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你在这里

好一朵美丽的茉莉花

标签: 


七月,亚利桑那最热的時節,各种植物都陷落在焦灼、困窘里,庭院里的茉莉花却不畏炎熱,竟显生命昂扬色彩,热情奔放地开放着,香气四溢,香气袭人,弄的左邻右舍都笼罩在馥郁缭绕中。

 

茉莉花以芳香著称,其香味浓郁、清純、持久、悠远,难能可贵的是,茉莉花的香味純正,没有杂异,淡雅清馨,百闻不厌,否则,制茶之人怎能用茉莉花来醺香茶叶?盛夏酷暑的午后,来杯茉莉香片,香茶从每个毛孔里渗透出来,洗涤汗渍燥热,趁机冲个凉,香雾氤氲之中,一身暑气全消。

 

入口的东西,若有一点怪异,必遭舍弃,即便偶有特殊嗜好者喜欢,也不可能流芳百世,茉莉花茶历经千年,却依然成为品茶者雅俗共赏的首选,可见其味道纯正隽永,难怪有诗人赞美它:他年我若修花史,列入人间第一香。

 

茉莉为常绿小灌木,叶子椭圆形,翠绿色,色泽光亮,花瓣复瓣洁白,含苞时如橢圓珍珠,玲珑娇小,惹人喜愛;盛開时花直径约一寸,花瓣六至八瓣,朴素典雅,如邻家少女。

 

茉莉出自古波斯,就是现在的伊朗,后經由印度传入中国,在中国生根开花,逐渐繁衍下來,现在儼然已经成為中国花,似乎就是中国土生土长的,让人忘记它本来的出处,因为,当我在美国苗圃买茉莉的时候,花盆的标签上赫然写着:中国茉莉!

 

自幼长在烟柳画桥的江南,茉莉是不陌生的。记忆里庭前屋后总是飘散着茉莉,夏季到來,没有电扇空調的時代,酷暑难熬,蚊虫滋扰,自是恼人,喜得有茉莉的排遣,竟然使得燠熱的夏季也別有風味了。

 

南方的女子们爱美爱香,为驱散汗气,夏季多喜欢配戴一串茉莉花,或者几朵梔子花。茉莉花期长,長江沿岸地区,从五月一直开到十月,爱花的女孩们半年有花戴,自然爱它,难怪要做了歌來唱:好一朵茉莉花,好一朵茉莉花,满园花开比也比不过它!

 

记忆是有味道的,对家乡的记忆里总飘散着茉莉花的味道,岁月也不能沖淡,经久愈浓。我爱喝茶,清茶、紅茶、乌龙茶、茉莉花,从不间断。早起一壶茶,神清气爽;午后再沏上一壶新茶,提神醒脑,从早喝到晚,若哪天没了茶,就失了魂,六神无主,正常生活中少了个重要程序,一切都失去平衡

 

清茶、乌龙茶在夏季春秋季节喝,冬天喝紅茶,而茉莉花茶却是一年四季都喝的。每当閒暇之際,手捧一杯茉莉花茶,香气迷漫开来,被茉莉花的味道环绕,那种感觉:真好!

 

茉莉品种繁多,有藤蔓茉莉、木本茉莉、宝珠茉莉、金茉莉、洋茉莉等。茉莉花的习性喜暖怕冷,喜光嗜肥,有经验的花工、园丁都知道那关于茉莉的花谚:“晒不死的茉莉,阴不死的珠兰”,“清兰花,浊茉莉”。说的就是茉莉的习性,掌握了茉莉的习性,茉莉种植就变得轻而易举,事半功倍。

 

凤凰城常年阳光充沛,少雨干旱,这样的环境,只要合理地浇水施肥,种植茉莉并无大碍。三年前的秋天,我在庭院里栽种了一棵茉莉,当年成活,生根发芽,枝繁叶茂。

 

我的茉莉,是普通的藤蔓茉莉,又叫苏州茉莉,枝条柔软,搭建支架,可以扶摇直上。茉莉栽种在我的patio中间的柱子旁,我用木条给它搭了个结实支架,刷上白油漆,白绿相间,正合了茉莉的本色,看起来赏心悦目。将茉莉枝条用小铁丝绑扎,它就顺着支架向patio顶棚蜿蜒上升。

 

亚利桑那的节气有些特别,全年无冬季,从来不下雪,只在圣诞节前后有两个星期左右的霜冻,茉莉怕冷,对这株露天栽种的茉莉,霜冻时我每天晚上都给它盖上厚厚的棉布毯子,盖花的棉布毯子是我用废旧破损的T恤缝制的,家里穿破的衣服全部废物利用被我做成大大小小的布毯子,冬天用来给小植物们保暖,夏天用来给小树们遮阳。

