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你在这里

余韵亚有神经病(50 )

余韵亚有神经病(50 )

 

    这一个星期六下午,醒亚及勇勇母子探视过在精神病院的韵亚之后,勇勇开车离开医院的时候已经快要2:00了,因为路途遥远,加以路上交通阻塞,所以进入他家住的镇上时已经差不多快要6:00左右。

 

    当他们的车转弯快要抵达家门的时候,远远看见赵家车道上,勇勇的旧车后面停了一部白色的新车,他们家的车道并不长,这两部车几乎占满了整个车道。 醒亚远远看见栋柱的身影在白车边忙来忙去,好像正在清理他车上的杂物,她的一颗心就突然在胸腔里惊天动地地狂跳了起来。

 

     我应该对栋柱采取什么态度呢? 是要「打得他落花流水!」 大吵大闹呢?还是低声下气求他回家呢?还是...? 醒亚有点不知所措,不知如何是好!

 

    勇勇的下一个举动几乎把醒亚正在狂跳的心几乎冲到口腔上了,因为他并没有把车子停在另外两个车边的空位上,而是加速把自己正开的车冲过去,横过来停在白车的后面,挡住了白车的退路,他们的车几乎要停到街边了!在紧急剎车之后,勇勇又以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推开车门,由驾驶座位上跳下去,飞奔到爸爸正在整理的白车旁边。

 

   「太好了,老爸,妈妈跟我我都饿的不行了,幸好我们昨晚做了很多的菜和饭,妈妈这就去热菜和饭给我们吃,爸爸跟我们一同吃,那我还有重要的事要请爸爸帮忙呢! 」

 

    醒亚听见勇勇的建议,立刻顺水推舟地附和道:「是啊,我们正要热饭,你也来参加,一同吃晚饭吧! 」不是要化敌为友吗?

 

    正在这时候,青春靓丽穿了一身红色连衣裙的小玫推开赵家大门,然后用身体顶着使大门一直开着,让一个年轻的男学生使劲地抬了一大箱书,从里面出来,这些箱子似乎很重,因为可以看出来这男学生抬得很吃力的样子。

 

   「小玫姑姑,我们正要回家热饭吃,你与这位叔叔也与我们一同用餐好吗?」 勇勇不经过父母的同意,就主动邀请了客人。 「有足够的饭菜吗? 」栋柱问。 「....。 」醒亚有点犹豫。

 

   「那,勇勇,你开车带了小玫姑姑和她的同学杨思源一同再去买一点餐馆的外卖吧! 因为我的车子被你们挡住了去路。 」栋柱对勇勇说。

 

   「那你把这书箱先搬回家吧! 」作为女主人的醒亚,又开了口。 杨思源放下手中的书箱,眼睛看着栋柱,等候他的指示。

 

    栋柱对方小玫点点头,小玫立刻飞奔过去把大门重新又打开,勇勇一个箭步跑过去抬起父亲箱子的一边,杨思源这孩子就很听话地抬起书箱的另一边,两人抬了箱子,由方小玫推开的大门中,又搬了进去。

 

     杨思源与赵德勇出来之后,醒亚由皮包中取出一个装现金的皮夹子,抽出两张现金交给赵德勇,年轻真是比较好,开了整天汽车的勇勇一点也显不出疲累的样子,又坐回驾驶座位,重新发动了引掣,小玫与杨思源 又 一同看了栋柱一眼,见他不置可否,认为他是同意了,就双双钻进汽车的后座,勇勇把车子又开了出去。

 

     醒亚站在那里等勇勇把车子开走,转身走过去把刚才小玫开过几次的大门也用手推得大开,眼睛看着栋柱,让他进门, 栋柱慢慢地经过醒亚的身边,彼此可以感到对方的体温及心跳。

 

    栋柱在经过醒亚身边的时候,突然转过身来,一把抱住醒亚,醒亚闻见栋柱那熟悉的体味,看见他那无精打采、万分疲惫的神情,以及身上穿的那件破旧的外套,「哦,我对我的丈夫做了些什么啊!? 可怜的栋柱啊!」 她的心里感到一阵强烈的酸软,眼泪不由自主哗哗地流了下来。 栋柱温柔地用手慢慢地轻轻地抹着醒亚脸上的眼泪。

