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作者信息

露得的头像
下线
上次登录: 2 周 4 天 之前
注册: 05/26/2016 - 15:31
积分: 356

你在这里

人间凤凰(6)十六岁花季的落寞(下)


女儿在西城棋坛上有个绰号:“帽子女王”,因为她下棋时喜欢戴帽子。其实,帽子是女儿的秘密武器,她在棋盘边一戴上帽子,便如同交响乐团指挥举起了魔杖,她的脑子开始演奏棋谱。别家女孩的衣橱里挂着时髦的衣裙,朱丽娅的衣橱里显眼的是各色帽子,最多的是棒球帽,都是她到各地参加棋赛的纪念品。

西城里的棋迷们周末常常聚集在棋赛场上杀个人仰马翻,天昏地暗。胜者不为王,不敢趾高气扬;败者不为寇,不至垂头丧气,因为胜败乃兵家常事。棋迷中朝气蓬勃的孩子们就像夏日池塘里的荷叶,一片片碧绿清爽,高高低低地铺满了水面。为数不多的女棋手像是数枝亭亭玉立在荷叶之上的荷花,点缀着满塘生机。最高挑的一朵,挺着脊梁自然而娇美地绽放着,那就是朱丽娅。

女孩子们大概都是水做的,鲜有喜欢在棋坛上跟男孩子们一争高低的。女儿却爱那棋盘上不分男女老少的公平竞争。她的对手有时是白发老爷爷,有时是稚气未脱的小儿,当然更多的是青壮年男棋手。她赢了棋,会安慰人家一句:“Good game!(好棋!)”有时间的话还会跟对手分析一番棋局,叫人家输了也能学到东西。她输了棋,会大度地握手说一句:“Congratulations!(祝贺!)”

当然,她刚开始下棋的时候没这个风度,走臭棋会厥个小嘴,输了棋会哭鼻子,没办法控制自己的情绪。无可奈何之际,她发现了帽子的特异功能,走了好棋的得意,走了错棋的懊悔,尽可遮盖在帽沿下。帽子还帮助她把视线集中在棋盘上,专心致志。帽子小女从此成为不让须眉的小巾帼,而且对手越强越能激发朱丽娅的斗志,

我原本很放心女儿跟男棋手们的交往,“棋”乐无穷的少男少女们比较单纯,听朱丽娅说他们在一起总是谈棋经、谈学业。凤毛麟角的美眉棋手在少年棋手们的眼中如同哥们,每逢象棋大赛来临,互邀着结伴而去。可是现在我不太确定了,近来女儿的心思如风雨变幻,叫我捉摸不透。

我多么希望杰夫也在这里。望着眼前的女儿,那个晴天霹雳的下午历历在目。怀孕十二周,我去妇产科医生诊所做例行检查,不料验血指标异常,医生说胎儿患唐氏儿的机率很高,建议我去做羊水穿刺确诊,然后说到羊水穿刺有一定的危险,可能导致流产。一番话把我那份将为人母的喜悦顿时化作揪心的挣扎,我的世界天翻地覆了。

我回到家里,含着眼泪对刚刚下班的杰夫说,想听从医生的建议去做羊水穿刺,杰夫立刻反对:“那是有可能流产的!有没有唐氏综合症都是我们的孩子,何必冒风险做那个羊水穿刺呢!哪怕是一丁点儿的风险。”

我迟疑了一下,低头说:“如果确诊是唐氏儿,那就不要了吧。”

只听杰夫大嗓门吼道:“你怎么想到堕胎?那不就是杀人!再小的baby也是生命啊!”从来没见过他这么大发雷霆。

我被突然加在头上的罪名气晕了:“你说我是杀人犯?堕胎的女人都是杀人犯?”

