖房子卖疯了?

 
冬青树的头像
 #

5年前我也有种过葫芦,至今还保留着两个,但是从来没有吃过,因为不知道是可以吃的。学习了,谢谢!

 
林玫phoenix的头像
 #

不苦就可以吃,我们邻居老外都跟我学着吃葫芦了。

 
anna的头像
 #

呵呵!葫芦真可爱!没吃过呢!林导就是了不起!干啥像啥!

 
林玫phoenix的头像
 #

看你把我表扬得像朵花一样,我可开心了,今年你如果想种葫芦,我给你种子。

 
anna的头像
 #

谢谢林导!俺倒是想种,可偌大一个南京城,楞是没有一寸土地归俺!花盆里可以种吗?别委屈了葫芦娃!她们可是林导的宝贝。

 
林玫phoenix的头像
 #

看看凯龙的屋顶花园是否有启发?http://www.overseaswindow.com/node/11064

 
莫那鲁道的头像
 #

我算半个植物杀手,既然在你手里能疯掉,那说不准在我这儿能活耶,突然有种捡到宝似的惊喜,超市有种子卖么?

 
Drupal theme by pixeljets.com D7 ver.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