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你在这里

情系“蛋黄蟹”

标签: 

 

          注:看了融融有关太仓的美文,突然想到,我的一篇微型小说去年在“太仓杯”中  获得过奖状。现把这篇获奖微型小说挂出来,作为对融融的应和。 

 

                                情系“蛋黄蟹”


     那个春风微拂的傍晚,空气中还夹杂着一丝冬末的寒意。 

      我脚步匆匆地朝图书馆赶去——下一场考试近在眼前,我得为最后的冲刺做好准备。

      迎面过来一位骑着自行车的老人。

     “你好!”老人突然声音洪亮地用汉语向我问好,随之矫健地下了车。

     “你好!你好!”我忙不迭地回应。

      在异国他乡,冷不丁被人用母语这么问候,还是第一次。真叫人喜出望外,又好奇不已。

    “很多欧洲人分不清亚洲人的面孔,可我一眼就能看出,谁是日本人,谁是中国人。”老人面带得意地说。

    原来,老人是半个“中国通”。七十年代初至中期,曾多次访问过中国,还受到过周总理的接见。他不仅知道当时中国流行的八个样板戏,甚至还会唱其中的一些片段。

    为证明自己所言属实,老人挺胸抬头,两眼圆睁,摆出唱京剧的身段,吼出了《沙家浜》里郭建光的唱段:“朝霞映在阳澄湖上.....”。

    五音不全,但神态认真。我大笑着,眼睛却不由自主地潮润起来。因为,那一刻,在老人湖蓝色的眼眸里,我分明看见了阳澄湖的朝霞辉映和波光粼粼。

    老人还提到了一个我从没去过的地方:江苏太仓。因为,那里有一道让他钟情不已、念念不忘的佳肴菜“蛋黄蟹”。

    聊天中得知,老人并不是政府官员,而是一位普通的民间友好使者。他很崇敬中国的文化艺术,因而在创建了自己的文化交流公司之后,首先想到的是中国。当时,他的初衷只是想进行些民间文化交流。没想到,在中国他受到了高规格的热情接待,这使老人感动不已,对中国的认识和情感也由此进一步加深。在他家里,至今还保留着许多和当时中国领导人及演艺界知名人士的合影照片。他诚挚地邀请我“在方便的时候”到他家去做客,去看那些关于“中国的记录”。

    他给我留了姓名,还留了电话号码。他告诉我,他会经常骑车路过这里,因为,他那在电视台当摄影师的独生儿子就住在城市的另一头。

    可惜,那时我忙着应付考试,后来又忙着搬家,忙着一系列自认为非常紧要而不能耽误的“正事儿”,一直没顾上与老人联系。

    几年过去了。我完成了学业。由于工作原因,又搬到了另一座城市。之后,在德国的生活逐渐稳定下来。

    有一天,在一个似曾相识、春风微拂、空气中还夹杂着一丝冬末寒意的傍晚,正在散步的我,脑海里突然跃出老人的音容笑貌,毫无期然,毫无预兆。让我猛然产生一丝不安。回到家中,忙翻出那张留有老人笔迹的纸条。电话打过去,对方告诉我,他是老人的儿子,正在替老人料理后事——老人刚去世了。怅然放下电话,对这份尚未开始、 失之交臂的友情遗憾不已。

    又是几年过去了。

    中国经济的迅猛发展,让我开始为公司的业务,频繁地在中德两国间飞来飞去。

    在一次平常得不能再平常的空中飞行中,我身边坐了一位德国乘客。他兴致勃勃地跟我讲他刚结束的中国之行,多次提到了江苏太仓。他告诉我,已有不少德国企业在江苏太仓——这个离上海不远的小城——落了户。他此次去,既是为当地的德国企业做一集电视节目,也是为了圆他父亲晚年的一桩心愿:品尝江苏太仓的“蛋黄蟹”。这是他父亲非常钟情的一道中国菜。可惜晚年他未能重新踏上中国,再次品尝这美味佳肴。时隔多年,他终于替父亲了了这桩心愿——那“蛋黄蟹”味道果然好极了!

    记忆猛地闪出一道蓝光。我忙问:“请问,您贵姓?”     

    他报出的姓,恰巧与老头相同!

     几年前,那个接我电话并告知老人死讯的人就是他!原来,他是老头的独生儿子!

     难道,冥冥之中,人与人之间真有不可预知的缘分?

     我们相约,下次一道去太仓,共同品尝“蛋黄蟹”——作为地道的中国人,我居然还从没见过这道菜呢!

    我借机主动提出,想去他家,看看那些他父亲提到过的照片。我相信,镜头下那些“有关中国的记录”,一定视角独特,富有某种历史记载。

    他满口答应。说:  这一次,我们不要让相约的时间相隔太久.......

                                                                     

分类: 
连接到论坛: 

评论

雨林的头像
 #

两段美丽的邂逅, 与这样一个美丽的地方连在一起。

 
刘瑛依旧的头像
 #

你去过太仓吗?

 
予微的头像
 #

我们不要让相约的时间相隔太久.......

冥冥之中,人与人之间真有不可预知的缘分!

感动ing!

 
刘瑛依旧的头像
 #

我一直认为,作品的最高境界就是能感动人。

谢谢你对我的鼓励!

 
阿朵的头像
 #

不得不感叹,缘分这事,是多麽奇妙!你回来去了他家吗?

 
刘瑛依旧的头像
 #

亲爱的朵朵妈:  这是微型小说,不是杂文随记,所以,“我” 回来后没去他家。

能让你把小说当真事儿来读,看来,我以假乱真的写法还挺成功!

 
阿朵的头像
 #

亲爱的刘瑛依旧, 你这小说写的太以假乱真了,我完全没想到这是小说呢。

功夫到家!

 
海云的头像
 #

很有回味。。。。

四年前我写再回首系列,后来发现就是那一年,曾经在我最初踏上这块土地帮助过我的老人家也是在那一年离开这个世界。冥冥之中,一定有什么......

 
刘瑛依旧的头像
 #

这世界的确有巧合。而这巧合,在冥冥之中往往又预示着什么......

 
天地一弘的头像
 #

祝福,这感动的邂逅,冥冥之中,仿佛是一份天缘!

 
刘瑛依旧的头像
 #

人与人之间,的确有缘分!

 
春阳的头像
 #

真有这个菜吗?laugh

 
海云的头像
 #

有,我吃过。上海的馆子里就有这道菜。

 
刘瑛依旧的头像
 #

有。下次回国,建议你一定要去尝尝。苏杭一带比较正宗。

 
Drupal theme by pixeljets.com D7 ver.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