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你在这里

万水千山皆过客(三十六)

生男生女

    崔老师一直盼着生个漂亮的孙女,她一直说教书三十多年,小秋是最聪慧最可爱的女孩子,她不敢奢望但一直梦想着有个和小秋一样可爱的孙女。

姚丽有一次跟小秋说:”也就是秀秀心宽,从雨生出生后就一直盼着生女孩儿,这半排小子先后出世,她现在也没脾气,不过这一两年不要的话,再要只好收养了。”

小秋搂着妈妈的肩膀说:”您就没我奶奶爱那哥儿四个,秀秀就算生一个排的小子,奶奶也毫无怨言。”

姚丽抚摸着小秋齐腰的长发: “你呢?还要吗? 如果想要女孩子,可以回国照B超。。。” 

小秋忙打断她:“您越说越没谱,打哪儿学的,千万不要说是我婆婆教唆的。”

上午去机场送走了奶奶,爸爸和妈妈,以前每次分离都泪洒当场,这次很意外,大家风轻云淡地挥手告别,连奶奶都没流泪。迪克回家的路上说:”我们都长大了,谁也没哭”。小秋头戴花环,光脚踩着软软细细的白沙,上前从书仁身边拿过相机,后退几步,满怀深情地双手举起相机给老公照相,书仁的两鬓已经有白发滋生,头发也稀了不少,而她自己也开始有白头发,不变的是他们目光中的怜爱如初,那份款款深情从来不曾改变过。

    在北国长大,书仁说他喜欢四季分明的天气,小秋问:”好多老人都去热带,亚热带养老,难不成你想老了再去芝加哥,北京什么的去历历风雪,没看出来我嫁了个勇士。”

    书仁风趣的说:”我还以为太太是个耐心极佳的人,请听我把话说完,我更喜欢四季如夏的加勒比海。”

 

古馨

    和往年一样,有游人上前来指着小秋的花环问:”从那里买的?

    得知是书仁编的,连夸书仁手巧有创意,夸小秋好运气。

    一个中国女孩子上前来打招呼,知道书仁和小秋就住在这如诗如画的海边,老公给太太经常编花环时感动不已,并说:”你们长得好像三浦友和与三口百惠,我回头一定要告诉我的朋友们,远在牙买加的海边住着你们这么浪漫的一对。”

    见她话语真诚又不急着走,还有这个女孩子长得有一点象玲玲。小秋站起身,拍拍身上的细沙:”你有空的话可以到我家稍坐, 我煮茶给你喝。”

    她是古馨,金融学院毕业,在加州念完MBA,工作之前先出来到向往已久的加勒比海玩一周,隔着浓郁的茶香,小秋像是诉说着别人的经历:”我和现在的老公十一岁相识,十四岁恋爱,二十二岁阴差阳错却嫁给了青梅竹马子晟,两年后发现性情不和,我虽然从来不是个感情强烈的人,内心深处却一直爱得是书仁,子晟人不错,协议离婚后,仍然是朋友,他去了澳洲,生意做得非常好。两年后我有幸又见到书仁,同年和他结婚,两年后生下大儿子,并从芝加哥搬到金斯顿。子晟几年前带着太太和两个儿子来过, 查理和迪克特别喜欢他们。”

没有注意古馨什么时候已泪流满面,小秋忙拿面巾纸。”对不起, 你们的故事太让人感动了,不蛮你说,我在北京念研究生时认识了一个在外企做事的小庄,恋爱两年,他们家不知道为什么一直不喜欢我,好像是闲我是天津人, 他母亲对天津女孩有偏见, 认为天津女孩好吃懒做。小庄坚持和我好,结婚后公婆对我从来不当家人对待,我百般努力,逢年过节都给他们买千元以上的衣服,或家用电器,可他们总是说我这不好那不对,小庄一开始根本就不往心里去,可时间久了,开始不耐烦,偶尔对我莫名其妙地发脾气,过后会道歉,而我总是原谅他。”

