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你在这里

万水千山皆过客(三十七)

海边拾趣 

    小秋邀古馨明天带家人来做客,然后到沙滩上走走,却见查理和迪克为争沙桶拉开战势,一个提桶在前面飞跑,一个在后紧追不舍,眼看要追上了,提桶的横向转弯逃进汹涌的海浪中,踩得浪花飞溅,然后一个猛子扎下去,空留一个桔黄的小桶在碧波浪峰中游荡。 

    古馨之前已由小秋介绍认识了查理和迪克,羡慕不已,她也希望佳佳有个弟弟或妹妹一起玩,可是就算她能尽快怀孕,两个孩子也已差了六岁,她呆呆地望着玩沙的两个少年出神儿。 

    迪克不再追哥哥,也不责怪,游过去拿到小桶,正准备回去接着挖沙,见对面跑来路克和路易莎兄妹二人,哥哥十岁,妹妹九岁,他们的父母是从洪都拉斯来的,住同一个街区,和迪克哥俩是天天见面的好朋友,路克喜欢和迪克玩,迪克也喜欢和路克玩,更喜欢路易莎,他对她每每有求必应,一听路易莎想放风筝,把小桶一扔,跟在路易莎后面帮忙放线,等查理从水中钻出来,到沙坑边和路克一起挖沙,看看手中的小桶,再看看帮路依莎在不远处放风筝的迪克,不置可否地摇摇头,努力地挖沙不止。 

    风筝是嫩黄底色的小蜜蜂,黑色的大眼睛,黑色的斑纹,棕色的翅膀随风扇动,越飞越高,骄傲地俯瞰着两个放风筝的小朋友,他们非常认真地抖动着手中的线轴,开心地笑着,不停地高喊:”太棒了,多美呀!”

 

    白云优雅地在碧空下冉冉而过,盈盈地观望着沙滩上的人儿,送走了古馨,小秋坐在书仁身边,这两天总觉得困乏,动不动就困倦打盹儿,书仁从保鲜盒中拿出绿色的牙买加荔枝果, 剥了一个给太太,黄色的果肉,甜甜的,略微有点酸,一连吃了好几个,小秋突然说:”你说我该不会是, 不会是…”书仁有点儿激动:”你是说,那太好了,我都四十八了, 咱们这么幸运真的会生个女儿? 

    小秋握着老公的手:”笑得这么开心,你不嫌累啊? 我老了,实在没精力去和小精灵去斗智斗勇。还有, 谁能保证是个女儿? 

    书仁:“是儿子也不错,去爱,去爱就够了,我管,要不,把网上的生意包出去, 或者关了吧。” 

小秋:”跟真的似的,还没确认呢。” 

茜茜 

    确认后,生意没包出去,书仁和两个儿子帮忙管。小秋四十四岁再次怀孕,崔老师来了,七十多岁的人了,坚持要来帮忙,茜茜出生时八斤重,崔老师高兴得直掉眼泪,她说:” 书义和苏姗不要孩子, 他们俩把全世界都玩遍了, 也不管老人怎么想。 我有福终于抱上了孙女,书仁在近知天命之年喜得千金, 小秋可以说是为我们老高家立下了汗马功劳, 我代表你过世的爸爸替老高家谢谢你。” 婆婆本来就喜欢这个儿媳妇,现在更宠小秋了。 

    青松和秀秀自打听说小秋怀上女儿就悲喜交加,高兴之余,郁闷得紧,虽然他们家的四个男孩子都很优秀,但秀秀就是想要个女孩儿,他们一家六口从维多利亚飞过来贺喜,秀秀住楼下客房,青松带着四个儿子在后院露营,查理和迪克也在旁边支起帐篷睡在后院。秀秀一天到晚着了魔般,除了帮忙做饭洗衣服,就是痴痴地看着茜茜微笑,小秋说:”怎么都觉着你比我更有准备想重新给婴儿当妈妈。” 

    秀秀半开玩笑地说: “除了不让我爸失望, 四十岁拿到博士学位, 我还从来没有这么认真过。你是我认识的女孩中最无所求的一个, 当初学习成绩那么优秀, 也没拿什么博士, 可是你意外怀孕竟然能生女孩, 我计划来计划去, 为生女儿皇历翻遍, 硬生了四个男丁。其实, 我也不错,不能抱怨,得采取行动。看茜茜笑了,她支持我的决定。” 

    一周后,青松一家匆匆回加拿大,路上商量怎么到中国去领养一个女孩儿。 

    茜茜一个星期就被两个哥哥放到童车上,推到海滩上吹海风,她带着粉色的小圆帽,一身粉色衣衫,睡着去,睡着回来,任由游人们赞美这个漂亮娃娃,她照睡不误。 

    茜茜一岁时,带着遮阳帽,连滚带爬地跟着两个哥哥在海滩上玩沙,两个哥哥都喜欢抱妹妹,他们帮她换尿布,陪她玩娃娃玩具,帮她洗衣服,给她念儿歌,还陪她做游戏。 

    大哥哥查理是足球健将,一年四季在户外踢球,皮肤晒成棕黑色,小哥哥迪克是游泳冠军,可以自如地在海水中游出一千米再返回。查理买了个软软的带朵拉的足球给茜茜,她抱起来就咬了又咬,好在没坏,不过留下好多牙印儿。见查理踢球,扔掉朵拉足球去抢查理的球,查理把妹妹连同足球起抱起来亲了又亲: “小笨妞妞不踢球,吃球,羞羞。” 路克把茜茜捆在一个有好奇猴子的救生圈里,拉着她在海浪平静处游来游去,茜茜无畏地拍打着海水,无意间把小手放到嘴里吮吸一下,马上又咧嘴又皱眉头,做出各种奇怪的表情,然后再吃一口另一只手,再做出各种滑稽的表情,她不解地看着别人笑她,继续拍打着清澈碧透的海水。 