 

    「栋柱,栋柱,我的栋柱啊!」,醒亚一面哭一面用手不停地捶打地着他。

 

     不知道过了多久,他们听见勇勇车子回来的声音,听见车门碰的一声关门的声音,勇勇他们三人买了外卖回来了。

 

    「爸爸,大阿姨韵亚已经住进上州珍珠河镇的州立精神病院,正式接受精神科的心理治疗了。 」吃饭的时候,栋柱正在夹菜放在醒亚的碗中,坐在栋栓身边的儿子勇勇轻轻地告诉爸爸。

 

     醒亚看见栋柱正在夹筷子的手突然停了下来,脸色变化了一下,不知是欣慰还是惭愧,醒亚也立刻对栋柱诞生了复杂的感情;心里非常气愤栋柱对自己竟然完全不谅解,但是反过来想一下,栋柱每天辛辛苦苦,他只不过希望回到家里平平安安,有一位太太对他全心全意地关注,不要这么大事小事层出不穷而已。

 

    「明天,我们请大家到我家来包饺子怎么样? 」醒亚乘机高声问大家。

 

    「明天我带大家出海钓鱼去罢!小玫和杨思源都坐过我的船,醒亚和勇勇还没有坐过呢,我的船坐五个人正好,咱们五人明天出海去钓鱼,下个周末再请客回家包饺子好不好? 」栋柱开口问道。

 

    若是按照醒亚平常的的想法,明天钟点工潘多拉要来整理房子,也要找几件衣服来给她熨烫...,出去钓鱼,岂不是浪费时间吗? 不过,她想了一下,自己曾经站在栋柱的立场想过事情吗? 一个做太太的陪丈夫出海去钓鱼,真的是浪费时间吗? 这么一犹豫,决定闭嘴不要表示反对。

 

     吃完饭,醒亚看见栋柱要带小玫和杨思源回到南岸,就轻轻的喊住他:「你过来,我有话跟你讲。 」

 

    栋柱跟着醒亚到了栋柱的书房里,栋柱笑嘻嘻地问她:「老婆大人,又有什么指示和命令? 」醒亚温柔地说:「今晚上在家里住吧! 」

 

     栋柱一听,立刻笑嘻嘻地反对了起来;「 那怎么行,万一睡到半夜,妳过来揩我的油怎么办?」 他黑黑的眼睛笑嘻嘻地看着醒亚,又恢复了他爱调侃的本性。

 

     勇勇看见爸爸晚上要离开,大声喊道:「老爸,我们学校的老师帮助我填有一些申请大学的表格,我想要爸爸看一下才寄出去!」「 那就看一下罢!本来嘛,勇勇上大学,只要你出钱,不要你参加意见,不是不合算了吗?」 醒亚在一旁学着栋柱的口气说道,不过好像不够锐利,还是不如栋柱平常那样一针见血。

 

     栋柱听了醒亚的调侃,张口哈哈大笑,是了,要会调侃一定得学会如何被调侃!醒亚终于醒悟,真是活到老学到老啊!

 

    「今晚不行,明天再回来罢,我得要过去把船开回来,另外还有一些私人潄洗用品要带回来。 」栋柱还是开了车带了小玫和杨思源三人一起走了。

 

     醒亚睡到半夜,听见栋柱回来的声音,又听见勇勇奔下楼去帮助爸爸抬箱子的声音,原来栋柱当晚就把车和船以及个人换洗衣物和漱洗用品一并带了回来,他并没有等到第二天才回家。

 

www.amazon.com/author/gwen.li

 

 

分类: 

评论

Song的头像
 #

喜欢这一篇。栋柱有温度了。不好意思,上次把他的名字打错了。因为不喜欢他,只记得他叫什么柱。当时用的屏幕上下拉不方便。

 
余國英的头像
 #

只要願意閱讀,本人就覚得格子沒有仍爬,因而特別心存感謝!

 
余國英的头像
 #

下一篇對棟柱有特別描寫。

 
予微的头像
 #

没有妻离子散,还好

 
Drupal theme by pixeljets.com D7 ver.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