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你在这里

万水千山皆过客(十三)

 聚散两依依 

       还有六个月零一个星期就要高考了,书仁几乎每天下晚自习后都到十六班前停半分钟,从第一个窗子往里面行注目礼,小秋一读起书来就浑然忘我,物理解析大全,化学实验答疑,微型小说,还有<<聚散两依依>>,第二本琼瑶的小说, 小婶婶贺盼云和高寒曲折的爱情故事非常感人, 钟可惠装作失意骗过他们两个人, 小秋发现自己完全无法恨可惠, 她曾经是一个天真烂漫的女孩子, 小秋相信她内心深处有善的一面, 相信她只是一时气急了才做了损人不利己的事情。晚自习结束后,在职日生挥动笤帚前抓紧时间读几分钟,小梅耐心地等她, 催她,最后自己先走, 临走前没忘记把件外套盖到小秋头上。小秋在尘土飞扬中入定似的,直到熄灯警告才惶然警觉,收拾好书本,匆忙离开教室,书仁在黑暗中遥遥看着小秋匆匆远去的身影,她的身影单薄却又坚定,在夜色中渐行渐远,而他一动不动,泥雕木塑般。夜空中繁星闪烁,象他关切的目光,而她的心中关心的是故事的结局或者那道尚未有答案的化学竞赛题,完全没有注意到周围的一切,全靠本能深一脚浅一脚地走回女生宿舍。 

       青松说谁说小秋胆子大我都不相信, 她是不知者无畏。 

       期末考试到了,小秋是班上学习最刻苦的一个,她似乎只为读书而读书,晓梅说:假如全校有一个人可以获得免试资格,非小秋莫属,她不为考试成绩,只是想看看自己的实力是否可以把老师讲授的知识丝毫不差地掌握。 

       最后一天考物理,班主任说出的题目偏难。有的同学很沮丧,  小秋和青松都很高兴, 觉得考试题出得不错。兄妹俩等秦铁丁来接他们,突然记起暖壶放在教室,兄妹俩并肩往十六班教室走去,迎面走来书仁和崔老师,小秋的心中异常激动,她忙走过去打招呼:崔老师好。 

       崔老师的眼中蓄满了泪水,她拉住小秋的手,紧紧地握着,久久不肯松开,崔老师说:小秋长高好多,更漂亮了。你学习那么好, 我真为你父母高兴. 多好的孩子啊.” 

       小秋眼中含泪, 看着慈爱的老师, 完全忘记了书仁. 

       青松主动提出带崔老师去校门口去等秦铁丁,书仁和小秋去拿水壶。 

       书仁走在小秋旁边,对面走过来的同学无一不行注目礼,小秋一如既往地微笑着听书仁说他寒假以及下学期的学习计划。拿到水壶往回走,淡绿色的水壶衬着红色䘦子大衣在穿梭的人流中十分醒目,书仁不离小秋左右,由于没水,水壶很轻,不小心晃了一下,壶盖掉到地上,顺着略微有点斜坡的青砖路滚下去,小秋分开众人去追壶盖,有人帮忙捡起并递过去,小秋忙接过壶盖儿, 忙道谢,那人高高大大的,他看上去不苟言笑,冷峻的脸上一双浓眉似乎象极了某个熟悉的人,却一时想不起是谁,那个大男孩并不急着要走,冲着小秋身后说:你们认识? 

       说话的声音和书仁简直一模一样,而书仁这时已走过来:小秋,书义。 

       小秋一手提壶,一手拿着白色的壶盖,仰头迅速地打量了一下高书义,他比书仁高一些,也略显结实,书仁爱笑,而书义似乎有点儿严肃,还好他们俩不是长相等同的双胞胎。书义见书仁看小秋的目光充满怜惜,而小秋神情坦然,淡如轻风朗月,他叹了口气,一时猜不出这两个人之间有什么故事。站到书仁外侧一起往校门走去。小秋恬静含笑的目光不时仰望着书仁的脸,默默地听书仁继续讲斯巴达克斯。书义终于看出了小秋对书仁的崇拜,路边有个水笼头,小秋把水壶递给书仁,自己去洗盖子,书义轻声对书仁说:你女朋友好清秀。 