 

凤凰城的春天来得特别早,每年一月,美国东部仍然大雪纷飞时,我们这里已经倾城花香,桔子花柠檬花开得闹的时候,我的茉莉也开了,从此,一直开,开过整个夏季,秋季,直到十二月,气温下降,这才暂时谢幕。

 

几年下来,当年两加仑盆子装来的小茉莉已经变成一棵一人高的大茉莉,郁郁葱葱,热情洋溢的每天都有上百朵花盛开,我把新鲜花采下来,摆在家里的各个角落,到处都香喷喷的,天然茉莉花香,可比化学芳香剂好多了。

 

感念茉莉的丰厚贡献,我们全家都有意关注它,平时浇水是由自动浇水系统定时滴灌的,考虑到茉莉开花期间的额外需要,我每天还要给它补充浇水量,每隔两个星期都要给它施一次有机肥,附加防止病虫害的添加物,并浇灌植物维生素B,以强根催花。

 

花亦有情,精心照顾之下,它长得更壮,开得更红火了。

 

好一朵美丽的茉莉花,好一朵美丽的茉莉花,芬芳美丽满枝桠,又香又白人人夸,让我来把你摘下,送给别人家-----我送了一些茉莉花给好友分享,更多的我留在自己家。 

 

每天采花在茉莉丛下转悠,看着肆意向上攀缘的藤蔓,绿油油的枝叶,怒放的小朵,心里盘算:这茉莉,再过两年,就要成精了,到时候再写一篇新聊斋<好一个美丽的茉莉精!>。

 

分类: 
连接到论坛: 

评论

海云的头像
 #

我加州的老房子院子里也种活过一个茉莉藤,我建了一个木头花门让茉莉爬,夏季又美又香,后来长得太厉害,乐极生悲,门被藤拉斜了,最后门到了,连茉莉都得去除,好可惜,至今怀念。那时我还种了一棵桂花树,秋天的时候,满院桂香。现在院子虽大,我反而无力种什么了,反正后院一片枫林,种什么都长不过参天的枫树。

 
林玫phoenix的头像
 #

你们加州那是什么地方啊?四季如春的宝地,种什么长什么,羡慕死了。有一年去硅谷朋友家,她家的杏子树,无花果,櫻桃都长成參天大树,果实累累,人吃,鸟吃,松鼠吃,大家一起吃,吃都吃不完,我们又吃又拿,还烘成干果带回家,令人难忘。我们这疙瘩,种活棵草都整得跟英雄事跡赛地。好在茉莉是強阳性植物,挺适合亚利桑那。你说的桂花,我也想种一棵,秋天在苗圃看到有卖,没敢买,非得等院子里大树稍为长大些,有点荫凉才行,不然熬不过夏天。

 
蝉衣草的头像
 #

茉莉花的与生俱来的独特的醇厚清香,是许多花无法媲美的。

 
林玫phoenix的头像
 #

是吧,獨一無二的。花朵未全开时采下用來醺茶叶,就成了茉莉花茶。

 
春山如笑的头像
 #

茉莉花芬芳馥郁人人皆知, 人人喜欢, 在你优美的笔墨下更是让人向往我们这里种不了茉莉, 鹿儿们是它们的天敌羡慕你芬芳美丽满枝桠,又香又白的茉莉花; 很高兴能分享你的快乐! 

 
林玫phoenix的头像
 #

你可以用盆栽,放门前窗台,冬天入室保暖,一样长得好。

 
春山如笑的头像
 #

哈哈, 不管用, 门前的玫瑰一有花骨朵就给吃了, 露台上的两盆秋天的喜悦, 所有的花骨朵都给吃了, 今年的金针花没等全开就给啃去十有八九, 只要它们喜欢的, 就只有让步

我也喜欢喝茶, 和你一样早,中, 晚不离,上癮了

 
梅子的头像
 #

羡慕啊!茉莉花的芬芳,凤凰城的气候,林玫的文笔。

 
林玫phoenix的头像
 #

梅子姐,你爱喝茉莉花茶嗎?

