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你在这里

万水千山皆过客(三十八)

童话世界

    南临加勒比海, 北靠蓝山的金斯顿让居民和游人似乎终日生活在不老的童话里,谈笑间,查理已是美国普林斯顿大学三年级计算机系的学生,而迪克是布朗大学医学院的新生,茜茜八岁,她集中了父母长相的优点,皮肤经海风吹打成了健康的咖啡色,经常被人误以为是中非混血儿,随处都有人由衷地赞叹茜茜漂亮。最让书仁和小秋欣慰的并非茜茜美丽的相貌,她是三个孩子中唯一个对中文感兴趣的,自从一年级在中文学校学会了汉语拼音,自己就把家里所有带拼音的故事书读了一遍又一遍,还经常问爸爸妈妈问题, 比如什么是抗日游击队,葫芦能吃吗,春秋战国和东周到底是不是一个年代,孙子和孙膑是一个人吗? 等等,等等。她从小就知道和两个哥哥讲英语,跟爸爸妈妈讲中文,在北京乘公共汽车去八达岭长城,她见到什么都好奇,不停地问问题,周围的人见茜茜可爱,和她打招呼,还帮忙回答她的问题,解释八达岭长城和水关长城的不同,谁也听不出茜茜是在国外长大的。由于两个哥哥都已经去上大学,茜茜和独生子女差不多,她喜欢花草树木,鸟兽虫鱼。 小时候趴在窗边看大海,能专注地看上个把小时,在院子里玩,一朵朵花,一片片叶子欣赏过来,轻轻地闻了又闻,嘴巴不停地和花草交流着,仿佛象对朋友那样熟悉,有时会为花瓣上的露珠着迷,她为被朝露打湿了翅膀而无法飞行的蜻蜓加油, 等到蜻蜓飞走才松口气。 小小年纪她开始画花草,蜜蜂,海滩,蓝天白云和风筝,海浪和晚霞她的画色彩丰富,笔调细腻,看过她的画的人都难以相信她小小年纪能画出如此层次分明,极具色彩张力的画,更不相识她无师自通。9岁时,参加画画比赛,茜茜得了三等奖,画得是只少了一个翅膀的彩色蝴蝶在朽木上跌跌撞撞地爬行,三幅画用了同样的背景,从不同的位置,不同的角度展示了蝴蝶的挣扎和对生存的期冀。这三幅画被牙买家国家儿童艺术博物馆收藏。

9岁时,茜茜开始始帮助妈妈料理家务,帮爸爸在院子里拔草,剪枝,她是个人见人爱的小姑娘,是爸爸妈妈的掌上明珠,而她的文艺才情开始绽放光华,书仁开玩笑说: “文如苏小妹,可惜哥哥不是苏东坡,才情如李清照,不知道有没有个新时代的赵明诚在等着她。”

空巢以后

    十年后茜茜去了耶鲁学法律兼修东方艺术。

    小秋和书仁在旧金山买了个一层的房子,在花街边上,他们半年住旧金山,半年住金斯顿,海边的老房子一直没舍得卖,三个孩子都在那里长大, 有太多美好的回忆,犹豫再三,留着老年时住。

    同是落日余晖中,头戴花环的小秋已双鬓斑白,想过染发,可一直没有买过染发剂,朋友们送过,放到过了期却从来不记得用,依然是短发齐肩,梳拢到耳后,脸庞已然俏丽,目光依然清澈,自从茜茜上了大学,小秋每周三,周五两次去几个街区以外的天主教教堂做义工,给参加礼拜的孩子们上中文课,寒来暑往,学生换了一批又一批,有几个孩子长大后到大学学中国文学,还有两个去中国工作,他们当中的一个娶了个中国太太,另一个找了个中国老婆,在中国安家落户。小秋从来没有受洗,因为受奶奶的影响,她从小信佛和菩萨,逢年过街看奶奶祭拜神和祖先,心中非常好奇。嫁给书仁后,书仁读道德经,道德经上说:有生于无,无乃天地之始, 有为天地之母。而心经有云:空不异色,色不异空,空既是色,色即是空。她觉得有和无与色和空有某种类似, 意思是说:相由心生, 万事万物的存在无非是受意识的主宰, 并符合自然规律,一切的一切皆是过眼云烟,是真似幻何必深究,喜怒哀乐无非是个人痴心所选,幸福和喜悦自在心中, 只有心中放下贪欲和杂念, 才能活出自然真正的自己。

