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你在这里

死亡谷回来忆三毛

     早年读三毛的故事, 羡慕她的潇洒, 说嫁就嫁, 说走就走, 切不说白手起家的艰辛, 那份以苦为乐, 化简单为浪漫的心境让我着迷 

   她说自己有一颗宽阔的心, 心里装得下世界上的每一个人, 我喜欢她的宽厚, 纯真, 自然. 总觉得从她的文字到照片都透着灵气 

       有人说人生多疾苦, 活着需要勇气, 而选择死亡又何尝不需要勇气, 虽然死亡对她可能意味着尘世苦海的彼岸,  但死亡后要面临的毕竟是一个完全陌生的世界, 她为了和荷西在另一个世界相遇, 哪怕有一线希望也决心一试, 那份痴情和心中的急切超乎寻常, 非常人能够理解 

      自从读了她的故事, 就假想自己有朝一日, 到世界各地去游历, <<万水千山走遍>>, <<撒哈拉的故事>>读了一遍又一遍, 梦想着自己去撒哈拉沙漠里去流浪,  那时候刚大学毕业, 爱做白日梦, 我相信自己的胆量, 但是不确信能扛得动需要的行囊 

九六年出差去新疆, 从北京到乌鲁木齐的火车七十二个小时, 路上看到车窗外的戈壁, 突然觉得和沙漠已经非常接近, 不禁哼起了<<橄榄树>> “不要问我从哪里来, 我的家乡在远方…, 为什么流浪…”, 列车从长满骆驼刺的戈壁行至沙漠地带, 可惜过沙漠时天色已晚, 天亮时, 却又进入了戈壁,竟然与沙漠无缘.  二十年来, 那份遗憾尤在. 

     今年春假从大峡谷去加洲的路上, 有几个小时的时间去死亡谷, 问一位前年去过的朋友怎么玩最有效, 朋友说:”我们玩了两天, 感觉很紧张, 如果只有两三个小时, 就沿路玩玩吧.” 可我喜欢走, 紧张的话就少去几个地方吧. 当然老公想多看几个景点. 

走近红山脚下那片金黄色的沙漠, 虽然远不及一望无际的撒哈拉来的震撼, 却足以让我想起了三毛和她的荷西, 午后的阳光暖融融地撒在沙丘上, 柔和的线条让人心醉, 游人们欣喜若狂地相互拍照, 老公似乎明白我马上就要到沙中跋涉, 没走几步,  就给我照了张照片留念, 然后自己去追孩子们, 而我深一脚浅一脚向沙漠深处跑去. 只听有人说: “别走得太远, 没时间, 后面还要去马赛克谷和艺术家的调色板.” 我的脑海中浮现的是三毛的诗:如果有来生,要做一棵树,站成永恒,没有悲欢的姿势。一半在土里安详,一半在风里飞扬,一半洒落阴凉,一半沐浴阳光,非常沉默非常骄傲,从不依靠从不寻找。 

义无反顾地往沙漠深处跑去, 只有一两迈, 多么希望可以走到尽头, 多一些时间踏着三毛的足迹回味她在沙漠中的奇遇,  每想你一次, 天上飘落一粒沙, 从此形成撒哈拉”, 无数的思念, 浓浓的爱恋令人为之动容. 正费力爬上去的沙丘顶有一对年轻人正在拍照, 我回头看到自己的脚印在风中已渐模糊, 远处老公和两个孩子显得好小, 他向我挥挥手, 又招招手. 我向他们挥挥手. 转过身接着往前跑. 

   与其说是在跑, 不如说我自我感觉良好, 在厚厚的细沙上跑得起来才怪, 我只不过是尽己所能, 争分夺秒多走几步罢了, 右边的沙漠视野好开阔, 而前面千米之外有一人独坐沙堆上仰望着蓝天白云,那份惬意让人羡慕, 多么希望那就是我. 回头见自己还没走过一半, 老公也慢步过了两个沙丘, 见我回头忙招手, 小儿们一个东一个西, 儿子找了个合适的沙坡翻起了跟头. 莫名的情愫涌起, 心中满满的都是感动, 我的思绪回到现实,脚步也停了下来. 转身, 回头向家人跑去, 每到一个沙丘的顶上, 稍做停留, 极目四顾, 希望把更多的记忆存进脑海

听到自己说: “请不要催我, 如果在这个沙漠里呆不够, 就只好去非洲的撒哈拉了.” 老公笑眯眯地瞄了我一眼, 忙着给孩子们拍照, 儿子飞身从沙堆上, 头冲下跳了下去. 

去马塞克峡谷的路最后一段颠簸得很, 好不容易到了停车场, 却发现一来一回有四迈, 匆匆进谷, 里面的岩石有的乳白色, 有的炭黑色, 镶接得天衣无缝, 由于惦记着去艺术家调色板, 走了半迈就不得不提早返回. 

回来路上, 经过那个远处望去小的可怜却无缘走完的撒哈拉”,  再次念三毛:  

   恋荷西, 念荷西, 何堪独步人生路, 隔世两相思 

       寒风凄, 冷雨凄, 多情无需空余恨, 舍身酬知己

 

分类: 
连接到论坛: 
活动日期: 
星期三, 四月 6, 2016 - 10:00

评论

Amoy的头像
 #

三毛深深影响了我们那代人。每个人心中都有一个三毛的撒哈拉故事。

 
若谷幽兰1的头像
 #

深有同感

 
海云的头像
 #

三毛笔下的三毛与现实中的陈平(三毛的真名)其实是有蛮大的距离的。读者们也是把作家的爱情按照自己的心愿理想化了。三毛与荷西有过第三者,三毛的死与其说是为情而亡,不如说是抑郁症的恶果。唉!

 
若谷幽兰1的头像
 #

“读者们也是把作家的爱情按照自己的心愿理想化了” 同意。大学时和朋友们多次讨论过,假如荷西健在与三毛百年和好,假如她能在大西北重坠爱河,假如她可以不那么真实,加入她可以对自己撒个小谎,她的抑郁症是否会伴她一生不声不响,人生没有回头路,没有假如,只有好好面对。

 
感恩2014的头像
 #

喜欢你的照片!你的心好年轻啊。死亡谷离大峡谷远吗?

 
若谷幽兰1的头像
 #

5-6个小时,我们早八点从大峡谷南面的flagstaff 到死亡谷时,两点半,中间有加油和吃午饭

 
百草园的头像
 #

呵呵,我也刚去死亡谷,也是在那里想到了三毛。大漠绝对震撼人心。

 
若谷幽兰1的头像
 #

好巧。我去那里是为了三毛,为了我心中的撒哈拉。

 
Drupal theme by pixeljets.com D7 ver.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