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你在这里

遭遇“被保护”——2

                             遭遇“被保护”

                                2

         宋立见赵莹冲进了卧室,以为她气得上了床,睡觉去了。便重新进厨房,自己动手做点儿吃的。

         一边做着饭,一边想着刚才的争吵,他不由地摇了摇头。今天大概是又饿又累,昏了头了,怎么跟老婆吵起架来了?明明知道老婆是个心细善感的人,怎么还用重话去戳她?以往两人之间每遇矛盾冲突,他都会头脑清楚地主导局面,绝不会让事情向着女人情绪化的方向发展。可今天,他竟然让老婆牵着鼻子走,把整个事情全弄拧了!

        凭良心说,赵莹是个很不错、很通情达理的妻子。这些年,她不光对他父母孝敬,连对他已经出嫁的姐姐,都关照有加。

         宋立姐姐比宋立大两岁。为了照顾宋立,晚了一年上学。宋立为了跟着姐姐,早了一岁上学,结果,姐弟俩一直在同一个班级。初中毕业那一年,宋立父亲病重,家里经济困难。宋立姐姐辍学外出打工,寄钱回家,为的是能让宋立继续念书。宋立以优异成绩考上了大学,但家里拿不出可供他念书的那笔资金。宋立姐姐便把自己嫁了,用收到的彩礼,资助宋立上了大学。

        姐弟俩一直感情超好。谈恋爱时,宋立在赵莹面前很动情地说到过姐姐。他说,这辈子,最想报答的人,就是姐姐。这让恋爱中的赵莹觉得,宋立是个有情有意、值得托付终身的人。

         其实, 宋立姐姐也嫁到了好人家。虽算不上富裕,小日子倒也过得红红火火。尽管如此,逢年过节、隔三岔五,赵莹还是不忘给宋立姐姐送钱送物,表达关切。

         如果不出国,他们在国内的小日子肯定过得舒服而惬意。赵莹爸爸如今已是握有实权的省级领导。背靠大树好乘凉,他们什么都不缺。

        可宋立为什么选择了出国,并且坚持留在国外?这其中的原因,宋立从没对外人说过—— 他不愿回国,恰恰是因为赵莹太恋家了。

        他俩结婚后,虽然有自己的小窝,可赵莹习惯一直住在父母家。父母家有保姆,赵莹过的是“饭来张口,衣来伸手”的生活。生了儿子后,更是如此,几乎住在娘家不走,这让宋立成了别人眼里的“倒插门女婿”。虽然岳父母都对他客客气气,可他心里并不舒服。岳父母有种地位滋养出来的优越感,习惯于居高临下,即便关心他,也像与人恩惠。

      对赵莹来说,在父母家的日子,一如她出嫁前一样,一切自自然然。而对宋立来说,一切都难以适应。可他又改变不了赵莹——他怎么能硬生生剥夺人家独生女儿与父母一道享受天伦之乐呢?

       他若想要有自己的空间和自己的家庭生活,只有出国。否则,他根本解决不了这个难题。

      然而,跟所有人不一样,赵莹对出国却一直抱着审慎甚至抵触的态度。她有一份稳定的好工作,捧着金饭碗,为什么要离开父母,到举目无亲的国外去?可她在感情上又离不开宋立。宋立决定留在国外,她还能有什么选择?

         宋立很清楚,赵莹不是小气自私的人, 她不会无缘无故乱发脾气。今天的一番宣泄,肯定是她长久以来积郁在心中怨气的总爆发。在此之前,他怎么就丝毫没有察觉到呢?他只顾专注于自己的事,完全忘了顾及赵莹的内心感受。他决定,明天一定抽个时间跟赵莹好好沟通沟通,对她今后的事情,做个计划。赵莹是对的,她不能就这么毫无指望地当一辈子家庭妇女,这样对她太不公平。

         当初,赵莹一直坚持让他学成后,就回国。她曾在信中说,哪怕以后他回去找不到工作,至少她还有份经济收入。到处求爹爹告奶奶地推销自己,这种找工作的滋味不会好受。宋立那时才知道,对他出国后的前景,赵莹其实一直很不乐观。是他的生活选择和去留决定,让她最终离开了父母,放弃了自己的工作和专长。为这个小家,她作出了牺牲。现在,他不但不感谢她,怎么还这么对她出言不逊呢?

