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你在这里

梦颖经历的那些事儿——11

 

           梦颖经历的那些事儿

                   11.

   

        交上表格后的第二天,梦颖被叫到了校长办公室。

       校长从一叠表格中抽出梦颖那份没着一字的纸张,放在她面前,问:“你真的没什么要说的吗?”

         梦颖点点头。

      “可是,根据我目前掌握的情况,那天最后离开教室的人恰恰是你。”

      “我?! 怎么会是我?!”梦颖一下张大了眼睛。

     “那天出教室之后,你在厕所走廊外等人,之后,你又回了教室,帮同学取东西。那时,教室里已没有其他人了,对吗?”校长提醒她。

       “这是谁说的?是婉娜莎还是延斯?”梦颖问。

      “你不必管这是谁说的。我只想问你,这是不是事实?”

         事已至此,梦颖首先本能地想到该把自己洗刷清楚。于是,她一五一十地把那天她所看到的事说了一遍。

        “可是,为什么你不诚实地在表格上写上这些?”校长问。

         一听到“诚实”二字,梦颖的眼泪流了下来。她不知道这种“不诚实”的隐瞒行为,将来会给她带来什么不可预测的可怕后果。

         她一边流泪,一边如实地讲了这段时间以来自己的思想斗争。也毫不避讳地讲了自己害怕延斯的打击报复。她说,最终促使她交上空白表格的原因,主要还是不想让延斯进监狱——她不想因为她的揭发,让延斯的人生就此完蛋。

         校长显然被梦颖的叙述所感动。他说:“延斯曾经那样恶劣地对待你,而你却不记恨他,还站在他的角度替他着想。要知道,就是很多成年人也没有这样的心胸啊!”

        他让梦颖拿回表格,如实地写上那天她所看到的有关事情,以便配合警方调查。

 

          出了校长办公室,梦颖左思右想,越想也觉得这事很有可能是婉娜莎反映的。因为,延斯不可能知道她在厕所外等人的事,更不可能知道她回教室是为了帮同学拿东西。

         她直接找到婉娜莎,问:“你在那张调查表格上究竟都写了些什么?”

     “就是那天离开教室后,你又回了教室,帮我拿东西呀!”婉娜莎说。

       梦颖猛地一把抓住婉娜莎的胳膊,气势汹汹地问:“我问你,我究竟是不是你的好朋友?”

      “当然是了!”婉娜莎很肯定地说。

     “那你为什么出卖我?”

     “我怎么出卖你了?”婉娜莎莫名其妙地看着梦颖。

    “你在表格上写的那些破玩艺儿,等于就是在告诉警察,那个夹熊器就是我搞的,对不?”

     “我没这个意思呀!”婉娜莎一脸无辜地说。

     “那你是什么意思?”

       “我只是说了实话而已。我没做错呀!”婉娜莎的脸更加无辜了。她简直搞不清,梦颖为何对她这么凶。

        梦颖气得转身就走。

   

      回到家,梦颖按校长的意思,把那份表格详详细细写了一遍,交了上去。

         然而,让她万万没想到的是,延斯适口否认那天在教室里的事。他一口咬定说根本就没碰什么夹熊器,也没有最后一个离开教室,更没有在教室里单独见到过到梦颖。他还指天发誓说,那天体育课他根本就没迟到。而体育老师也证实,那天的确没有学生迟到。

         事情一下变得复杂起来。

         两人的证词完全相反,很显然其中必定有一方撒了谎。由于有体育老师的旁证,梦颖一下陷入了非常不利的境地。她感到自己百口莫辩,痛苦不堪。跌跌撞撞回到家,她一头扑到床上,失声痛哭起来。

         邓琪知道了梦颖痛哭的原因,不由地象卡若琳一样破口大骂起来:“这个混蛋小流氓!怎么这么坏?!是该送他进监狱!这么明目张胆地公然撒谎,还有必要再对他客气吗?我就不信他能得逞!”

         她让梦颖仔细回忆那天的情景,尤其是一些小细节。然后归纳出两个要点:1.  那天回教室拿了东西之后马上就离开了,间隔时间非常短。这一点婉娜莎可以作证。2.  那天体育课上,安德里也看见延斯迟到了。他可以为这事作证。

        “安德里是延斯的好朋友,两人经常在一起踢足球。他肯定不会为我作证的!”梦颖抽泣着说。

       “你没去试试,没去争取,怎么知道就不行?走!这次妈妈陪你一起去!”

 

 

分类: 
连接到论坛: 
Drupal theme by pixeljets.com D7 ver.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