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你在这里

沙仑玫瑰 谷中百合

嬰兒自呱呱落地起就會渴望愛,如同渴望食物一般。人心似乎生來就是愛的器皿,缺少愛,人性就會扭曲,這在現實生活中的例子比比皆是。人為什麼需要愛?愛的源頭又在哪裡?

野花發出香氣
答案不在風中,而是在《聖經》裡。愛是需要對象的,愛與被愛才得以施展。神在《聖經》裡告訴我們,祂是三位一體,聖父、聖子、聖靈彼此相愛,其奧秘雖然無人透解,但奇妙的愛由此而來。這位自有永有的神是宇宙萬物的源頭,也是愛的源頭。觀世上其他宗教,他們所宣稱的神都是孤家寡人,自身一個,何以言愛?
《聖經》還告訴我們,人是按照神的形像造出的,神就是愛,所以我們渴望被愛,也有愛的能力。
神對我們的愛,藉著賜下愛子耶穌而顯明,叫信祂的人有了完滿的愛,並且得到永遠的生命。從古至今,神的這種無以倫比的愛感動了一代又一代的信徒,多少非凡的藝術作品,多少傳世的音樂篇章,皆出自基督徒之手。更有多少信徒所活出的愛的生命,令人高山仰止,成為人類歷史長河中閃亮的瑰寶。
神還將許多平凡的弟兄妹妹放在我們周圍,他們好似沙崙的玫瑰花,谷中的百合花,曠野中再尋常不過的野花,卻因著愛主發出哪噠香膏的香氣。
我的身邊就有這兩對夫婦,他們曾經行走在死蔭的幽谷中,對主唱出了心靈深處的情歌。

生命航船觸礁
朋友融融和她的美國丈夫邁克是經受中年喪偶後再婚的夫婦。他們結婚才過三年,正在華州的斯波坎籌建新居「退休宮」,預備享受邁克退休後的生活。豈料就在邁克六十七歲生日那天,噩耗傳來,邁克患了皮膚癌,生命的航船觸礁了。
一週後又診斷出,邁克患了血癌,立即住進了醫院治療。第一個療程的化療,舌頭潰爛,頭髮掉了;第二個療程的化療,食慾完全喪失,連吃飯的力氣都沒有了。一次次的化療都是身心的折磨,邁克幾次都以為自己會死在醫院裡,躺在病床上度日如年。有一天,他的耳畔反復響起一首老歌-
On the Wings of a Snow White Dove(在雪白鴿子的翅膀上):
「在雪白鴿子的翅膀上,他送來純潔甜蜜的愛情,是一個從天而降的記號,在一隻白鴿的翅膀上。」
歌聲帶來聖靈奇妙的工作,讓邁克醒悟到,住醫院不是浪費時間和生命,是讓他親近主,時刻靠主活。
 
抗癌落入幽谷
融融一面要細心照顧邁克,每天還要給他做健康合口的飯食,並且給他用熱水泡腳、按摩他的頭部和臉部;同時還要料理搬離舊居、遷入新居的諸般雜事。在這般境況下,神用他的話安慰融融:「耶和華是我的力量,是我的盾牌;我心裡依靠他就得幫助。所以我心中歡樂,我必用詩歌頌讚他。(詩28:7)」
邁克原本以為一個月就可以出院的,卻住了五十二天,而這只是他抗癌歷程的序曲。
一個半月後,邁克再次住院,化療四天,接著要面臨兩個選擇:繼續化療三次,治癒率只是15%;或是骨髓移植,治癒率可以提高到40%。夫妻倆仰望神的帶領,神為他們開路到西雅圖進行骨髓移植。
他們從斯波坎來到西雅圖,住進了專門為癌症病人提供的旅館。骨髓移植是希望,也是風險,種種症狀都可能會發生,導致死亡。邁克在移植前又進行了三天化療,第四天休息,第五天做輻射治療,然後當晚進行移植。移植後有二十八天的危險期,這期間邁克血壓驟然降落,跌到危險低壓,又患了肺炎,呼吸困難,神智不清,在死蔭的幽谷中徘徊。夫妻倆把禱告當成呼吸一樣,時刻不離開神。神給了他們平安和力量,正如詩篇23篇所說,「因你與我同在,你的杖,你的竿都安慰我。」
 
哭泣後的歡呼
邁克在骨髓移植十九天后回到旅館,融融擔當起全天候召開照看丈夫的重任,還要與醫務人員溝通,負責住所的各處消毒,以及買菜做飯等等。她本來就有胃病,還因車禍脖子受過重傷,但主施恩給她力量。她忙碌中不忘和邁克一起讀經、禱告,還堅持寫日記,發送給親朋好友們,為主作見證。神藉著一位姊妹給融融一首詩歌《你坐著為王》,叫她從心底唱出:
 
「主耶和華,滿有憐憫和恩典,我投靠在你翅膀蔭下,當我迴轉,一宿雖然有哭泣,早晨必歡呼喜樂。」
 
我曾邀了教會朋友一起去探望融融和邁克,以為自己可以安慰他們,結果反被他們的信心所激勵。
二十八天的危險期過後,邁克血液裡不再有癌細胞,並且95%是新骨髓。邁克獲得了新生,而且,原本只是禮拜天基督徒的邁克,因在病中與主相遇,靈裡有了新的活力,也日益強壯起來。
骨髓移植成功後,邁克和融融回到斯波坎,三個多月後邁克退休。他們的「退休宮「成了主使用的「宮殿」。夫婦倆不時地邀請弟兄姊妹們做客,擅長中西餐烹飪的融融以美食相待。身為作家的融融將她的日記整理成書,很快得到出版,名為《死亡日記》,字裡行間充滿了愛,對夫婿邁克的愛,對主耶穌的愛,叫讀者們深受感動,新書的文學性還獲得了文學評論家的好評。
邁克在手術後三年摔了一跤之後住進醫院,不久被主接回天家。萬般不捨夫君離去的融融從主那裡得到了安慰,依然相信主的愛,作見證說,別人看我們在經歷苦難,其實我們在經歷神。