         此时,宋立心里已满是内疚。一心想着,等喝完这口热汤、吃完这碗面,就去哄哄她,他绝不能让她带着怨气怒气睡觉。但现在他没这个力气,他太饿了。

 

        刚把那碗清汤寡水的面条端上桌子,还没来得及吃一口,就见赵莹拖着个行李箱,怒气冲冲,昂首挺胸地往外走。

   “你这是去哪儿?”宋立问她。

    赵莹不答话,一脸凛然,看都不看他一眼,打开房门,义无反顾地走了出去,随手“哐当”一声,把门狠狠地带上。

         宋立愣了一下。一时没搞清,这深更半夜的,赵莹到底想干什么。他打开房门,追了出去。赵莹已进了电梯。宋立飞快跑下楼,没看见人。他猛地想到,钥匙还没带上,家里门还开着,于是,又赶紧往回跑。待他拿好钥匙关好门,再追出去,赵莹已走到了小区外的大马路上。

         宋立赶到前面,拦住她的去路:“你这是干吗?有话咱们回去好好说嘛!”说着,伸手去拖行李箱。

        赵莹使劲儿把宋立拖箱子的手一甩,一句话不说,斗志昂扬地拉着箱子继续向前走。

        宋立追上去,再次拉住行李箱:“要走,也得明天天亮了再走呀!现在深更半夜的,你这是要到哪儿去?”

        赵莹使劲儿甩了几次,甩不掉宋立的手,气得叫道:“放开!你管我到哪儿去!”

       宋立好言相劝:“好了,好了!不要再闹了,好不好?我明天还要上班......

      “你上你的班去好了!管我什么事?”赵莹又把箱子甩开。

      “你这个样子,我怎么去上班?请你体谅一下我!好吗?我到现在,连口水都没喝......

      “我体谅你,谁体谅我?我走还不行吗?”赵莹说着,抬腿又走。

         宋立出门时太急,匆忙中没穿外套。深夜凉意很重,他此时已是又冷又饿,饥寒交迫。见赵莹还这么不管不顾地一味任性,不由地怒从心中起,忘了应有的耐心。他声色俱厉地叫道:“你不要在这儿无理取闹,好不好?!你这么做,不觉得自己太弱智了吗?你给我回去!”

        赵莹哪里听得进去。此时,她已像一只打足了气的皮球,一拍蹦得三尺高。宋立指责命令的口气,像是火上浇油。她身子一挺,拖起箱子,直往前冲。

         宋立不放手。两人就这么你拉我拽,在大街上扭打了起来。

         两人都没留意到, 一辆警车悄无声息地在不远处停了下来。

         两名警察敏捷地从车上跳下,一左一右呈包围状,隐蔽地靠近了他们。突然,这两警察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朝宋立猛扑上去,把宋立两臂一下反扭到身后,同时,照着宋立双膝狠扫一腿,宋立一下跪在了地上。

        “放开我!”宋立挣扎着,叫道。那模样,像是一只被别住双腿、胡乱扑腾着翅膀的大老鹰。

        “别动!再动就铐住你!”警察威严地命令道。

         宋立停止反抗,问:“你们想干什么?”

          警察并不理他的茬,继续威严地命令道:“现在,把双手放在自己脑后,站起来!”

          宋立只好老老实实照着警察的命令做。

          一警察上前,动作十分专业地从头到脚迅速把宋立全身搜查了一遍,确认他身上没有藏着凶器后,说:“请跟我们到警察局去走一趟!”

        “为什么?”宋立问。

        “因为你抢劫这位太太的包。”警察说。

        “这怎么是抢劫?”宋立忙解释,“她想离家。我让她等明天天亮了再走,可她不听,非要现在就走不可!所以,我们之间起了点儿小冲突。”

        “你们认识?”警察问。

         “岂止认识?我们是夫妻!”宋立说。

         “他是你丈夫吗?”警察问赵莹。

          赵莹点点头。

          两警察交换了一下目光。

        “你们的证件呢?”一警察问。

         赵莹从包里掏出护照,交给警察。警察仔细看过,交还给她。“你的呢?”他问宋立。

         宋立摇摇头:“我没带证件。我就住在前面那栋房子里。”

       “这箱子里装着什么?”警察问。

       “我的衣物。”赵莹说。

        “请打开来给我们看看。”警察说。

         赵莹蹲下身,打开行李箱。警察打开手电筒,伸手在箱子里翻看了一下,说:“好了,请关上吧!”

       “我们刚才把你当抢匪啦! ”另一警察对宋立说,接着,又问赵莹,“他刚才的话,是事实吗?”

       “是的。”赵莹答。

        警察问:“现在,你愿意跟他回去吗?”

