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你在这里

美東游之八……….感人之二三事

           ()

  •      在纽约旅游的一天最繁忙,游客也最疲劳。我们从大都会艺术博物馆出来,头晕脑涨、又饿又渴,恨不能倒地休息。隨着嘈杂的人群,昏昏然刚一走出门外,一阵雄浑美妙而又十分熟悉的音乐飘进我的耳际,令我精神一振,仔细一听,曲子是好一朵美丽的茉莉花,循声找去,一个黑人正在大都会艺术博物馆门口台阶下吹奏萨克斯。一曲吹毕,外婆的澎湖弯又飘然而至。导游说,这是街头艺术家,这个黑人当过兵,大家有小钱可以送过去。他看到中国游客越耒越多,干脆吹起了中国国歌,我们国歌催人奋进的旋律把游客的疲劳驱至九宵云外。在异国他乡,一个外国人如此卖力地吹奏中国歌曲,我真的是被感动了。
  •  

                              ()
    旅游景点一个接着一个,导游为了方便管理,提前在大巴上把下一个景点的门票发至游客手上,约好集合的时间和地点,到景点后、大巴不准停留,必须迅速开走,游客们自己拿着门票自已进去玩就可以了。
    每次我都规规矩矩带了门票的,可在参观杜莎夫人蜡象馆那次,我就出了状况。当时,在车上发门票时,我沒有把门票放进衣服的口袋、而随手就把它放进了隨身揹着的包里。导游吆喝下车时,我不知怎么地,又临时动议地想,算了、包不带了,轻裝上阵吧,压根就把门票的事忘得一干二净,等我下车后,突然想起门票,可是大巴已开走了。我告诉导游我门票忘在车上了,导游瞪着两只大眼睛骨碌骨碌地看着我,也很着急。我无奈地跟着我们车的游客,被导游送到蜡象馆的第一道大门,导游告诉门卫:六十人,门卫不看门票,直接数人数,前面的驴友将此信息传给我,我不免庆幸。可是到了第二道大门,门卫要收门票了,我着急起耒,怎么办呢?这时我妹说,把我们的门票集中起来,由你拿着往里进,可我们四人只有三张门票,还是被卡住了,情急之中,我对门卫说:“My ticket is in the bagbut my bag is in the bus“这个黑人门卫看看我们四人,又看看我,就挥手放我们进去了,我心里高兴极了,一边参观,一边心里感恩这位黑人门卫兄弟,他没有死搬教条,唯门票为是,而是人性化地履行了他的职责。

 

                                                                                ()

      在底特律飞上海的登机口,我遇到了一个中国大妈,她一看见我们便说,终于遇到中国人了,由于登机时间还早,她便主动与我们攀谈起来:交谈中我们被告知,她是佳木斯人,一个大字不识(一个中国字不识),她有两个女儿在美国、一个女儿在上海。这是她第二次来美国,有经验了,她女儿在为她买回国机票时,专门办了残疾人手续(实际上她很健硕),有了这个手续,她一下飞机就坐上残疾车,专门有人把她推到转机的登机口。她第一次来美国时,差点被急死了:她从上诲飞底特律,飞机进站后,她隨着人流走出出站口,傻眼了,人们都直奔自已的目的地去了,她往那儿走呢,也知道自已要转机才能到女儿家,可是怎么转机呢?转机的登机口在哪儿?一句英语也不会说怎么问人家呀?她拿着东西走来走去,急得面红耳赤,又怕耽误了转机时间,她一边抹眼泪一边寻找中国人,可是偏一个中国人也沒有,时间在悄悄地飞逝,正当她焦急万分、走投无路的时候,走过耒一个外国人,那人做出各种手势,比划着叫她把自已的机票等手续拿出来,然后很耐心地看了又看,中国大妈又把自已女儿的电话号码拿给他,于是这个老外便和她女儿通了电话,情况坐实后,便把她送到了她转机的登机口,这个中国大妈感动得要命,掏钱给这个老外,可人家死话也不要,撒开双腿飞一般地跑向自巳的登机口。这个中国大妈至今还惦记着那个洋雷锋,不知那天他赶上自已的飞机沒有?听着听着,我也深深地感念着这个美国的雷锋。

分类: 

评论

一刀的头像
 #

感人至深。这些难忘的瞬间 裝点着我们的生活 使生活变得更有滋有味。

 
司马冰的头像
 #

这文章越写越好了,发稿时排版格式再加加工就更好了。

 
兰芷清芬的头像
 #

谢谢鼓励和指点

 
海云的头像
 #

欢迎来纽约!

 
兰芷清芬的头像
 #

2015-05-30

谢谢,有机会一定去

 
兰芷清芬的头像
 #

2015-05-30

谢谢,有机会一定去

 
杭州阿立的头像
 #

人性好!

 
兰芷清芬的头像
 #

是的,感谢

 
Drupal theme by pixeljets.com D7 ver.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