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你在这里

万水千山皆过客(三十二)

红叶

    金秋十月,二人去密西西比河去看红叶, 去时好好的, 回来路上小秋有些头晕, 还有点儿想吐。回到家晚饭也没吃就睡了, 第二天早晨还是胃不舒服 。书仁很体贴 ,又量体温 ,又煮粥。 小秋勉强喝了一碗皮蛋瘦肉粥, 书仁建议第二天一大早就打电话约好去看医生。 他关切地问:”你本来身体好好的, 这到底怎么啦? 昨天中午就吃了个汉堡, 该不会有什么不干净吧?” 他托着腮看着盯着窗外的小秋,  一会儿, 她回卧室休息,书仁坐在床边的地毯上看着她发愁。

    “老公好帅, 不要皱眉头。 除了没力气, 有些恶心, 没别的症状。心情也不错。 不要替我操心了”。 她抚摸着书仁眉头, 指尖画过他的眉毛, 他的额头上因过度专注凝视而隆起浅浅的皱纹。

    书仁说: “太太平时风情万种, 现在成了病西施, 想吃面吗? 中午我可以做手擀面给你吃?

    小秋说: “要是平时,我肯定想吃, 可现在我完全没有食欲。”

   “寿司?”

   “好吧,大不了,你吃着,我看着。”

怀孕

    公寓对面也住了一家中国人,姓刘, 一对年轻夫妇都是访问学者, 有个刚会走路的儿子。 爷爷奶奶来探亲帮忙带孩子,  他们推着童车正要上电梯, 见小秋和书仁两个人走出来, 忙打招呼:”吃晚饭了吗?”

    “还没呢,”书仁说: “你们这是回家吃饭去?”

    “吃过了,忘了给诺诺带尿布,爷爷回家拿尿布,诺诺要跟着爷爷,索性都上去一趟。”奶奶见小秋脸色不大好, :”感冒啦?

   “应该没有,不过食欲不好,从昨晚到现在基本没吃东西,恶心,有点想吐。昨天去了密西西比河看红叶,回来时晕车,都一天了还云里雾里的。”

    奶奶说:”你是不是怀孕了?

    两个年轻人你看我, 我看你:”不知道,应该不会吧,不过谢谢您提醒,我们先去吃饭,然后再说。”

    奶奶说:”注意休息,  如果真的怀孕了, 一定要小心, 尽早和医生联系, 对了, 可以问问我家媳妇有什么要注意的。”

    看着祖孙三人进了电梯,书仁说:”还是先去沃尔马买个测孕棒,如果真的怀孕,就别吃生鱼片了。”

    11美元买了两个,到卫生间一测,下面的一条线瞬间变成了动人的紫色,挥着测孕棒出来,不用问,眼中的泪水,激动的表情已经说明了一切,两个人忘却身在何处,紧紧的拥抱在一起,书仁抱着小秋转了一圈。 有个推着满满一购物车食品,日用品的美国女士微笑着看着他们,她头发银灰,面色慈祥,小秋解释说:”刚知道自己怀孕了。” 那人先道喜,然后问:”第一个?”  两个人忙点头。那人说:”我有五个孩子,三个女儿,两个儿子,现在有13 个孙子孙女”。小秋和书仁惊讶的张大了嘴巴。 ”多棒啊!” 两个人异口同声地说。

    去吃日餐,但不再吃生鱼片,只吃牛肉面汤,烤三文鱼,炸海虹。回到家书仁扫地,小秋左手扶着小腹,孕味十足。右手拿着个平时不怎么爱吃的大苹果,慢慢地啃,母爱在悄悄地滋长。

    他问:”还想吐吗?”

    “顾不了那么多了,眼下吃最重要,不吐最好,如果吐,更需要多吃。”

    书仁在厨房里的时间更多了,今天炖鸡汤,明天炖鱼汤,馒头包子都自己做,担心餐馆里的菜味精多, 也不常去中餐馆了。两个人给双方父母一讲,奶奶高兴得合不拢嘴,要不是最近身体不大好,说什么也要再过来瞧瞧,她说:”还是小秋和书仁懂事, 工作一定就要孩子, 青松和秀秀都三十好几了也不说要孩子。” 秦铁丁说:”甭为他们操心, 他们前几年在日本, 现在刚到加拿大, 估计安顿下来就该要孩子了, 再不要就要晚了。” 崔老师和高工立马开始办理退休手续,以便能尽快过来照顾小秋。

男孩儿

    怀孕十四周,去照超生波,书仁临时有会,小秋看到孩子的头和身体,感动得掉下眼泪。 医生告诉小秋:”婴儿很健康,是个男孩儿”。小秋独自开车回办公室,心中的喜悦是平和的,当书仁开完会打电话来询问时,她的脸颊却挂满泪水,生一个书仁和小秋的孩子, 这不再是梦。

