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你在这里

万水千山皆过客(九)

 与自己约定 

    中考三天, 小秋和玲玲相互分吃家人特意准备的营养品,先考语文,英语, 数学, 物理, 化学, 史地生最后一天考。两个女孩子从三年前初相识到朝夕相处的蜜友, 自觉幸运。两个人都长高了。玲玲高大丰满, 活泼热情; 小秋中等个头偏瘦, 亭亭玉立,为人略显孤傲, 但绝非拒人于千里之外的冷漠。 她天真率直, 美丽大方, 人见人爱。 大部分同学考试结束后都走了。 玲玲和小秋坐在木板床上聊天。边等着家里人来接。 宿舍门口人影一闪, 黄吉广走了进来, 他迟疑了一下, 鼓足勇气问两个女孩子: “你们行李都收拾好了吗? 

    小秋和玲玲相视一笑:”收拾好了,只等家里人来接。” 

黄吉广浓眉下的双目, 不时地盯着小秋看, 玲玲甜甜地微笑着看着黄班长, 再看看表情自然恬静的小秋, 不自觉的松了口气, 黄吉广勇敢地直视着小秋: “我可以单独和你说几句话吗? 

    玲玲礼貌地走出寝室: “我到外面看看, 如果你们家的人来了我会叫你。” 神秘的眨了眨眼睛, 乖巧的走了。  

    小秋不置可否地站在黄吉广两米远的地方, 仰头直视他的眼睛, 被他的执着逼视得移开目光。 

    “怎么说呢? 都写在这里了。” 

    他递过一封叠成心型的信, 小秋没接: “我不可以接受任何东西, 包括信件。” 

   “你爸妈规定的吗? 

    他的目光暗淡下来, 里面全是无奈, 声音也有些沙哑。 

   “对不起,我与自己有个约定。”  

    小秋说着侧过头, 不再看他的脸。 他失望地低下头: “我知道你比我和其他同学都小, 但我无法阻止自己的目光徘徊在你的左右, 尽了最大的努力克制自己, 可有时又多么希望你能注意到我的目光和我的存在。” 

   “我喜欢咱们班的同学们, 大家在一起像一个大家庭一样。 你为人豪爽, 成绩优秀, 给同学们的印象非常好。” 小秋真诚地看着黄吉广年轻帅气的脸, 心里有些乱, 琢磨怎么快快把他打发走。 她宁愿和他说说考试, 谈谈时事或者什么其它话题, 只要不提感情就好。 

    似乎过了许久, 黄吉广接着说: “我只想告诉你, 我真的好喜欢你, 我并非祈求什么, 也绝非给你施加压力, 只想告诉你有一个还算优秀的男孩子对你一见钟情, 并一往情深, 此情…”。 

    小秋正不知道怎样阻止他继续说下去, 青松及时出现, 他探头探脑地走近来: “我可以进来吗?” 话音未落, 已经到了眼前。见有人进来, 黄吉广不得不把没说的话咽下去。 

    只听小秋问: “你怎么来了? 

    青松诙谐的看了看小秋, 目光郑重地落在了黄吉广身上, 而后者也惊讶地打量着这位不速之客。一番审视不自觉地相互钦佩对方的神情相貌。 青松过来亲密的挽住小秋, 小秋自然地握住他的手, 摇着他的胳膊: “考得怎么样, 嫂子呢? 

    注意到尴尬地站在一旁的人, 青松略显戏谑地微微一笑说: “黄班长, 还有什么事吗? 

    黄吉广顿时觉得此人油嘴滑舌, 心中纳闷他怎么认识自己。玲玲这时也回来了: “哥, 咱们走吧。” 

    虎视眈眈的看着青松, 黄吉广心想:赶情这人是玲玲的哥哥, 他怎么和小秋如此熟悉, 原本猜想小秋年幼天真, 可是这个突然冒出来的哥哥到底是何许人呢。 只听青松问玲玲: “你这学期有没有帮我盯着小秋? 