她喝了口茶, 继续说:”两年后,他父母给了我们些资助,加上我们自己的存款买了套两居室,搬出去住, 本以为可以开始新生活,可公公脑部得了恶性肿瘤,半年后就去世了,我好心接婆婆过来住,她当着我的面不说什么,可什么家务也不做,不管我几点下班都等我做饭,小庄工作应酬多,晚饭就只有我们两个人,她对我做的饭横挑鼻子竖挑眼,我本来不是个讲究吃的人,结婚后使出浑身的解数来学做饭,甚至从小庄那里了解到婆婆喜欢吃的菜,下功夫学做,好多人都夸我做得饭好吃,小庄的姨妈有一次劝婆婆别对年轻人太苛刻,说:’古馨长相出众,学历好,人又孝顺,现在想找这样的儿媳妇得有神奇的灯笼。’ 婆婆却说:’成为一家人得靠缘分,’ 她淡淡地看了一眼在厨房里忙着炒菜的我,压低声音说: ‘天津姑娘, 最拿手的就是发牢骚,一句话说不对人家就给咱脸色看,我在这个家里一句话都不敢多说。我过去到茶, 不小心听到, 心里难过却不知道说什么好。 结婚五年还没孩子,婆婆的脸上本不多见的笑容彻底消失了,她七十岁生日当着众亲戚的面指责小庄太宠媳妇,骂儿子不孝,一把鼻涕一把泪地说早就不该娶这么一个心胸狭窄的媳妇,又不能生孩子芸芸。。。,我当场吓懵了,只是哭,什么也懒得说。其实一直没跟她说,由于一直要不上孩子,我和小庄都做了体检,结果是我没有任何问题,而问题完全在男方,小庄知道我喜欢孩子,觉得对不起我,他跟大夫保证积极配合治疗,吃药,锻炼,饮食起居完全按照医生建议的去做,每个月都去测精子的数量和质量,三个月后果然有了很大提高,医生说这个月受孕可能性很大。本想有了好消息再告诉婆婆,可让她这么一闹,小庄有点急,还好亲戚们都善意地劝婆婆,姨妈安慰我,说是婆婆因为公公的去世有轻度抑郁症。我突然止住眼泪,心里好内疚,觉得自己没有照顾好婆婆,虽然她一直不喜欢我,但这却是第一次当着众人的面数落我, 还有毕竟她是七十岁的人了,我怎么可以奢望她给我烧饭,结婚五年,我一味讨好她,却从来没有和她好好沟通,对她敬畏有余关爱不足,当晚,不顾小庄拦阻,我拉着小庄一起去婆婆房间,发现她正在收拾行李,她说不想和我们一起住以免打扰我们的二人世界。我应该很高兴不是,可是泪止不住地流,过去抓住婆婆的手不放,意外地发现婆婆的手好小,十指尖尖依然又滑又软。 本来只想跟她解释一下我们正在努力要孩子的事,现在全忘了,泪眼婆娑地给婆婆说了些肺腑之言,全是刚才自己在心里过了一遍但没打算告诉任何人甚至小庄的话,开始婆婆似乎不想听我们说什么,或者以为我是来吵架的,见我态度诚恳,面部开始放松,等我提到以后要多沟通时,她擦擦湿润的眼睛,微微一笑说:’怪不得你姨妈说你是个好孩子,我眼拙竟然一直看不出你有一颗多么善良的心,我埋怨你小气,是因为对你缺乏了解,以至于不想了解你,如果说你小气是真的,而你有很多优点比如容忍,有爱心,有耐心,坚强有能力也足以保证你是个好孩子,谁没有缺点,更何况思前想后,小气的人是我,如果你真的有错,那我的错比你多,是我这当妈的做得不好,虽然我年纪大了想改变自己不容易,但我决心改变自己,接受你,把你当亲女儿对待。’小庄吞吞吐吐地告诉婆婆一直没要上孩子的原因,婆婆惊愕之余,再度道歉说不该让我无冤受委屈,三个人从来没有觉得这么亲近过,一周后去妇科检查,我果真怀孕了,婆婆开始宠我,抱怨小庄不知道怎么照顾人,小庄每天和婆婆一样乐颠颠地照顾我,怀孕三个月我长了十多斤,清明放假,我胃口不舒服,没有象往年一样陪小庄去廊房老家去扫墓,他开车带婆婆去的,说是当天去,当天回,一大早天不亮走的,中午有警察打电话来说要我去廊房地区医院走一趟,我当时就想肯定出事了,要么小庄怎么不给我打电话,急忙找了小庄的朋友程佳,他二话没说开车送我过去,小庄当时静静地躺着,象睡着了,我傻傻地看着他紧闭的双眼,似乎不知道难过,医生解释说是头部血管受创,需要亲属决定是否需要转院做开颅手术,我这时才想起婆婆,得知她已经在车祸现场就走了,肇事的卡车司机也没抢救过来。 