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你在这里

文学没有冬天

 -------有感于《台州文学》改稿会

       这么多年来,一直在写散文,早些年,也出过一本随笔集。这几年,可能是辞去了公职的缘故,诗歌写的多一些,写了几年的诗歌后,大家都习惯把林夕杰划归为诗歌类。其实说起来,这两方面我都只是个初学者,只是有点兴趣罢了!

       这次和天台专注于小说创作的雨人老师一起去椒江,参加《台州文学》编辑部的改稿会。看了会议发下来的名单,发现天台参加会议的分别是林夕杰诗歌类,雨人小说类,闲云散文类。想想确实很惭愧,其实天台不应该由我去参加诗歌类的改稿会,天台的王典宇、孙新驰还有其他一大批人,他们都是非常好的诗歌创作者,也有非常优秀的诗歌作品问世,应该换做他们去才是,自己是个自由人,却占了作协的一个名额,这对作协其他的人来说,有失公允,而我也有点滥竽充数的嫌疑了!

       雨人是《天台山》杂志的主编,也是我的QQ好友,有过几次非常坦诚的网聊,还有几次零散的相遇,对雨人的感觉是直爽、思想独立、见解独到、正直。我是搭雨人的车去椒江,这次在椒江的路上,和雨人交谈甚欢,谈到理想,谈到过去,谈到社会和内心。现在的社会里,像我这类人已经很难找得到能谈的如此酣畅淋漓的人了,雨人是其中一个可以谈心的兄弟,相识恨晚!这与雨人写的小说《英雄》的心境非常符合,无奈,其实很多情况下,英雄真的很难有用武之地。

       来参加改稿会的,其实都是台州各地的文学精英。本来会议是在上午十点钟到凤凰山庄报到,但因我迫于生计,上午要去市场拉袜子,跟雨人说明情况后,他便陪我一起午后过来,正好可以赶上下午两点半的会议。下面的会议其实就是介绍下与会人员的情况,市作协主席的讲话也非常风趣,这与我以前在政府机关工作的感受是大不同的,并没有官腔或者装腔作势的情况出现,而且时间也短,会议后,领导提出要求,让我们把橘子都拿走,这个是单位出钱买的,不拿走的话,浪费,这个做法,我觉得非常好!

       会议后,按照要求,我把带来的稿子交给江一郎、天界、徐怀生三位老师。当我把稿子交给徐怀生和天界老师的时候,徐怀生老师跟我说:怎么就一张?才三首?我说:按照会议之前发过来的通知,选一到两篇作品,带过来参加会议。徐怀生老师说:那是散文和小说,诗歌一两首怎么够!我顿时傻了眼。徐又说到,真是误导!天界老师又说,你去商务中心再复印一些过来吧!我一看天界老师手里收上来的稿子,有一大摞,有的装订成册,有的带来了诗集,只有我是一张A4纸。谢过两位老师之后,我便往商务中心赶!

       在去商务中心的路上,我又犹豫了:这次来市里的目的是交流,而不是发表。我选了三首诗歌,分别是三种风格,不同的类型,基本可以囊括我所有的诗歌创作风格了。如果是要发表,有一首可以用,我也满意了,这样也可以让出一些版面,给其他水平高的作者。想到这里,想想还是算了,不去商务中心拉稿子了,回去得了!

       回去后,跟三位老师说了下我的想法,老师也说行,就看这几首,然后天界老师给我提了很多创作方面的意见,按照他的思路和这么多年的创作经验,给我耐心又细致的分析了我的诗歌。记得很清晰的一句话就是,你的三首诗歌里面,只有《想起外婆》可以用,我当时听了,觉得很开心,因为我选出来的这三首诗歌,我也对这首相对满意些,其他这两首诗的风格,很少有人会接受的。后来徐怀生老师,也补充了一点他的意见,说《想起外婆》这首,有点像诗了!这不禁让我感慨!想起刚开始写诗的时候,金庸的弟子龙柏,骂我的诗歌,不是诗歌,是句子。后来许军老师,给我提了很多的意见,说其实我的诗歌,很多都是没有诗意的,不能写成散文那样的,这对我的帮助很大!再后来,就是诗人刘新才,教导我,写诗一定要看透事物的本质。从一点都不会写诗,到写的不像诗,到现在徐怀生老师说我写的有点像诗了,我感觉真的是说不出的滋味,但还是很欣慰,这几年,辞去公职,在刚开始负债累累,身无分文,到现在豁达开朗,云淡风轻,这期间自己一直在坚持创作,就像有朋友跟我说,你好好赚钱吧,不要再写东西了!其实这两样并不矛盾,现在钱也赚了一点了,诗歌也进步一点了,不就是一件很好的事情么!至少写作,可以让我的心安静下来!就像市作协金岳清主席说的,这个社会什么都快,只有文字能让我们慢下来!