 
梅子的头像
 #

爱喝。我与你一样,冬天红茶、夏天绿茶、茉莉花茶一年四季。

 
西山的头像
 #

我有盆和你一样的,我才知道叫蔓藤茉莉。是朋友插枝活了送我的。我现在也插枝分出几盆了。

 
林玫phoenix的头像
 #

看樣子你也是綠手指,潛力大大地,有待开发。老西,咱们一块种菜吧,除了怡情养性,还锻炼身体,減肥,每天田间地头忙,消耗卡路里,想胖都胖不起來,晒太阳,不骨質疏松,好处多了。

 
予微的头像
 #

从小就与茉莉为伴,这一篇勾起了绵长清香的回忆。我小时候的茉莉是灌木丛的,不用攀爬。

 
林玫phoenix的头像
 #

木本茉莉产于福建,两广一帶,你小時見到的大概是木本的。

 
海伦的头像
 #

茉莉花亦有情,主人那么精心照顾,才会飘香庭院。我在凤凰城呆过,在室外养活一棵花,是要花费很多心血的。花香怡人,庭院也漂亮。

 
林玫phoenix的头像
 #

找到知情人了,没在鳳凰城待过的人不知道这行情啊。我一個朋友九年前从加拿大多伦多搬過來,买了房子开始计划在后院开展植树造林,绿化环境活动,我提醒她,在鳳凰城要想种活个植物那是需要勇气和毅力地,她不屑:嗨,不就刨个坑,撒点種子,浇水就得了!我不語-----

 

九年過去了,她家后院仍然一片荒芜,按照她的说法:除了杂草,种什么死什么。

 
鹤望蓝的头像
 #

说得太对了。凤凰城要种个什么都得有勇气和毅力。我种了几年的玫瑰。屡试屡败。仅有的一株茉莉也没长好。倒也开花。现在干脆种芦荟。

 
林玫phoenix的头像
 #

我种了几十棵玫瑰,但每年夏天都晒死几棵,结果我每年都增添新玫瑰,生命不息,种植不止,谁让咱名字叫玫呢?

 
Amoy的头像
 #

文美,花香,真是沁人心脾

 
林玫phoenix的头像
 #

尤其用新鲜茉莉泡茶,感觉太棒了。

 
天地一弘的头像
 #

也喜欢一株株轻巧的茉莉花,秀气的花儿很是清香扑鼻。

 
林玫phoenix的头像
 #

你们合肥那儿水土跟南京很相像,大概茉莉也多得很。

 
捷润的头像
 #

无心游凤凰城,有意见茉莉精。

 
林玫phoenix的头像
 #

哈哈,又一個聊齋迷。

 
追梦的头像
 #

我家有一棵蔓藤星状茉莉,皮实极了,根本不用人管。

 
林玫phoenix的头像
 #

对吧?特好养,也不招虫子,给点水肥就开得一塌糊塗。我们這裡自然環境恶劣,最适合中国产的动植物生存,什么枣啊,中国老榆樹啊,都长得呼呼地。

 
飘尘永魂的头像
 #

清香扑鼻

 
春阳的头像
 #

林导这是故意气人呢,我这里气候还好啊,为啥种的花儿也都不开花?动不动还呜呼了?Laughing

 
林玫phoenix的头像
 #

注意花儿的特性,有的爱浓肥,有的要淡肥,有的喜欢湿,有的要干一些,有的爱太阳,有的要半阴,不一样的,再一个就是注意病虫害,你们东部潮湿多雨的话,花儿容易生病,你到homedepot买瓶防治花病虫害的药,有绿色有机的,无害的,每一个半月(六周)给花上次药,保证好了。我也是经过长年摸索才有经验的,我们这里夏天干热,很多曾经也种死过不少花草树木。

 
红叶的头像
 #

绿拇指(green thumb)、红拇指 (red thumb)天生的, 我家的某位, 仙人掌都能种死。

 
林玫phoenix的头像
 #

 这位练的是什么功?金刚指!

 
红叶的头像
 #

林玫的茉莉花真美, 羡慕中。

 
Sujuan的头像
 #

茉莉花真美真香,满室生辉。我在凤凰城机场外看到许多灌木树上盛开桔红色的花,十分优雅,在烈日暴晒中依然灿烂。加州缺水,花草果蔬也受苦了,不容易长了。

 
林玫phoenix的头像
 #

别看亚利桑那州地处沙漠,少雨干旱,夏季天气炎热,其实并不缺水,运河纵横交錯,水資源丰富,全靠珂罗拉多河水,半个世纪前我们州跟内华达州划分财产时,内华达州人要了金矿开采权,大智若愚的亚利桑那人要了克罗拉多州河水的分配权,结果现在内华达州的金子采完了,用水要向亚利桑那州购买了

 
Drupal theme by pixeljets.com D7 ver.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