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你在这里

万水千山皆过客(三十四)

雪儿

一个星期后,雪儿出生在凌晨两点钟,外面积雪老厚,孙泽出去给吃了一天冰块的征涛去买了一包蜜汁橄榄,小秋说孙泽一向周到,应该提前准备好太太爱吃的零食,而征涛说自己以前不特别喜欢吃蜜汁橄榄,而且多少年没吃过,这天生完宝贝,奶水还没下来,突发奇想想吃蜜汁橄榄,一袋有一斤左右,不一会儿全部吃光,何杨说她坐月子时一顿饭可以吃半只烤鸭,这一提可好,征涛也想吃烤鸭,难受得一晚上没睡好,第二天孙泽独自跑了两个中国店,两个美国店,买了只满意的鸭子,说是要给太太做烤鸭,第三天征涛带着雪儿回家,中午有书仁炖的鱼汤,晚饭有孙泽烤的鸭子, 一向心高气傲的征涛吃了半只鸭子后, 打了不下十个电话告诉朋友们孙泽烤的鸭子和全聚德有一比。小秋和书仁自然也有机会饱口福。雪儿在大雪之夜出生,名如其人,肌肤如雪,小脸儿白里透红,小秋一天到晚往人家跑几趟,可征涛总说她抱孩子姿势不对,急得小秋早晚拿枕头练习,白天抱着雪儿让征涛检验, 直到雪儿会笑了才过关。 小秋一抱雪儿,她就对着小秋笑,小胖手放到嘴巴里嘬得叭叭响,皂白分明的大眼睛盯着小秋,看得小秋好心动。周一早晨上班路上,收音机里诙谐的节目主持人说:”统计数字表明生男孩的妈妈平均减寿十年。” 小秋觉得好笑,希望自己的儿子也有雪儿一样迷人的婴儿肥。

征涛说: “如果爸爸们没意见, 可以给雪儿和小秋腹中即将出世的儿子指腹为婚。” 孙泽说:”别指, 这是一个自由的国度, 我们雪儿和小秋肚子里的小王子都应该有自由选择自己的爱侣。” 征涛说:”什么爱驴, 你一个理工男也学他们那些文科生, 真别扭。”

小秋每个周末都帮忙带雪儿。春天来了,雪儿盯着盛开的鲜花眯眯笑,小秋摘一片猴脸花给雪儿,她把花瓣下攥在手中,再摊开手掌看了又看,瞅了又瞅,把小手往嘴里送,第一次小拳头打到鼻子上,似乎吓到了,眼睛眨了眨,想哭的样子,马上振作精神再次把小手往嘴里送,这次递到嘴角,小嘴巴咧了一下,往左挪挪小手,吮吸了几口手背,转了转拳头,看似想把花瓣送到嘴里,可试了好久,还是只吸到手背,最后有点着急,委屈地想哭,左手过来帮忙,拽住右手往嘴里送,最后把左手的大拇指塞到嘴巴里吸得好陶醉,不一会儿忘记了那个花瓣,再过一会儿睡着了,小秋好像一直没眨眼,着迷地看着雪儿,看到孩子睡着了,才想起要上厕所,回房间轻轻放下雪儿,去上厕所。 楼上传来争吵声,那对从甘肃来的夫妻又吵架了,他们结婚好几年,没有孩子,老公的声音小,半天说一句,太太嗓门大,最后嚷了一句, 夺门而出,门”咣”的一声关上,恢复了平静。

最幸福的人

征涛按门铃时,小秋睡得正香,书仁在做寿司,不能吃生鱼片,就用烤鳗鱼,熟蟹肉,蔬菜的也不错,牛油果,黄瓜,胡萝卜,香菜,酱萝卜,小秋爱吃什么他就放什么。征涛送了一条烤鱼过来,小秋一见睡意全无,一口气把一条鱼吃掉大半,雪儿不醒,征涛抱上熟睡的雪儿走了,征涛也喜欢吃寿司,书仁准备了一大盘给她。太阳下山了,成群的鸟儿在电线杆上叽叽喳喳地叫着,晚霞染红了天际,吃完晚饭, 书仁和小秋去湖边散步,阵阵花香沁人心脾,有人匆匆而过,有人手举着像机拍照,一对年轻人推着婴儿车不急不慢地走着,一对老人迎面过来,白发苍苍的夫人推着坐在轮椅上的先生,老人廋骨嶙峋的双手放在膝盖上,他们微笑着打招呼,一个身材高挑的金发女郎在暮色中跑过,俏丽的短在晚风中飞扬,刘家爷爷奶奶守着推着童车转圈圈的小孙子喜笑颜开。一驾正在起飞的飞机无声地升上云霄,小秋左手抚摸着圆圆的肚子,右手握着老公的手,心中的幸福写在脸上。特别想吃妈妈做的凉粉,蒜泥拌的,凡是她想吃的,老公都去学做,而每每味道都不错,小秋一直挺感激,书仁说只要太太喜欢吃他做的菜,他就是天下最幸福的男人。

