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作者信息

融融的头像
下线
上次登录: 6 个月 1 周 之前
注册: 12/25/2011 - 22:24
积分: 7832

作者最新作品

你在这里

走出死亡一幽谷---从六个月到永远(第三部分):一百天以后(22)

22

七月十日星期五

这个星期真是惊心动魄。上星期六去摘蓝莓时,我心里有点嘀咕,因为在临走前,突然发现我的车无法启动?后车厢开着一寸左右的缝,无法关拢。因为时间来不及,我换了大车去与丽萍相遇,回来也没有马上告诉迈克,因为他的情况不太好,告诉他也没有用,反而多一份焦虑。我想来想去,最后一次开车是星期四我从读书会回来,后车厢没有装什么东西。另外,车门锁着,我从来不在车库里锁车门。这是一个悬案。

星期天迈克睡到下午一点半起床,睡了将近十五个小时。我心里又起疑惑,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星期一我给程斌写信,想去参观她的农场,因为世界日报的周刊主编约我写一篇主题报道,我想写人与大自然的故事。我问迈克,要不要一起去?迈克曾经提过几次,要去农场看看。农场离我家很近,我们看了地图,准备一起去。这时我才告诉他,Lexus没有电了,我们开大车去。为了找到农场,路上我们发生很大的争论。我开车,他想指挥我,我觉得他的方向根本不对。转来转去,不得不停下,把农场的地址输入车上的GPS。他还是说我开错了,要自己开。我让他开,更不知要开到哪里去。我们之间为一点小事的争论,已经持续了很多天。有一次我在祷告时,对主说,主啊,我真的很累很累,照顾他,我毫无怨言,但是,他的脑子坏了,总是做一些不可理喻的事情。他的记忆也坏了,一个医生的约会要问我五六次。我写在纸上交给他,他还要不停地问,叫我再写一遍。主啊,我该怎么办?

最后还是我开车,找到了程斌的农场,农场都是泥地,我发现他穿的是室内的软鞋。我明明把球鞋放在门口,叫他换的,他又忘记了。

这天傍晚,我发现他肩膀上有一些红斑,怀疑GVHD(排斥症)又回来了。医生正在减少他服用的激素,减到2.5MG,如果没有事的话,下个星期再减一半,差不多接近理想的目标。我要给医生打电话,迈克不让打。我说,让我拍照片给你看,红斑在肩膀上,你看不见。他看了照片说,我刚洗完澡,那不是红斑。我坚持打电话,医生回电说,明天我把你们插进来,一定要亲自过目。不料,第二天,医生太忙,让我们去看另一个医生。这时他的背上也出现很多红疹。那个医生说,我觉得不像GVHD,不用大惊小怪。迈克的医生进来看一眼,立刻说要加倍服用激素。这天我开车,倒出车库时,左面的后视镜擦在车库门框上,镜子没有坏,塑料外壳有一部分断裂,掉在地上。回来开的是二号公路,左转下来时,有一辆车停在那里,正准备上二号公路。我竟然完全没有看见。一直到我感到车碰上什么东西后停住,才知道出了事故。对方的车只擦掉一点点油漆,说是旧车,不要赔偿。我们的车门撞得比对方厉害多,迈克再也不让我开车,他开车的时候,说车的平衡出问题,并发现后座的车窗开了半截,关不起来。

第二天星期四,是读书会。我不舍得缺席。我问主,为什么一天会出两次事故?为什么两辆车都坏了?为什么不保守我去读书会?为什么有那么多的障碍?主内姐妹来电话和Email,问我,要是迈克需要看病,你们没有车怎么办?我说,叫911。我一直在祷告,没有去找邻居或者想办法怎么修车。我要知道主的旨意。冥冥中,我感到是主在阻挡我,但是,不知为什么?迈克给Lexus充电,也没有成功。星期四一天呆在家里,祷告又祷告。到了晚上,我得到了主的启示。主断我的后路,是因为我向主抱怨,产生了撒手不管迈克的念头。只是一个念头啊,我怎么会不管他呢?但是,我错了,主来纠正我。让我什么地方都不能去,留在家里照顾迈克。

 

明白了主的旨意,我心服口服,向主认罪。迈克加倍服用激素以后,红疹颜色变暗,没有新的发展,身体开始好转。神志一清醒,他恢复到原来的样子,很有爱心,也有能力。星期四傍晚,他联系了邻居,两人一起把Lexus启动了。车子什么问题也没有,只是后车箱没有关紧,电漏完了。邻居说,我有四辆车,以后发生这样的情况,可以开我的车。他还说,大车也没有什么大问题,不用通知保险公司。今天我们开着大车去看病,然后去修理车行估价,修理费大概在三千美金左右。迈克说,不就是几个钱吗?没事了。我把主对我的管教告诉他,他很高兴。

分类: 

评论

常约瑟的头像
 #

深有感触!我这些年在病中,一直提醒自己,判断力不行了,生活中万一与太太有什么不同意见,那一定是我错了。所以病中家里很少有争执,因为我时刻在提醒自己,脑残啦!哈哈!

 
融融的头像
 #

迈克很幸运,对于脑残毫无记忆。所以,不知道自己做了蠢事。也是神的恩典。

 
Drupal theme by pixeljets.com D7 ver.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