杰夫在房间里踱步,好一会儿才走过来,说:“别人的情形我不清楚,可是我知道我们的孩子是上帝的礼物。不管他有怎样的缺陷,我都爱他。”

我哽咽道:“不是我不爱他,是我不知道怎么抚养唐氏儿,不知道能不能给他幸福,与其让他活着痛苦,不如不出生。”

杰夫轻轻抬起我的下巴,注视着我的眼睛说:“不是‘我’,是‘我们’,我们一起养育这个宝宝。上帝的礼物不能不要的。况且,医生说的只是机率问题,宝宝也有可能是健康的。”

在这个勇于担当的准父亲力阻下,我没有去做羊水穿刺。我开始疯狂搜寻有关唐氏儿的资讯,结果发现,若是有父母的爱心和良好的早期疗育,唐宝宝是可以快乐成长的,未来是可以独立生活的。

当我悲壮地觉得可以面对唐氏儿的时候,腹中的胎儿似乎有了感应,怀胎刚过三十周,频繁的宫缩袭来,可怕的早产迹象。医生嘱我卧床休息,每天站立起来的时间不得超过一小时。我于是向公司辞职,回家做“抱窝鸡”。躺在床上的我常常在心中呼求,上帝啊,如果你真的存在,请让我平安生下一个健康宝宝。

杰夫总是安慰我,一定是宝宝想早点出来,让我们看她有多健康,好叫我们安心,他的乐观和镇定是我的保胎良药。

 “抱窝”八周,女儿出世,7.2磅重,20.6英寸长,健康可爱,红红的小脸,黑黑的头发,是世界上最美丽的宝宝。她出生第二天就能把头抬起来,圆圆的眼睛盯着人看,可爱至极。是医生读错了数据?还是女儿有异于常人之处?且不去追究。顿时,我成了世界上最幸福的母亲,杰夫成了世界上最满足的父亲。

唐氏儿的一场虚惊叫我关注起弱智儿童群体,开始每年给相关的非盈利组织捐款,并且对他们的父母特别同情。在家照顾女儿半年后,我进入到罗伯特的公司做软件工程师,一家快速成长的IT企业。罗伯特是第二代华裔,他的金发太太凯蒂那时还在上班,一个偶然的机会跟她聊怀孕的事,她刚刚确诊腹中怀的是唐氏儿。我跟她分享了我的经历,她很是感激。她和罗伯特早年忙着创办公司,年过四十才怀上这个宝宝,痛悔没有早生育。她生下小罗伯特后便辞职在家,不幸小罗伯特的唐氏症比较严重,如今十五岁了,高高大大壮如牛,却还要人照顾。然而上苍仁慈,补偿罗伯特的是蒸蒸日上的事业,公司从起初的夫妻俩发展到今天的两千多号员工。我欣赏罗伯特的企业家魄力,敬重他作为唐氏儿父亲的温情形象,很尽心尽意地工作,颇得他的赏识和提拔。

最近两个星期来罗伯特有点怪,我单独跟他谈工作的时候,他似乎心事重重,屡次对我欲言又止的摸样。我犹豫着要不要跟杰夫说,杰夫曾经抱怨我每天跟罗伯特在一起的时间比跟他很长。

 

女儿喝完了浓汤,开始吃三文鱼,她一口吃下,眼角眉梢都往上翘,露出往日的俏皮模样,“啊,世界上最好吃的鱼!比上回吃的还要juicy。”

“小馋猫,很高兴跟我来了吧!”

“爸爸说,‘there is an old Chinese saying, everyone has a secret when he turns sixteen.’真有这个中国谚语?”

“每个人到了十六岁都会有秘密?这又是咱们家Wiseman的瞎编,中国人没这说法。”喝着热汤,我的心舒畅起来,美食果然能改变人的心情。

“爸爸还说要带回你十六岁的秘密。”女儿笑起来的时候可爱极了,刚刚整形好的两排牙齿美白如玉,面容娇艳得像是这个季节里满城盛开的杜鹃花。“谁是习红梅?”

“一个老同学。”我答着,喝完最后一口美味热汤,心底突然升起一阵热流,胸间有如小鸟扑腾。眼前的女儿头发黑起来了,幻变成一个中国女孩。

记忆刹时如洪水漫过我的胸间,奔腾到了我的口中。

分类: 
Drupal theme by pixeljets.com D7 ver.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