    书仁虽然对哲学颇有研究,极少和人争论孰是孰非,他除了背有点驼,没什么老年病,退休一年多,早年计划好去旅游的地方,到头来却没了兴致,尤其是小秋,她说:”一则牙买加是美国的后花园,在花园里度过余生再无遗憾。二则,没有孩子们相随,两个老人旅行, 不免伤感。” 索性去看看三个孩子, 权做旅游  这三个孩子眨眼间已为人父母,查理结婚后,已经生了一对龙凤胎,现在都两岁多了。还有小秋晕飞机晕得厉害,一年飞一趟中国去看耋耄之年的父母,再飞一趟旧金山和孩子们聚聚,这两次飞行对她来说非常艰辛。这样过了十五年,小秋七十六岁,书仁八十岁,他们最后一次回中国,到了他们一起上初中的地方,昔日的校舍已被一个规模不大的面粉厂代替,后面是绿油油的玉米田,似乎在询问这对白发苍苍的老人从哪里来。牵着小秋的手,书仁说:”当时的真诚感动了圣灵,让你我相伴一生,何其有幸与你携老,你我都已年逾花甲,相爱相知一生,但愿百岁时,你先我而去,以免相思之苦。”

    她喜欢圣经里故事,不定期地去过查经班,但读圣经却只读了几章,开始有个虔诚的教友说有人数年读经却一直出不了埃及,十年后这就成了对小秋和书仁的真实写照。

    小秋紧紧握住书仁青筋突起的手: “既然我们有幸相知相守,便不必为诀别忧伤,三个孩子都已经成年,我们结婚五十,还有什么不知足的,有朝一日你我欣然离世,无怨无悔。”

787 带着这对幸福的老人回到了金斯顿,茜茜为了照顾年迈的父母,从美国回来定居,在市中心的律师楼找了份每周工作三天的工作,十年前,路易莎家卖房, 书仁和小秋把路易莎家的房子买了下来,原价卖给茜茜,她老公是法国人,是个知名画家,每周三天在家画画,两天去市中心的画廊,女儿小小五岁了,她会说四种语言: 中文,英文,西班牙语和法语。这两年,书仁和小秋忙起来了,单日学西班牙语,双日学法语,生怕和小小没共同语言。

梦幻人生

    同样偎依着坐在沙滩上已经是二十年之后了,他们每天在沙滩上走五迈,小秋的脸不再光滑,书仁的背更驼了。他们的目光不再清澈,却依然充满怜爱,在黎明的曙光中先醒来的一个总是耐心地等待另一个的醒来。

    十年前,两人合写了一个回忆录《梦幻人生>>,中英文各一份,存到U 盘上,并先后寄给三个孩子,四个侄子,以及屈指可数的仍然在世的几个朋友,在小秋的影响下,书仁也已不惧生死,承蒙上苍眷顾,两位相亲相爱的百岁老人在自家的房子里一住就是七十年,昔日的同学,朋友,如今安在的并保持联系的屈指可数,青松和秀秀早在十多年前已相继走了。

四月的一个傍晚,书仁在沙滩椅上为小球编花环,小秋站在他身后,海上碧波盈盈,七十年的相守,年年岁岁醉心于这迷人的风光,脑海里依稀记得幼时和奶奶在夏夜里乘凉,北斗七星眨着明亮的眼睛在夜空中关注着因天气过于炎热而难以入眠的孩子们,天河中繁星点点,似乎不时地变换着位置,还有一簇簇的小星星象一群群攒动的萤火虫在高远幽深的夜空中飘动,奶奶的身上有淡淡的卫生球味儿,小秋喜欢闻卫生球儿味儿,不过她后来给奶奶买花露水,香水,奶奶高兴极了,不管什么礼物,只要是小秋买的,奶奶都喜欢。天上的云有时候象极了奶奶的头,表情好慈爱,可还没有来得极确认就已变得模糊。

云儿, 云儿,

请听我说,

百岁在即,

我却还有童心一颗,

请你, 请你告诉我,

我的奶奶可曾见过。

浪花儿, 浪花儿,

请听我说,

海的对岸,

有我儿时流连的村落。

你可看到那里的田野,

你可听到那里的牧歌,

请告诉我, 告诉我。

大地, 大地,

请听我说,

岁月匆匆,

我的心依然热情似火,

风烛残年,

是我的躯体,

而往事一幕幕如昨。

分类: 
连接到论坛: 
Drupal theme by pixeljets.com D7 ver.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