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你在这里

滚回你们中国去(下)

标签: 

独立屋间和前后都是敞开的,屋间由草坪和树林绿色连接,相距十五、六米,中线为界。自己这边有丛迎春花,覆盖三米大小的直径。初春三月春寒料峭,地上白雪皑皑,被尺多深积雪烘托着的迎春花,却淡然的展示着大丛淡黄色花朵,小巧而鲜艳,在鳞雪微风中摇曳,傲视风雪。经常性的,汤姆牵着纳尼亚在后面凉台附近游逛,远远端详、欣赏这丛清奇的美丽。 

灌木岁月久长,得益于肥沃土壤和充沛雨水,异常茂盛,一直蔓延、扩张。花虽好,花期过后充满生机的绿叶也赏心悦目,我却一直觉得凌乱,多次想着修理,枝叶剪短,缩小面积,让来年能长得紧凑些。我在脑中勾勒修理后的样子:淡黄色的火球。 

十一月,枝叶凋零季,我决定动手。汤姆正在桑树下剪枝,我喊他过来。决定早就和他说过,算是外交照会。汤姆默默走来,在这之前,我俩合作干过许多类似事。 

灌木丛的树枝不粗,用专用剪刀很容易做到。费事的是将树枝捆起来,再累积到门前路边,第二天会有镇里来的人将其收走回收打碎、发酵处理,最终回到大自然。四点开始,半个小时基本完工,只剩最后几根。我将剪下枝条按标准用麻绳捆好,拖到自家门前靠路边的草地,足有十几捆,排了一丈多长。每家都在清理,门前也都堆满了捆扎好的枝条。小镇每周会派车过来一次,持续几个星期。 

晾干后的枯枝是烧壁炉的好料。开始几年我还攒着,舍不得扔。后来觉得,用这种原料烧壁炉,火太足,持续时间短,燃烧出生的灰烬漫天飞舞还挺脏。入乡随俗,改为去商店购买特制的压缩原料,火温控制好,持续时间久,最重要的是灰烬极少,也不飞扬。 

正当我俩心满意足、得意,准备剪完收工时,纳尼亚忽然在后门口喊汤姆,分贝不高但却明显语气粗急,在生气。汤姆听到喊声灰溜溜回屋。临走时还跟开玩笑,说是危机控制!看来两口配合默契,他能从口气听出她的情绪。 

回去后不久,屋里断断续续传来她时高时低的语声。我心里咯噔也没多想,默不作声地打算继续减掉最后几根。妻忽然在屋内隔窗喊“醒了”,分贝比纳尼亚高的多,随即传来小女稚嫩的哭声。妻正在做饭,我回去抱起小女又来到灌木丛附近,想等汤姆出来,问问到底是怎么回事。我在为他担心,也为她。 

抱着如猫般大小的小女,在自家门前的柳树下踱着步,怡然自得。没等到汤姆却等来气势汹汹的纳尼亚。她平时说话不多,说时语气温和,语调不高,有知识女性的气质,美国女人淑女型。这次她气势汹汹走出车库,直接朝我而来,张口就嚷,语速飞快,语无伦次,想是气急了。我耐着性子听,总算明白她的意思:不该砍掉她家她最喜爱的灌木丛,她非常气! 

接下来的话更让我惊诧:你该知道有多幸运,这个国家给了你难以想象的优待、福利,在你们中国,不可能生两个,老二早就被计划生育杀死在胎腹。她继续:就是你这样的人抢了我们美国人的工作。你们该滚回你们中国去!重点部分她加强着语气,似乎怕我听不到,或听不懂。 

就迎春花说事,我没生气,只是觉得无知、无赖。想着失业在家,估计被房贷压着心情不好,想让让算了。本来在我地界,外交照会也打过,修剪时汤姆也没反对。看来,这哥们的沉默并不代表认可,是个软骨头。就是在这一瞬我似乎明白:为什么她会嫁给他!她只能选择这样的男人,也只有这样的男人能容得下她。 

她又高声重复了一遍,我心里已是可忍孰不可忍。我必须反击,到了这个份上该说的得说,不想让她觉得华裔好欺负。我调整好语气开始:其一,当初来美国时只有区区五十美元,今天所有都是用双手挣来,不是谁的恩赐;其二,你对中国了解多少,能不能不自以为是;其三,我没抢你工作,我一直在创造就业,你丢工作跟我没有半点关系;其四,最重要的,不是你们的美国,我们的中国,而是我们的美国!都是美国公民,拥有一模一样的权利和义务,分文不多也丝毫不少,你既没有资格剥夺,也没有能力赋予! 

