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你在这里

洋弃婴(二)

结识孙祥是在匆忙之间,算起来是好几年前的事情了。

 

    2000年的一月份,那时我还在国内一家省属电视台做电视节目制片人,由于在电视界服务了

十几年了,接手过各种样式的电视栏目,练就了一身万金油本领,便被同业认为是样样精通人物。

 

    时逢电视台节目改版,要推出一个旨在关注非主流群体、边缘人物的电视节目,电视频道的头头,也是我广播学院的师兄找到我,说:“哎,哥们,帮个忙好吗?给我们新开的栏目做个样片,然后你再忙你自己的。”

 

    接着他把要开的新栏目的节目制作方向告诉了我,说:“我们想开的这个新栏目叫<关注>,

目的是想借电视这个平台来关注一下那些社会上真正需要关注的人。现在全国众家电视台对准的

都是主流群体,不是某领导开会视察,就是明星们的吃喝玩乐,捎带着高级白领的消费倾向,买

什么车,穿什么名牌,吃什么馆子,泡什么酒吧,要不然就是文艺娱乐,唱歌跳舞,歌舞升平,

电视节目制作已经极端贵族化、庸俗化,实在没折了,就播一些由台湾娱乐机构操纵的庸俗低级

的娱乐节目,不是搞笑,就是暴冷门,挖隐私,讲荤笑话,谈饮食男女,侃一夜情,真正关注老

百姓生活的,关注社会话题的,认真严肃的东西越来越少,打开电视一看,闹闹嚷嚷,热热闹闹,

稀里糊涂,没几句人话,也没什么正经事,再这样搞下去,还要我们这些科班出身的电视人干什

么?让我们的良心往哪里搁?难怪私下里,我们这些还有些良心的记者们自嘲:我们记者跟鸡差

不多了。更难怪中央电视台新闻部的校友们在开内部联欢会的时候,集体冲着麦克风狂喊:我们

是一群鸡,一群会打鸣的鸡!”

 

    听了师兄的话,我只是笑,却无言以对。凭心而论,当时的我本来无心再接任何新任务,因

为我对我所从事并热爱十几年的职业生涯突然心生倦意,已经决定辞职,脱离我为之奋斗、为之

狂热的电视事业,带着女儿到美国和孩子她爸团聚,从此洗尽铅华,重新做人,摇身一变,当

个地地道道的家庭主妇,在家里相夫教子了。然而师兄的话又使得我不得不收拾起残存在心里的

那一点责任感,再为电视台尽一把义务。

 

    接手任务以后立马开始满处搜集各种信息,从中筛选可以利用的素材。

 

分类: 
连接到论坛: 

评论

Piggy的头像
 #

嘿嘿,2000年左右的时候,俺们公司的大老板跟那个厅长大的火热。。俺们基本经常也被逼作陪。。

 
Drupal theme by pixeljets.com D7 ver.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