没有注意到黄吉广是什么时候走的, 青松拉着小秋的手,问长问短, 玲玲说: “这次黄班长可惨了, 你们兄妹的性格反差太大, 一个性情急切, 热情豪放,一个理智淡然, 温和恬静。 不过你们兄妹情深经常让我感动, 要是我的哥哥和姐姐比我大两三岁就好了。”

小秋说:”你对我和我哥的印象都有偏差, 或者说了解不够 

    幸运儿们向空荡荡的女生宿舍和母校告别, 青松一手提一个行李箱, 玲玲和小秋一人拉一个行李箱到校门口去坐长途汽车, 黄吉广也在等车, 他点头示意, 玲玲和小秋微笑着挥手和他告别。 

夏天的傍晚, 彩霞满天, 炽热的余晖里下班的自行车流和来往的行人, 机动车辆编织着低沉的交响曲。 年轻的他们各自回到自己的家人身边, 他们知道自己的将来不再和祖辈那样在庄稼地里面朝黄土背朝天的操劳一生。他们自知是天之骄子,但此时却难掩与母校离别的惆怅与心痛。 

不为那份柔情所动 

纵使仲夏的晚风 

炽热如火 

他的心中 

因失意而冷若寒冰 

看星星 

       小秋的车先来, 他们一行三人大件小件都上了车, 汽车一直把他们送到村口一身白衣裙的秀秀像个天使, 正站在夕阳下等他们小秋一下车就给了秀秀一个拥抱玲玲也来住上几天家里一下子热闹起来了玲玲说考试发挥得不错, 不用担心考不上学, 家里催她订婚了玲玲活泼, 会说话, 很讨奶奶和姚丽欢心奶奶说要不是白秀秀已经许给了青松, 玲玲应该是个很好的孙媳妇, 小秋说这要是建国前就好了, 两个嫂子都喜欢 

        玲玲比小秋大两岁, 好脾气的她很了解小秋的个性: “ 在学校竟然有人叫你冰美人, 一回家见了亲人就原形毕露了 

       小秋对着玲玲做鬼脸: “小心晚上变画皮,吓虎你 

       玲玲转向白秀秀说理: “也就秀秀有智慧享受你们奇怪神秘的幽默 

       秀秀说: “我想这一家人都喜欢玲玲做青松的二夫人 

       玲玲气断肝肠: “不是一家不进一家算我走了眼, 还以为你是盟军 

       晚饭有小秋最爱吃的凉拌猪肝, 辣油肚丝, 秀秀最爱吃的凉粉, 玲玲和小秋爱吃的杂面条, 奶奶爱吃的咸鸡蛋还有葱油花卷,红烧肉和糖醋鱼, 都是姚丽和奶奶忙乎了一天做的 

        秀秀说: “说起吃, 只有三种人, 第一种人, 为了吃而活着, 第二种人为了活着而吃  第三种人介于前两种人之间, 有时候好吃, 有时候不在乎吃大家自己对号入座 

       结果秀秀和青松是第一种人  -- 馋人: 他们为了吃肯花钱 , 花时间;  小秋和奶奶属于第二种人 -- 仙人, 一天到晚不少干活, 但是对吃没有兴趣, 饿了随便吃点儿, 简单或味道不好都没关系, 吃饱就算完成任务, 完全不吃零食青松替这类人惋惜, 少一种人生乐趣; 其余的都是第三种凡人, 这一类人随和, 乐观,  他们见到好吃的高兴, 多吃点儿, 没有喜欢吃的就少吃点儿 

       饭后到胡同口去乘凉, 小秋和玲玲数星星, 青松和秀秀都酷爱天文, 仔细地研究着北斗七星的位置和间矩,  天枢、天璇、天玑、天权、玉衡、开阳、摇等七星一个个找过来,       天璇开始画直线到天枢并把直线延长五倍就是北极星, 两个人都特别喜欢<<射雕英雄>>, 不免提到全真七子的天罡北斗阵, 虽然两个人对全真七子没有多少好感, 但黄药师第二次见此阵就抢到北极星的位置破了此阵, 真为王重阳叫屈不过最委屈的是黄蓉, 因父亲黄药师被郭靖误以为杀了四位师傅, , 郭靖找黄药师寻仇, 对黄蓉冷言冷语, 幸好最后水落石出, 两人和好如初  

梦里有他 

       奶奶问小秋: “傻丫头, 考得怎样?” 

