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你在这里

孙燕心语 秋愁 (一)

回国的第一天,凌晨两点半醒了,醒得很透,完全没有了睡意。家里又不能上网,实在无所事事。黑暗中我拿着手机,只能无奈加无聊地打下一些文字。

 
初秋的哈尔滨正是秋高气爽,虽然早晚有些凉意,但是白天依然艳阳高照。看来我选择回国的时机正好。
 
年轻的时候喜欢辛弃疾的《丑奴儿·书博山道中壁》
 
少年不识愁滋味,爱上层楼。爱上层楼,为赋新词强说愁。
而今识尽愁滋味,欲说还休。欲说还休,却道天凉好个秋。”
我从上小学就开始犯愁了,不是为赋新词强说愁,而是真的愁。愁什么?犯愁的事太多了,尤其是对一个小女孩。愁写决心书,愁写批判稿,愁写自我总结,愁开会发言,这些带有强烈时代色彩的东西恐怕只有我的同龄人才能能感同身受吧。最令我犯愁的是冬天积肥,这个可能明白的人就不多了。每年冬天寒假里都要上交几百斤的肥,也就是粪,鸡粪,马粪,人粪都行。说法是支援农业建设。这个任务每年都让我犯愁,哈尔滨一个大城市,我上哪儿弄这么多的粪去呢?有的学生和收粪的同学搞关系,可以让他开出粪票,上面写着交粪几百斤,就可以蒙混过关了。中国的孩子从小就会这一套,腐败从孩子做起。可怜我这个老老实实的好孩子,只能去朋友家的鸡窝里打扫出一些鸡粪上交。有时也去街道上捡马粪,但是那实在太少了。有的学生甚至到松花江去挖河泥,其工程之浩大,我现在真的难以想象。那个时候有些农村人进城掏粪,就是把厕所里的粪便捞出来放在马路边上,在哈尔滨的冬天很快就会冻上。然后他们刨成大块运走。有一次我实在找不到粪了,就求我的二哥帮我刨了一些大粪交到学校,过了这一关。让小学生尤其是女孩子积肥实在是强人所难。这种事情一直持续到高中。所以印象深刻,难以忘怀。
还有一个愁事就是上交废钢铁,支持工业建设。中国的运动是全民运动,全民参与。印象最深的一次是74年左右,粉碎四人帮之前,我在上初中,那时已经过了大炼钢铁的年代了,可是不知为什么我们还要搞这个。为了完成交废钢铁的任务,我不得不去姥姥家的院子里找,我的家里除了铁锅就没有什么钢铁的东西了。姥姥给了我几块铁的东西,我高高兴兴地交给老师。谁知第二天早上姥姥风风火火地跑来说她把舅舅有用的东西错给我了,被舅舅埋怨的姥姥觉也没睡好,一大早就跑来了。上学后我赶紧跑到老师那里找到了那块尚未上交的铁,还给了舅舅,险些闯祸。
从小学到初中我的班主任都是模范教师,她们都积极要求进步,她们的政绩要靠我们来体现,我们便成了她们向上爬的工具。一将功成万骨枯,老师们政绩的一部份是我们用粪堆出来的。
在我们的全力配合下,她们最后都关荣地入了党,成为模范。她们可能永远都不会知道她们当年的积极给我们这些孩子造成了多么大的伤害。
分类: 
连接到论坛: 
Drupal theme by pixeljets.com D7 ver.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