    书仁刚大学毕业时 , 虽然可以留校, 但由于没有小秋的消息,他不想在北方多呆,想去深圳吧,又怕书义照顾自己太多而没有独立闯荡的机会,好朋友向国华正准备出国,书仁英语一向不错,没多想跟着考了托福和GRE,申请学校也挺顺利,三月份寄出三份申请,5月份录取通知书来了,是西雅图的华盛顿大学,当天晚上,他做了一个梦,梦里他陪两个孩子在公园里玩,小男孩虎头虎脑,陀螺似地转个不停,似乎有用不完的力气,小小年纪已经知道爱护妹妹,小女孩非常可爱,她跌跌撞撞走过来叫书仁爸爸,拉着书仁的手往不远处的长凳走过去,小秋朝着父女俩走过来:”宝贝,慢点走。” 孩子嗲嗲地叫着:”妈妈,妈妈。” 书仁醒了,心跳的厉害,天还没亮,室友的鼾声提醒书仁做梦了,为什么会做这样的梦, 而小秋在哪里,他竟然不知道。习惯了默默地思念,不觉中却已泪流满面。那时候从来不敢想将来的生活是什么样子,不知道有小秋陪伴的未来有几分可能,后来又做过类似的梦,甜甜的苦楚无人能懂。

    电话那端,书仁也有些哽咽,自打小秋怀孕,他时常想起那些梦,曾在他尽乎绝望时给了他某种安慰的梦,猜测着孩子的性别,当得知是个男孩时,心情更加不平静了,他把话筒贴在脸上半分钟不语, “我以前做过几次类似的梦, 梦里有两个孩子, 一男一女, 他们管我叫我爸爸, 叫你妈妈, 难不成真的梦想成真了? “ 小秋说: “我们会有那么运气吗?  先把这个宝贝生下来再说.” 书仁体贴地问: “晚饭吃什么?我做。”

    “韭菜饺子,你擀皮,我包。”

    “然后去看电影。你早晨提过的<<廊桥遗梦>>?

    “就这么定了。”

丐帮

回家路上,车堵得厉害,一个福特家用卡车撞了一辆丰田佳美,卡车看不出有什么不妥,而佳美的后备厢完全瘪了,车上的人们都站在路边上,路过的车辆都在观望,都着急回家的结果是谁也走不快。街口有个无家可归的人抱着个牌子:需要钱买吃的,上帝保佑你。小秋给了五美元,虽然听人说这些人是有组织的,有些象金庸小说中的丐帮,收的钱归组织,由帮中管事的人分配,拿到手后,往往不去买吃的,而是买酒或者海路因。可是想到毕竟他们也需要吃的,更何况颇有一部分的无家可归者身体状况不好或有精神问题。小秋几乎每次都翻找零钱给讨钱的人。现在快要当妈妈了,心中满满的爱意不仅给自己的宝贝,也毫不吝啬地关爱每一个需要帮助的人。 半个小时的车路,开了一个小时,上楼时碰到刘家爷爷奶奶,他们说书仁已经回来一会儿了。小秋到家时书仁已经准备好饺子馅儿,面也活好了,正要擀皮,手上粘着面粉,迎到门口抱住小秋转了个圈:”孩子他妈辛苦啦。”回吻了老公一下,小秋说:”孩子他爸辛苦啦。”。两个人傻傻地笑着, 眼泪都出来了。 小秋包饺子,书仁慢不经心地说公司明年要搬迁,总部迁到牙买加的金斯顿,有的同事可以在家上班,不用搬,有一些人会辞职另找工作,老板是个西班牙人,但出生在牙买加,在芝加哥大学念过工商管理,他个人主动要去金斯顿发展,并鼓励书仁同去,他说那里比起日趋成熟的美国市场更有前途,书仁告诉老板他自己不能决定,必须和太太商量。窗外的寒风一阵紧似一阵地吹打着窗棱,小秋下意识地抚摸着肚子,似乎在征求孩子的意见。一向稳重的她,找出计算机,马上上网查金斯顿的治安,经济和教育情况。俗话说:一方水土一方人。 两个相爱的人只要在起,走到哪里都有家的温暖和安全感,看到照片上风光琦旎的加勒比海,左手抚摸着小腹,右手食指一圈一圈地涂着玻璃窗上的哈气,幻想着自己的孩子在碧波荡漾,秀丽如画的海滨长大,刚才因为不久要面对搬迁而产生的不安已被对未来的向往冲淡了。

分类: 
连接到论坛: 

评论

感恩2014的头像
 #

你真行, 说别人的故事也能有这么多细节!

 
Drupal theme by pixeljets.com D7 ver.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