       小秋说: “考得好, 接着上学, 求之不得考不好, 回家来陪奶奶再好不过, 不管怎样, 都高兴 

       说着紧紧搂着奶奶, 挤得老人喘不过气来  

       几个年轻人在一起说起喜欢什么类行的人, 青松说: “谁能入的了咱小秋的法眼, 他就服谁 

        玲玲说: “我不是说文才, 是说感情你以为所有的人都像你和秀秀一样有才情, 秀秀早熟, 而小秋纯真, 可一旦动情, 说不定用情之深会让你跌破眼镜 

        小秋凝望着牛郎织女星, 那两颗星隔着缥缈的银河不停的跳动, 似乎象下午见到的那双眼睛, 而那双眼睛的主人现在何方以后还会见他吗? 小秋在此之前从来没觉得有再见他的必要, 而现在不知为什么突然有点失落, 也有点难过更难以理解的是竟然泪水盈满双眼, 静静的化做两颗冰冷的泪滴落在发烧的脸颊上黑暗中还好没有人注意到她轻轻的拭去两颗青泪, 周围的一切都似乎不存在了, 回想初一时, 初次见到指定的班长, 个子不高虎头虎脑由于冷看上去有点像青松, 顿时觉得亲切, 他经常投来好奇的目光, 而她也并不以为意三年来, 他经常有意,无意地出现在她的左右, 找机会表达他的好感, 而小秋也自然的以为是同学情谊, 直到今天下午的表白无疾而终那封信里到底写的什么呢? 玲玲推了小秋一下: “睡着啦, 怎么才十五岁, 就熬不过六十多岁的奶奶了 

       奶奶说: “你们四个人都该早点休息, 考试三天就像脱层皮, 大伤元气还是回家吧”  

       奶奶带着三个女孩子和青松去老宅青松和奶奶睡东里间, 奶奶自从结婚一直睡这个房间, 青松从出世不久就跟奶奶睡, 从记事他就睡小炕三个女孩睡西里间的大炕上, 小秋睡中间, 秀秀在外边, 玲玲在里边女孩子到一起, 悄悄话说不完, 从蚊帐外的蚊子, 到隐约的蛙声, 从初中的经历到高中的憧憬, 玲玲的漂亮的小侄女到秀秀的大款三叔, 玲玲第一个睡着了, 秀秀见小秋翻来覆去睡不着问: “你对黄班长真的全无好感?” 

       小秋说:”一点都不反感 

      听说他写信给你 

      我没接那封信, 我以为自己要和奶奶, 爸妈, 哥哥住一辈子 

      你见到黄班长和见到其他的男生感觉有什么不同吗?” 

小秋突然想到了高书仁, 她很少想任何课本以外的事儿,这是自高书仁从清中毕业两年以来第二次想到他。 

    "只觉得黄吉广有点像青松, 现在回想起来, 他的目光经常追随着我, 偶尔找机会和我讨论物理题, 今天下午是他第一次表示好感, 你和青松是谁先表示好感?" 

    "几乎是同时, 虽然青松主动表示, 而我对他也有好感, 我和青松都知道自己还小, 应该以学业为重, 我们不想让父母失望, 更不想让对方失望,也绝对不能让自己失望, 我们彼此鼓励, 相互督促一点都不敢因为早恋而影响学习成绩, 我们很幸运彼此相爱, 共同度过美好的初中生活,你如果在意那位黄班长, 不妨先不要拒之于千里之外。" 

     "哪有据之于千里之外”。 不知道为什么鼻子一酸又好想哭。 

     "你奶奶, 妈妈都喜欢我, 你天天叫我嫂子, 我知道你和青松一样, 心比天高, 而我也因此欣赏青松, 他了解我的个性, 外柔内刚, 心高气傲, 我们有缘在初中相识,相知并相爱, 觉得非常幸运。这两年多心中无时无刻不沉浸在喜悦中, 但是丝毫不敢让早恋影响学习乃至人生的远大目标。" 