她已经哑口无言,我收住了情绪更激烈的话。美国媒体总在说,华裔是最安分守己的模范公民,言下之意华裔都是软柿子,只安于被施舍,不敢争取自己应得权利。纳尼亚没有想到,在这里碰了硬钉子。这个看上去普普通通的中国人,怎么会这么轻易的就一二三四的,让人无话可说。 

到此为止,她该见好就收。哪知更诡异的一幕出现。素有早起习惯,第二天,细雨蒙蒙,薄雾弥漫,天刚蒙亮之际,怀抱小闺女站在二楼窗台前的我,忽然看到屋前巨大的柳树下有个黑影在鬼鬼祟祟地踽行,向邻居家方向走去。柳树很大,遮住了自己多半的视线。再仔细看,是纳尼亚。她又走很快回到堆放枝条的地方,躬身抱起,连提带拉,急匆匆地将剩下的最后两捆拽到自家车库。她的车停在车道,想来是为放这些赃物特意腾出空间。目睹景象不由想笑:拥有如此人事总监的公司,不能不倒。 

几个小时后,八点多,雾气消散,阳光普照。小女已经酣睡,老大在那陪着请来的老奶奶玩,自己在忙着打点生意上的事。外面的说话声吸引了注意力,从一楼办公室巨大的落地窗户外看,是纳尼亚正指手画脚地在说话,像是在告状。她面对两个陌生男子,站在自家路旁,车道交界处。她在指点,男子朝迎春花方向看了几眼,无意去现场。看到此景,估计是镇里来人,本想出去为自己说几句,又觉没必要:镇里任何人对这样的邻居纠纷,都没有发言权,不会参与。她应该比自己更明白,为什么还如此不遗余力?这让我怀疑是不是有其它原因。 

就在昨晚教训完她之后,我回家找出房子平面图,又仔细实地丈量过,确定迎春花的树根部分,不仅完全处在我家地域,且离边界还有好几尺。就此,我在迎春花上折下些枝条插在边界上,意在提醒和警告。实际上在边界地底下,前后各埋有两根铁条,用心一点很容易找到。他们刚搬来时,我就和汤姆一起识别了铁条,认定了边界,就一度让他明确过:迎春花是我独占。 

按俄州法律,树长在哪家地域属哪家私有,树枝跨越空间,跨越部分对方有处置权。同时,财产拥有者可全权处置长在自家地域的植物,除非有特别的保护性规定。一切已经非常明白,我没有理由怕她上门挑衅,更不会怕她找什么人来示威。还有个私有领地不得擅闯的法律,除非找死。 

我走去二楼窗台,抱着刚好醒来的老二,打开窗户,意在让他们能看到。她看上去平静,说话平和,几个人呆了十几分钟,基本是在听她诉说,没做什么就走了。她随后悻悻走回屋子。汤姆应该是上班去了。 

晚上我讲给妻听。她沉默了会说:不低调,太显摆。甚至把换车事拎出来当罪数落。她还说:人家生活不易,辛苦存点钱要扛贷又要生孩,说不定还有学生贷压着。看着你没完没了的显摆,心里自然难平衡。 

我说,新常态,不习惯又怎样。未来她将不得不经常面对比她强的外国佬。我不怕也早有应对。我又将平面图、实地测量、证实边界等讲了讲,话没说完她奚落着:牛。不出去对她吼一通?躲着是说明心虚,害怕! 