    小秋还象少女时代一样身材窈窕, 眼角隐约有几道细细的皱纹,她满目关爱地注视着三个儿女,书仁一如既往陪伴着她,拥着她,抚摸着她华发渐多的头:”孩子们大了,而我们也老了,以前查理会把我头上的白发拔掉,今天早晨他突然问我:’要不要帮忙把黑头发拔掉,这样此较容易些。’孩子的话不假,我现在没几根黑头发了。” 

    “自然规律,你都快五十岁了,头发白也正常,听说这也遗传。” 

     夕阳下海水披上金色的伞盖,书仁到水边叫孩子们回家,茜茜伸过小手让爸爸抱,书仁举起茜茜转陀螺,她乌亮亮的大眼睛看着爸爸咯咯地笑着,圆润胖乎乎的小腿儿乱蹬,在晚霞的奇光异彩中转着圈圈,象个飞舞的天使。“好了不转了,爸爸头晕。”书仁喘着粗气说。 

    小天使眨眨眼睛,定睛看看眼前的几张脸还原成爸爸的一张脸,她愣了一下,两只小手准确无误地拽下那幅黑边的花镜扔到沙滩上,无辜地看着爸爸,“小调皮”,书仁轻轻地打女儿的小屁股,茜茜咯咯地笑着,捧着爸爸的脸,挤成鱼娃娃,然后使劲儿亲爸爸的嘴。查理捡起眼睛,带着足球,查理拿上救生圈,小秋收拾好毯子和零食,一家人有说有笑地往家走。书仁对小秋说:这男孩女孩就是不一样,茜茜还不到两岁,咱两个儿子加起来都没她亲我亲得多。“ 

    小秋微笑着说:”太夸张,忘了吧? 

   “不是, 他们吻你,现在还偶尔亲亲妈妈,可爸爸这张老脸一直无吻光顾,有年头了。” 

    茜茜把爸爸的脸扭正,让他正视自己,黑眼仁里有书仁的头像,他眼睛湿润了,茜茜一只手捏着爸爸的鼻子,另一只手在嘴巴里不到一秒钟,突然指向爸爸的眼睛,小秋忙制止:”茜茜不可以!” 茜茜指指点点地说:”贝贝,贝贝。” 

   “你看到爸爸的眼睛里有贝贝,不过不要动爸爸的眼睛, 会很疼。” 

    茜茜双手捧着爸爸的脸亲上去,口水流了爸爸一脸。五个人大呼小叫,连跑带颠儿地沐浴在迷人的晚霞中。 

小秋最爱看书仁和孩子们疯,因为她童心重,和两个儿子在一起时像个大姐姐似的。书仁脾气好,有耐心,有时却象个大男生,他平日里对太太充满信赖和关爱,而小秋对书仁做事踏实执着的个性非常尊重。

 

知足常乐 

    秀秀打电话来说:”天地不仁,视百姓为走狗,意思是上苍对人是公平的。 可是别人追都追不到的东西,你想都还没想就得到了,你似乎对己对人一无所求,结果比谁得到的都多,难不成你是我们凡人堆里的圣贤,难道这真的应了那句话: 后其身而身先, 不为己私而成其私。先不说你和初恋情人终成眷属,咱就说书仁对你好,青松对我也挺好的,可是人家书仁从来不邀功,似乎他的天职就是为太太服务的,更让人叫绝的是,人家不卑不亢,谁人都不会说他惧内或妻管严啥的;孩子吧,有了两个儿子的朋友们, 不是担心再生一个男孩而放弃,就是又掐时间又看皇历,并且在饮食上千般注意, 梦想生个女孩,几乎没有一个如愿的,你呢,啥也没准备,唰,一个漂漂亮亮的女娃娃生出来,要多可爱有多可爱;还有,我的婆婆已经是百里挑一够好了,而你那婆婆比亲妈对你还亲…” 

    小秋说:”咱知足点儿好不好,青松从十四岁开始眼里就没容下过别人,还有你比我多两个儿子,还有一个爱你如亲姐妹的小姑子。” 

秀秀知足地笑了,她和青松从中国领养了一个一岁的女孩子,正在办领养手续,孩子有唇裂,等把孩子接过来安顿好就去手术,他们已经给孩子买了衣服,玩具,婴儿床,童车,名字已经起好叫芊芊

分类: 
连接到论坛: 
Drupal theme by pixeljets.com D7 ver.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