        赵莹没吱声。

       “如果不愿意,你可以上我们的警车。我们会给你提供保护。”

        赵莹将信将疑地看看警察。

      “这是我们的证件。”警察把他们的证件出示给赵莹看,“我们是夜巡的警察。如果需要,我们可以帮助你。”

      “不必了,不必了!”宋立见势不好,忙上前去拉箱子。

        警察一个箭步上去,挡住宋立,厉声阻止道:“没有这位太太的允许,你不能动这箱子!”

        另一警察则和颜悦色地对赵莹说:“你可以在我们这里寻求‘被保护’。是跟你丈夫回去,还是上警车寻求保护?”

        赵莹犹豫着。在此之前,她还压根儿没想过劳驾警察。

       “没这个必要了!我现在就带她回家。”宋立说着,伸手去牵赵莹。

        警察再次强硬地拦住宋立:“回不回去,得由这位太太自己作决定!”

        宋立分明感到了警察对他们夫妇俩截然不同的态度。他不能让老婆由着性子再闹下去了!他用中文冲着赵莹叫了起来:“ 你还在这儿瞎逞什么能?把他妈的警察都给招来了!现在就赶紧给我回去!听见没有?!”

         见她仍然站着不动,宋立不禁咬牙切齿起来:“这女人犯起傻来,真他妈的没边儿了!

         本来,赵莹已经有所松动。这句话,把她刚消下去的气一下又激了起来。她最受不了的,就是宋立这种居高临下指责命令她的态度。而现在,居然当着外人的面,说出这么恶毒的性别歧视的话,并且对她骂骂咧咧起来了!她狠狠白了宋立一眼,一句话没说,转身上了警车。

 

     带走赵莹的警察是真警察吗?赵莹后来被送到了哪儿?经历了什么?宋立呢?在妻子被警察带走后,他做了什么?又经历了什么?最后的结局是什么?

     ——这部中篇小说已被收入《飞花轻梦》一书,由北京九州出版社出版发行。感兴趣的读者,可与海外文轩网站联系,订购此书。

     已登出的两个章节是这部中篇小说的开头部分。剩余部分,等新书发行完毕之后,再陆续登出。敬请关注。

分类: 
连接到论坛: 

评论

梅子的头像
 #

颇具吸引力,坐在沙发上等待。

 
刘瑛依旧的头像
 #

我正在网上逛呢,就见你来了。欢迎梅子姐!总觉得你到哪儿都有好人缘。

 
梅子的头像
 #

谢谢刘瑛,你那里与北京时差多少啊?我正准备睡觉呢。

非常喜欢你的大气。

 
刘瑛依旧的头像
 #

我们这儿现在是下午4:15时。

 
夕林的头像
 #

好故事!

 
刘瑛依旧的头像
 #

谢谢肯定!

 
老来天真的头像
 #

我猜想会有什么事了!

 
刘瑛依旧的头像
 #

你也生活在德国,当然能猜想得到,下面会发生什么事儿。这从另一个方面说明,我写的故事很真实。对吧?

 
予微的头像
 #

这警察应该是真的吧,因为他们的行为表现,挺专业的。

宋立本来也算明事理的,可冲到街上,又饿又冻,本性i就出来了!写得真实精彩,对话刺激的心理描写好吸引!

 
刘瑛依旧的头像
 #

看来,我对德国警察的描写很成功嘛!连你都看出他们挺专业。嘻嘻!

我一向认为,好小说,就是讲好故事。否则,就成散文了。予微夸俺 “写得真实精彩”,实在让俺高兴!谢谢肯定!

 
何音的头像
 #

很不好意思,我的说几句你不喜欢听的话。小说写的很一般,为什么呢?那是因为太急。人性的描写不够味,情景的描绘不点晴。一篇作品,如能打动人心,更多的是心理描图,对人性的展望引起读者的共鸣!

 
刘瑛依旧的头像
 #

你怎么知道我不喜欢听你的话?恰恰相反,我很喜欢听。咱中国老祖宗早就教导过我们:良药苦口利于病,忠言逆耳利于行。

我写小说,很注重一点:不要让读者感到无聊。我认为,现代社会,读者更多地愿意读快节奏的作品。 因而,在写作时,着力于推动故事情节的发展,而省略琐碎细致的场景描写、人物外貌描写。心理活动描写只服从于故事情节的发展,点到为止。

谢谢你的提醒。今后我会在作品中更关注人性的描写与展望。

 
飘尘永魂的头像
 #

一出门遇上了警察保护,这也是国内出来的丈夫未曾经历的,也没有想到的。

原来是广告!不过还吸引人。

 
Drupal theme by pixeljets.com D7 ver.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