     "我哪有什么豪情壮志, 我只是没计划早恋。 觉得那跟我没关系, 别人早恋是别人的选择, 我太喜欢书本上的知识而无暇顾及情感问题。 丁洁琼一度是我的心中偶像, 虽然对科学的钟爱远不及你和青松, 但对居里和牛顿的崇拜有过之而无不及。" 

    "那年你心中有喜欢的男生吗?" 

    沉思良久, 小秋说: “刚上初一时, 有一个初三的男生, 叫高书仁, 他长得有点像三浦友和, 总共没见过几次, 每次见他就莫名其妙地脸红, 后来他上学走了, 再也没见过面。” 

    “那有没有想他? 

    “好象没有, 除了奶奶, 我谁都不怎么想。" 

     "那你想见黄班长吗?" 

     "黄吉广? 刚才你们观天象的时候, 我突然想起他受伤的眼神有些难过。" 

     "你在意他?" 

     "换成班上任何一个男生, 我都不想让他伤心。" 

     "有多么在意呢?" 

     "应该不怎么在意, 有你和青松陪我, 这个夏天很快就过去了。" 话还没说完, 她就睡着了。 

    很奇怪梦到了黄吉广, 他的目光还是那样执着急切的, 说着什么, 小秋想走过去听清楚, 可中间有一条汹涌澎湃的大河无法跨越,小秋打手势表示听不见, 而黄吉广微笑着凝望过来。

听那潺潺的溪水, 

湍流不息, 日夜兼程, 

只为表白一份真诚。 

    小河中的水突然流尽, 河床也随之消失, 黄吉广朝小秋跑过来, 而小秋有点想逃, 如果是梦, 为什么还不醒。

      两个人在相隔越来越近, 他双目中跳动的火苗依稀可见, 他没有说话, 试探地伸出双手, 慢慢地试探着把手伸过来, 小秋犹豫着该不该把手给他。 

    没决定之前, 她默默地后退, 坚定地摇头, 还好没有碰到她手的时候, 他们之间出现了无数艳丽的花朵, 小秋看不清对方的脸, 他好像是说: "我非常开心见到你。" 

    小秋鼓起勇气说: "我希望你开心, 但我无法答应你什么。 对不起。我不可以谈恋爱, 学校有规定。 

    他说: "我们不会违反学校纪律, 学校不会开除我们的。 

    她说: "不可以, 学校是读书的圣殿, 不容半点亵渎。" 

    他问: "我好开心见到你。" 

    她说: "不过我们只能做同学。" 

    花朵消失了,他的声音突然消失了, 小秋鼾睡到天亮。 

    小秋仍然像以前一样欢快地在村子里找同龄的姑娘们去玩, 一个月过去, 通知书来了。青松兄妹被县一中录取,白秀秀和玲玲也被一中录取。 

    小秋心里猜想黄吉广也被一中录取, 后来又做过相似的梦, 小河中水流湍急, 河水却从不消失, 两人默默地隔河相望,直到对面的人化作薄雾慢慢的消失。 

    小秋和玲玲去清中拿毕业证, 在校长办公室看到了黄吉广, 他正眉飞色舞地说着什么, 见小秋进来一丝忧愁顿时笼罩着他, 小秋迎着他的目光抱歉地微微一笑, 黄吉广怔住了。 幸好校长打破僵局:" 看咱们的女状元来了。" 

    "谢谢校长。" 小秋说, 她站到一张世界地图前面, 短发衬托着她白皙的娃娃脸, 一下子变成了众人的焦点。 

   "以后常回来看母校, 给新生介绍学习经验。" 

    一个月后, 秦铁丁开着辆拖拉机把一双儿女送到县城去上高中。

分类: 
连接到论坛: 
Drupal theme by pixeljets.com D7 ver.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