       因为中央出台了禁酒令,所以导致文联这样以交流为目的会议的晚餐,餐桌上也见不到酒了,好菜没有好酒,实在是一件憾事!像我们这一桌,都是诗人,除了六个女的不知道平时喝不喝酒,其他的我想大多数应该可以喝一点,饭吃到一半,干脆我们就借了雨人的东风,一起去码头的大排档吃海鲜,喝酒,领导说过,自己掏腰包是可以喝的!想起来,有点小幽默!于是我和雨人,诗人天界、江一郎,还有写小说的不丕等6、7个人的样子,两辆车出租车,直奔海鲜拍档而去。

      在海鲜排档,大概有友人知道江一郎和天界在椒江,所以送来了一坛珍藏了8年的黄酒。于是这一顿,大家尽情谈笑,开怀畅饮,几个来回下来,江一郎红了脸,天界捧起来了奶茶,雨人也劝我少喝点,一个20斤装的酒碉也差不多要露底了!在初冬的夜里,几杯酒下肚,浑身都热起来,几位全国名诗人,小说家活生生的坐在你面前,感觉自己也不孤单了,就算是梦境也是美好的!

       文学是奢侈的,但文学又是贫穷的!辞职后这几年,生活不富裕,等生意稳定下来后,一个月也可以赚到将近一万,但除去还债,房贷后,所剩寥寥无几!和妻子两个人的养老保险加起来要一万二,所以这几年连社保都没上。或许这样的改稿会,一辈子也碰不上几次,市里也给我们安排在了凤凰山庄这样知名的宾馆,好吃好住,但生活不允许我这样住三天,第二天,我只能辞别雨人和各位老师,回家,拉货,卖袜子!

       但这次改稿会,也让我看到了文学的希望,或者说台州文学的希望!曾经以为很孤单,现在一下子冒出来这么多文学爱好者,感觉竟然也很温馨!从前对寒冬的概念打破了,可能今年会是一个暖冬吧!暂且这么理解!

分类: 

评论

雨林的头像
 #

感谢文学,可以温暖着人世间。

 
林夕杰的头像
 #

感谢雨林,近期忙于生计,很少写东西,问好!

 
若敏的头像
 #

文学的暖冬,让人期待!

 
林夕杰的头像
 #

感谢若敏,有付出就有回报!谢谢

 
木桐白云的头像
 #

有梦想就不会冷。

 
林夕杰的头像
 #

感谢木桐白云,有时候迫于生计,坚持很难,但是无论再难,我都会坚持下去,就像您说的有梦想就不会冷!问好木桐白云!

 
Amoy的头像
 #

能坚持自己梦想的人都不易,天道酬勤,在经历生活的磨励后相信你会更有激情进行创作!祝福你!

 
林夕杰的头像
 #

谢谢Amoy,也祝福您

 
抱峰的头像
 #

文学园地要有人耕耘,大约就是这伙不甘寂寞者了。

所以中国文学有希望。而这条路竟如此地艰辛。

文学大家可能就从这伙那伙人里涌现。走着瞧。

给力!

 
林夕杰的头像
 #

感谢抱峰兄的评论,问好

 
天地一弘的头像
 #

生活慢慢会好起来的,祝福你的努力奋斗!

 
林夕杰的头像
 #

谢谢一弘,会好起来的!我会加油

 
孙守让的头像
 #

现在还执着于文学梦,确实需要定力!佩服您的坚守!

 
林夕杰的头像
 #

过奖了,谢谢您,问好

 
夕林的头像
 #

纯文学已经被边缘化了,而捞钱的“文学”却越来越火。没办法,这是商业社会的特点,在哪里都一样。喜欢就是喜欢,管它呢!欣赏你的耕耘!

 
林夕杰的头像
 #

感谢夕林的欣赏,也祝福您

 
Drupal theme by pixeljets.com D7 ver.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