病中緊抓住主
與我同一教會的尹甫弟兄發現胃癌時,已經是第三期,醫學統計數字表明治療後通常兩年半後會復發。手術切除了半個胃,接下來是殘酷的化療。整整十個月的化療,用三種不同的藥物,期間還有三十天的放療。身體內種種化學物質的反應令尹甫味覺失常,吃食物感覺在吃金屬,頭髮掉了不說,連腳趾甲和手指甲都鬆動了,一碰就疼,襪子都不能穿。
他的太太健華在教會司琴多年,還是一位出色的鋼琴老師,許多弟兄姊妹都送孩子拜她為師。白天在琴鍵上飛揚的手指,夜晚在指甲間演奏愛的樂章,抹去的是丈夫指甲的血水,包上的是她心頭的溫柔。
病痛中的尹甫緊緊抓住主不放,常常讀聖經,靠著主在靈裡給他的力量勝過身體的痛苦。他還常常寫博客,記下天路歷程。當他讀創世紀裡,神造人之前,先造天地,如同父母欣然為即將出世的嬰兒預備一切。慈愛的天父創造宇宙萬物,莫不是為了人類預備好一切!聖靈就是這樣在他肉身的痛苦中造就一顆敏銳的心,讓他感受主的愛、回應主的愛。他沉浸在主的話裡,覺得有主就夠了。
豈料,更大的風暴降臨。就在丈夫抗癌八個月的關頭,健華因心臟不適去醫院檢查,發現心房長瘤,隨時會有生命危險。她接受醫生的建議做心臟手術,手術除去了瘤,卻在當天夜裡造成中風,左邊癱瘓。原本聰慧的健華連簡單的減法都算錯,看鐘都看不准時間了。五十一歲的愛妻,就這樣半身不遂度過餘生嗎?剛強的男子漢尹甫沒為自己掉淚,卻為妻子掉淚了。健華在醫院裡做三十天的復健,尹甫每次去醫院看她,在妻子面前強忍著淚,開車回家的路上總忍不住嚎啕大哭,回到家便跪倒在地,向主呼求:「主啊,不知你什麼時候接我去,請給我年日,讓我照顧妻子,至少活到她可以自理,或者求你興起神蹟醫治她!」
 
人的軟弱顯出神的能力
神蹟似乎沒有出現,健華坐著輪椅回家,感受天地之別,生不如死。左手連一張薄紙都拿不起,從床到廁所的短短一段路都不能自己走去,她身心痛苦到一個地步,求主說:「到你那裡更容易,讓我去吧。」然而主的話臨到她:「我無論在什麼境況下都可以知足,這是我己經學會了。我知道怎樣處卑賤,也知道怎樣處豐富;或飽足,或飢餓;或有餘,或缺乏;隨事隨在,我都得了秘訣。」(腓4:11-12)。當她為丈夫的病憂慮時,主的話也湧上心頭:「應當一無掛慮,只要凡事藉著禱告,祈求,和感謝,將你們所要的告訴神。神所賜出人意外的平安,必在基督耶穌裡,保守你們的心懷意念。」(腓4:6-7)
她後來作見證到:「主要醫治我很容易,他說有就有,命立就立,可是祂為什麼不馬上醫治我?祂要我學忍耐的功課,其實是主忍耐地等我學功課。神向我們的意念是純全善良的。」
 
患難中見真情
健華站起來了,慢慢學會了一隻手自理、做家務,有時候還彈琴和丈夫唱詩歌。神讓這對本來就恩愛的夫妻,在患難中更見真情,彼此為著對方努力活下去。
尹甫的癌症不幸在四年後復發,醫生說這樣的胃癌末期再怎麼治療,生命也不超過一年。面對如此慘淡的宣判,尹甫心裡卻很平安,因為知道神對他的愛沒有改變。神賜下恩典,通過弟兄姊妹們的幫忙,帶領他到中國嘗試一種新療法。尹甫在健華的陪伴下,住進中國的一家醫院,因著愛主,他定睛在主身上,得以超越疾病。他在病床上的平安和喜樂吸引了人們的目光,成就美好見證,醫院成了尹甫和健華傳福音的禾場。夫妻倆屬地的百般痛楚,成了眾人屬天的萬般祝福。
被醫生宣判不超過一年的生命,尹甫活了將近四年半,至終打完了美好一仗,安息主懷。
如今每個主日在教會看到的健華,是一個舉止端莊、容貌秀麗、面帶微笑的中年姊妹,不見任何苦難的痕跡。
 
生命因主美麗
神的意念高過人的意念,當我們生命的航船觸礁時,許多時候祂並不將礁石挪去,而是叫水漲船高,於是我們生命的航船不再懼怕任何礁石。
認識神的這些弟兄姊妹,愛慕神一如雅歌中的佳偶,因著愛慕良人傾心而歌:「北風啊,興起!南風啊,吹來!吹在我的園內,使其中的香氣發出來。」(歌4:16)不管是凜冽的北風,還是溫暖的南風,萬事都互相效力,叫愛神的人得益處,所得的最大益處乃是永恆的益處,即生命的改變,基督的香氣由此發出。
願沙崙的玫瑰,谷中的百合開滿全地,為主綻放美麗。
 
(发表于《飞扬》杂志121期:http://www.touchlife.org/article/沙崙玫瑰%ef%bc%8c谷中百合)

 

 

 

 

 

 

分类: 
Drupal theme by pixeljets.com D7 ver.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