我立即要求转院,救护车带着小庄连同我的心一起走了,他才二十九岁,没走到北京就永远的停止了呼吸。我有程佳带着处理丧事,对当时的情景没有半点记忆。我爸妈以为我神经出了问题,因为我看到他们时没有任何表情,妈妈准备了一肚子安慰我的话根本无从说起,她觉得我根本就认不出自己的亲生父母,担心我会自杀,却不知道我什么感觉都没有,连吃睡都不知道,还好知道上厕所,进去就不出来,一遍一遍地擦厕所,搞卫生间,妈妈跟着收拾,寸步不离,她担心我傻掉不能照顾好孩子,也有好心人建议我把孩子拿掉,爸妈不知道我的想法,他们喜欢小庄这个女婿,知道我爱小庄,而小庄又是独子,决定帮我保胎,半年过去了,有一天我听到婴儿的哭声,发现自己躺在医院的产房里,眼前是泪眼汪汪的母亲,一脸的急切,忙问:’妈,怎么啦?’母亲泪流满面地微笑着,无比温和地对我说:’我们现在在产房里,你当妈妈了。’护士把一个脐带刚刚扎好的小孩子递到我面前,是个男孩,红色的皮肤,眼睛大大的看着我,他委屈地哭着,我动动他瘦瘦的小手,觉得非常心疼他,也意识到只有我才会这么疼他,因为他爸爸已不在人世,母亲不敢多说,谨慎地照顾我做月子,孩子除了眼睛像我,别的都象爸爸,他满月那天我在卧室立了个牌位给小庄,每月都给他烧香,让儿子给他行礼。孩子一岁后我回国航上班,爸妈一直跟我住,帮忙照顾孩子,他们小心翼翼地问我以后有什么打算,我说上研究生时本计划出国,认识了学日语的小庄,就没再准备去美国,儿子佳佳很乖,我在国航的老板同事都很热情,不断有人帮忙介绍对象,我都一口回绝,突然觉得想准备考托福和GMAT,爸爸妈妈并不一定赞成,但是不敢反对,他们担心我有不顺心的事会精神失常, 什么事都顺着我。 在新东方上了一年英语辅导班,考试成绩一般,我觉得太差,都不想申请了,朋友们都鼓励我,尤其是我妈,她也不知道怎么象大彻大悟了似的,说申请上的话可去,也可选择不去,说什么老外不介意我有孩子,她不唠叨,但似乎是这个意思,申请了三所学校,只有一个录取我,还给了半奖,我舍不得孩子,他快三岁了,特别特别可爱,小手抱着我问:’你有什么不放心的?我会照顾好自己的。’亲亲他的小胖脸,我更不想走了,后来程佳拖人给我爸妈和佳佳办了旅游签证, 我们一家四口一起去了新墨西哥州, 由于我是唯一一个带着老人和孩子的学生,华人留学生联谊会帮我们找了一家美国人的房子,人家一家三囗住在一个大房子里,老人住一间,儿子不常回家住,回来住地下室,我和爸妈还有佳佳住在一楼的两间客房,这家人是基督徒,周末去教会,联谊会建议新生去一个华人比较多的教会,也推荐了一个美国人布道的教会,碰巧房东也去这个教会,我们很快熟悉起来,他们的儿子叫彼得,他工作的公司总部在芝加哥,他一个季度去总部两个月,半年后我们莫名其妙地谈起了恋爱,彼得对中国文化感兴趣,冬天喜欢滑雪,夏天喜欢冲浪,还是长跑健将,和佳佳非常有缘,他不溺爱佳佳,但对孩子非常有耐心,我父母本来以为我和彼得不会有什么结果,春天来了,彼得不再去芝加哥,周六在家学做中餐,周末上午去教堂,下午带我们全家出去玩,他爸妈自己玩,很少和我们参和,但他们对我们非常友好,夏天彼得当着好多朋友的面意外地向我求婚,大家都劝我答应,我父母先是愣了,之后满脸的笑意,我的心被幸福和喜悦盈满,从小庄走后还没有这么踏实过。这次到金斯顿正是来度蜜月的,彼得坚持带上老人孩子,今天上午我们去水上乐园,下午老人孩子累了在旅馆没出来,彼得去冲浪,我独自选了这边的白沙滩散步,这里的景色好美, 我不再觉得自己是个被上帝遗弃的人, 我有儿子有老公, 生活最终善待了我, 在这里有缘遇到你和你的家人, 此刻我的心中充满感激, 谢谢你泡的茶, 谢谢你听我的故事。”

分类: 
连接到论坛: 
Drupal theme by pixeljets.com D7 ver.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