我想展开平面图让她看,她却挡开:不想看,搞定!别因小失大!然后接着是奚落、说教,要和气、忍让之类。我也不客气:法律同权和权利平等,不是说着玩的,当软柿子也不能过好日子。捍卫自己的权益得靠自己,靠理智和智慧,不是回避和认怂,凭什么华裔就得当狗熊!但不会去对她吼叫,显得没雅量。 

在这之前,我们跟纳尼亚的关系挺好,还说好生小女那几将老大托付给她照看一晚,好让我能去医院整夜陪。医院不让带小孩陪夜,三岁的孩子不能单独呆家,违规者不仅会被罚款、进监狱,还会永久丢失抚养权。后觉得太麻烦,就免掉。 

随后妻每天奚落我认死理、瞎折腾:早就提醒别碰。惹了麻烦终究是你问题。道歉,和解吧。 

绝不!根本是她在借机发泄。她认为可随意欺凌。谁敢让我滚回中国?无人有权和资格。不过,我愿意接受她的道歉,汤姆也行。然而,道歉终究没来,他从此躲着,之后我们再也没见。 

搬到豪华得多的新居后,我很少碰到旧时街坊。三年后当偶遇戴维斯时我问:纳尼亚的孩子有多大?哪里有啊。谈到那次事件时戴维斯又说:她说的版本和你的差别可大了!我先前房子的新房主将门前的柳树给砍了,汤姆家的桑树还在吗?我问。桑树在。迎春花却被砍的干干净净。他脸无表情。迎春花砍了可惜,不过从此边界无战事!我说。 

后来我对妻说:你看,比我狠多了!我到底还是给她留了点面子,人家可是一刀直刺骨髓。咋仁慈,可纳尼亚却永远不会理解,自然也不会有感激。戴维斯也不会觉得她该感激。文化差异在这些细节方面,时不时成为矛盾产生的根源,要么吃力不讨好,要么自作多情。纳尼亚挑起战火,再到处叫屈,最后向新邻居喊冤,结果不仅没有掀起巨浪,最多昙花一现的冒出个小浪花。中国人不好惹,也不再老实巴交任人宰割,她是不是就此领悟,天知道。我很欣赏受这个新房主,不做无原则迁就,为斩草除根做出牺牲也在所不惜。我得好好向她学学。在这里做生意,经常会面对类似的挑战,回避解决不了问题,无底线示弱很多时候还会埋下祸根。不过也难怪:丢了工作又丢了孩子,挺可怜的。但是,她不该以怨报德,将怨气倾泻在我们头上,我们又不是垃圾场。 

妻子没说什么。我觉得,她开始明白当初我固执的理由:那不仅仅只是一丛迎春花。 

为了这份佩服,几个月后我敲响了故居大门,拜会了旧房的意大利裔新主人,早就知道,他们有对双胞胎女儿,和老大同龄,今后会有不少的机会产生交集:室内室外已焕然一新,困扰自己很久的墙纸被撕掉,重新刷上新漆,处处体现了女主人的智慧和品味。 

戴维斯当年几乎是和自己同时进驻小区,一直没挪窝。一百七十平米的房里塞着:他和前妻、现妻与前夫、现在夫妻,前后七个孩子,外加现任丈母娘。老婆做着全职家庭妇女,偶尔外出赚点酱油钱。我佩服他:不仅日子过的还行,房子保着,还在攒钱给孩子,妻子和她前夫的,上俄亥俄州立大学,州里最好的公立。等级比它差也便宜不少的公立,在州里每个角落都有,几十所呢。每年一次的街道聚会,组织者中一定有他两口。那时,每次他都会派孩子上门提醒我别忘赴约。如果不是纳尼亚,我还真舍不得搬走。 

再次相遇是在2017年圣诞前夕。戴维斯高兴的说孩子如愿,我为他高兴。望着有点驼背,慢慢远去的背影,眼帘还留存着他看上去衰老很多的脸庞,我在想:纳尼亚之类代表不了美国。 

我们才是主流。这就是美国,有些我能改变,有些我得选择远离。

(原发《网易》(人间)。这里有改动。版权所有,不得转载。)

分类: 
连接到论坛: 

评论

予微的头像
 #

好故事!什么样的人都有,我们移民来此,很多时要据理力争。

 
汪翔的头像
 #

捍卫主权!

 
Drupal theme by pixeljets.com D7 ver.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