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你在这里

林夕杰近年诗歌选集

路过春天


父亲的菜地

和湖面一起苏醒

这时暖风随鹭鸟归来

青草初露锋芒

水滴更晶莹

窗外已见新绿泛滥

有人却在整理黑夜

其次便是静候

一颗种子的发芽

谁又能守得一小撮的芳香?

在飘雨的屋檐下

再次路过春天

而只与她深情地对视

不去打扰她

也不必伤感


江南像个小孩(组诗)

 

一、

初春时节

有人在云上播种

一不小心,云层被

捅了无数个窟窿

阳光倾泻下来

 

此时的江南像个小孩

河水欢快地跳跃着

那是嬉皮的风在挠痒痒

还有岸柳的细腰

枫树的咯吱窝

被风挠着,一颤抖

落下陈年落叶

 

二、

有人在笑看春风

笑中几声轻咳

吓跑了晒太阳的懒猫

连锁效应再次出现

懒猫所到之处

母鸡挺着大肚急窜

白鹅做欲飞状

 

对于这一切

家犬是位老者

静蹲门前,收收尾巴

而不动声色

 

三、

群山醉卧天边

鼾声四起时

春雨随暮色降临

大地变的滋润起来

春息渗透地下浅表层

芽儿们趁着黑夜

向地面发起总攻

蚯蚓和昆虫留下突破口

他们透露上来的不仅仅是绿色

只要看上一眼这大千世界

心就不会那么疼


南之屏(组诗)

南山

进入南屏腹地时

春风还在作她的山水画

手笔所到之处

枯木开始发芽了

梯田黄绿层叠

河岸点缀红粉无数

 

她不停的炫耀画技

游客被臣服

美景反促她渐生醉意

以致于风临山脚

乱了方向

 

古道

古道存于炊烟之上

通往暮色、星辰和理想国

尽管不再是众生的饭碗

但足够让人们仰望

 

故事隐藏于枫林,路亭

或许还有南屏的晚钟

若真有钟声从深山传来

吃草的黄牛定会迷茫地张望

想必只有千年老樟

还在期待踏雪而来的马帮

 

晚亭

 

遇亭

问路老者

继而攀谈甚欢

冥想中马蹄声渐起

乱兵驻于南山脚

何来何往

 

夜梦国清羊现南山角

杨氏后人供奉杨震太尉

何来何往

 

护龙寺临溪而建

孩童涉水而过,昔日天龙

何来何往

 

老者淡然一笑

而村民路遇老者,询问:

此人,何来何往?


端午

 

雨点,穿透重金属般的云层

闪电,企图将黑暗劈开

怒风吹响了号角,心脏在滴血

 

迷航的舟,徘徊江面

不死忠魂,在浪尖高歌

而咽喉连同祖国一起颤抖

 

怀念渐远的鼓点和马蹄声

血性,仿佛被一场尘土卷走

只剩一把锈迹斑斑的战刀

 

我再没勇气,去爱艾草飘香的故乡

虽然那里麦芒闪烁,遍野金黄

但这一切,仿佛都钻进了无止境的愁肠


侍王府

 

今天做好王的姿态

世贤兄何在?

旌旗撤回风里,屏墙空空

战刀刚被目光擦亮,转瞬锈迹尽显

马蹄声葬于路尘,鼓点如雨

雨过宫檐,檐下燕思乡切

四千里路血与泪,故乡安好?

寄身婺州尽是阴雨绵绵

 

流水穿堂过功名尽去

后人不识真身,安住浮尘?

王者低沉以及苍柏的劲韧腰身

顷刻随光影收于一块小小的碑文


立冬日

在南方,立冬日

还处于秋或深秋

这让人想到丰饶修道院的雪

以及中国北方的雪

南方的雪或于冬天之后到来

而北方的雪早就降临

鸟雀已在秋景里跳腾数月

连岸石也习惯了舒适的温度

倒是期待一种刺骨的寒冷

来刺激逐渐松散下来的神经

但是南方有这般凛冽的冷么

 

每年,秋风

先于落叶之前到来

落叶又连同很多躯体一起腐烂

若是将法国丰饶修道院的雪

覆盖到中国南方的小镇

那将是怎样的场景

一切仿佛变得纯净起来

但又能掩埋住什么呢


致小白

试想过很多次

他的前生和我的关系

我的来生与他的关系

甚至是父亲的、家人的

 

23年来他从未开口奢求什么

直到这个春季听到他低吟的哭泣

或许早该料到这一切

但绝不是在花艳草鲜的季节

最终他还是走了

 

在我和他最爱的黑夜

这符合于一年多来的猜想

黑夜或者冬季痛会更彻底一些

 

对于他的死

不需要摘下什么

虽然他是一条狗

但胜过所有戴着面具的人

分类: 
连接到论坛: 
Drupal theme by pixeljets.com D7 ver.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