书仁的右手揽着太太的腰, 左手拉着她的手, 充满爱怜地看着小秋圆鼓鼓的肚子, 听她说:”就按你说的, 孩子叫查里, 他是我们的小王子, 不过我们可不要象<<小王子>>中那些大人一样, 让孩子觉得大人都自以为是, 我们要给孩子自由, 不让他感到寂寞, 我要对他特别有耐心, 光有爱还不够, 我必需细心, 奶奶说我得学会当妈妈, 好感激小雪儿, 她让我提前练习当妈妈, 你看我已经合格了吗?”书仁握握太太的手以示鼓励:”慢慢来, 要有信心, 我们一起努力。育儿的书读两本就行了, 读多了不一定有什么大用处。你的育儿书中英文加起来十多本, 别再买了。”

小秋突然说:”明天去买奶粉, 万一奶水不够怎么办。”今天她说了不下十个万一, 书仁说:”不用等到明天, 一会儿你上楼, 我直接去买奶粉, 买好了再回家, 这样你放心了吧。”

望着西下的落日, 想到儿时的傍晚在外面玩耍, 奶奶煮好晚饭叫自己和青松回家吃饭, 仿佛是不久前的事, 出国到底是为了什么? 她最近经常问自己。由于有时差, 想打电话都得算好时间。电话打通了, 奶奶接的, 她们正在准备午饭:”你们吃饭了吗? 没事儿就躺着休息, 等孩子出生了, 你想休息就不由得你啦, 下个月我们就过去, 需要买什么快告诉我们。”

小秋只想听奶奶说话的声音, 说什么都不重要, “你困了就去睡吧, 别累着。” 奶奶嘱咐她。

梦幻人生

暮色沉沉, 一轮新月升上树梢, 书仁回来时小秋已经睡着了。她梦到了青松, 奶奶, 爸爸和妈妈。青松拉着妹妹的手, 上下打量, 调侃说:

少时也有凌云志,

长大这般没出息。

何苦迷茫留异国,

不如抽身回家去。

他的脸不一会儿被书仁的脸取代:

青松医术多精通,

颇具扁鹊黄帝风。

童心未泯勿多怪,

洒脱不羁好长兄。

小秋觉得自己的声音最陌生:

生为起点死为终,

梦幻胡言众苍生。

功名利禄浮云散,

谁以成败轮英雄。

苦短区区数十载,

活在当下最圣明。

和小时候一样, 大家说说笑笑, 秀秀说:”报告大家两个消息, 你们想先听好消息, 还是坏消息?

青松说:”自从怀了孕, 她就变得婆婆妈妈的, 和别的女人一样。”

小秋拉住秀秀:”别听哥哥的, 先说坏消息, 说完就只剩好消息了。”

秀秀说:”我退学了, 博士梦破灭, 我爸是最难过的一个, 他有个条件, 等孩子大了, 我得把学位念完。”

说着眼圈有点红, 小秋过去抱抱她。

“好消息, 我要给你们秦家生个男孩, 中文名字青松早就选好了, 叫秦良庸, 青松是武侠迷, 儿子名字好取。”

秦家三个老人非常高兴, 都说秀秀有旺夫相…

小秋和青松相视而笑, 笑着醒来, 发现房间里漆黑, 想必书仁怕吵醒太太到另一个房间去睡了。 胎儿在动, 小秋轻轻地摸着那块硬硬的肚皮, 小家伙在动,母爱悄然滋长, 她默默地祷吿, 祝福小宝宝聪明健康。

分类: 
连接到论坛: 
Drupal theme by pixeljets.com D7 ver.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