       书仁把食指竖在唇边示意他别说:严重错误,第一千万,万千别把女朋友和小秋联系到一起,第二她不喜欢别人评论长相。 

       书义好奇得要命,小秋回来了,甩甩壶盖上的水,递给书仁,双手搓着送到嘴边吹气。先把暖壶盖子盖上,小秋把水壶接过来,无意中碰到了书仁的手,他温暖的大手碰到了小秋冰冷的手指,本能地握住了她冰冷的小手,她虽然并不觉得突然, 也不生气, 不过担心被老师看到, 迅速挣开,若无其事地往前走。她转头去看书仁,  迎着他的目光坚定地摇摇头。 

       那天是腊月二十三,他们第一次非正式握手,数年后小秋告诉诉女儿,假如一切都未卜先知,她会任他温暖的大手握着。数年后,书义说他看到了小秋的每个小动作, 她一直都那么自然, 从容, 而书仁受伤的眼神令人心痛。

       太阳暖洋洋地普照着北国冰封的大地和匆匆来去的学子们,房前屋后的积雪随处可见,放寒假了,平日里昔时如金的同学们,此时迫不急待地收拾东西准备回家和父母共度新春佳节。 

       秦铁丁正在东张西望,见青松和崔老师过来忙问:小秋呢? 

       青松解释说: “她去教室拿水壶。”  

       介绍崔老师给秦铁丁,秦铁丁听小秋说起过,他个人尊师重教,更何况崔老师教英语,他感谢崔老师对小秋的教悔,崔老师夸小秋天姿聪慧。说话间看到女儿和两个帅气的男孩子一起走过来,见她身旁的男孩子走路的样子,他微微摇了摇头,随即又点了点头。他多年和母亲相依为命,随着母亲也信佛,相信命运对人的安排。小秋从小样样出色,作为家长,他试图严加管教一双儿女,可母亲不愿意,他教训孩子,老人动不动就以死相逼,一来二去,他基本上不怎么管教孩子们,索性做老好人,哄得老人孩子都高兴,小秋和青松不但没有势宠而娇,反而养成了独立思考和选择的能力。 

       秦铁丁再仔细打量这对出色的高家兄弟,然后把行李放到拖拉机上,他先开拖拉机带青松走,小秋,玲玲,秀秀一起坐公交车回家。 

       崔老师把小秋叫到一边,目光中有无尽的疼爱和关切, 小心地询问:书仁他有没有向你表白过? 

       小秋坦城地看着依然美丽年轻的崔老师:没有,从来没有。 

       她不知道怎么说合适。小秋非常喜欢崔老师,认识书仁之后对她倍感亲切:我知道您很关心我,我和书仁的来往很默契。 

       崔老师握着小秋的双手:你是个多么懂事的好孩子,书仁大你几岁,他马上要毕业了,你是怎么想的? 

       她说得很慢,一边观察着小秋的表情。 

       没想太多,小秋说:大概书仁去哪儿,我去哪儿,如果不去一个学校,至少可以到同一个城市。 

       崔老师说:以你的学习成绩,这倒不难。书仁可以去你们家见见你们家的人吗? 

       小秋说:应该可以吧, 我们家的人都很随合,而且他们都特别疼我,宠着我,书仁想到我家吗? 

       他没说,不经你许可,我不会让他去的,怕他会给你添麻烦。 

       我提前跟家里人说一声,如果他想来就来好啦。 

       见小秋说得如此轻松,崔老师半信半疑。 

       书仁站到小秋面前,微笑不语,小秋仰着头笑盈盈地凝望着他,时空凝结,周围的人似乎都消失了,他们悬浮在太空中与日月星辰同在,海洋象一面镜子,映着他们纯真的笑脸,一切的言语显得多余,一个眼神对方便心领神会。瞬间一切又各就各位,现实中的喧嚣声提醒他们身在何方。 

       小秋半戏谑地问:有话要问我吗? 

       书仁问:你到我们家来玩好吗?你还没见过我爸爸。 

       小秋说:我和奶奶商量一下再说。去也是和青松一起去. 你明天打电话给我再说定.”

分类: 
连接到论坛: 

评论

海云的头像
 #

两兄弟爱上同一个女孩?

 
若谷幽兰1的头像
 #

书义喜欢小秋,但并没有爱上弟弟的女朋友。

 
Drupal theme by pixeljets.com D7 ver.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