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你在这里

花园小记


花园小记


今天,一个明媚的星期六。不再看微信,不再到群里闲聊。一清早就来到后院。旭日正在苏醒,把一片暖阳架在墙头上,后院里的花儿招来不少蜜蜂,正绕着圈飞来飞去,采集着花粉,给宁静的早晨增添些许温暖和生气。它们一会儿轻吻橙子树上的小白花,一会儿到 菊花的花蕾里私话几句,再一会儿到花篮里停留片刻。此刻,我也被蜜蜂的殷勤感染了,打起精神,一边呼吸着满园弥漫的浓郁的橙子花香,一边给花草上肥。

当拍下一朵朵艳丽的花和一张张姹紫嫣红点缀的小院时,我的心情是愉悦的。照片的画外音在说,盛开的花朵时刻都在准备 离我而去,又时时在我不知晓的时候露出另一朵嫣丽。我更清楚,当我抓住每一时刻,给花儿留影时,我是在把我的精神托付给这未知寿辰的花儿,更确切得说,托付给生命的未知。而正是这样的未知,给了我希望和憧憬,也给了我些许抑郁和不安。为了不让花儿消失,我会不断地让它们再生 - 插枝,育苗,施肥 。。。给了它们希望的同时,也给我自己一个暗示。

 

忙完后,就在我转身回房内的那一刻,我听到了一个熟悉的从墙根那里发出来的窣窣声。顺着声音方向,正看见那条曾经被我“谎”报为蛇的四脚蛇出现了。

在它第一次出现在院子里的时候,着实闹了个大乌龙。几年前,我的红薯叶子郁郁葱葱,有个东西老在里面窜来窜去,好奇心让我捡起一根棍子冲着叶子一阵敲打。嗦的一声,我看到了一条蛇的身体,吓得我丢下棍子就跑开。惊慌之余,打了一个电话,告诉动物监控中心,也没有描绘蛇的模样,硬是说院子里有一条蛇。等到一位穿制服的女士驾车到达后,我领她到院子里。她非常小心地一阵捣鼓,蛇落荒而逃。我一脸遗憾,怎么让它跑了呢!可这位女士,却哈哈笑了起来。她说:“这不是蛇,是四脚蛇Lizard,不需要赶走。”我坚持要把它抓走。这位女士看拗不过我,就直接说,这不是她的工作范围,她只抓毒蛇。然后说四脚蛇不会咬人,并且无害。我没有办法只有看着她驾着车扬长而去。心想,我就是不喜欢蛇,看到小动物,浑身都起鸡皮疙瘩。等老公回家后,硬逼着他帮我抓走。我们一人一根棍子,把这四脚蛇赶到无处可溜。我先生一脚上去,我正窃喜。结果四脚蛇的尾巴被夹后立即脱落,还是跑掉了。事后,我竟然心生慈悲,断了尾巴,这个小生命怪可怜的。算了,这下它肯定吓着了,不会再来了。大家平安!

我老公说,四脚蛇尾巴断了,但它依然能正常生活,过些时候会逐渐长出新尾巴。这种现象叫做自截,可认为是一种逃避敌害的保护性适应。这种生理现象,也叫做"再生"。于是我上网查看有关四脚蛇的信息。它的主要食物是昆虫,而这些昆虫绝大多数是害虫。我开始后悔不该做这样的“坏事”。不知过了多久,它又出现了。自此以后,我慢慢对它友好了些。我看见它的时候,我也不惊慌了。有时我和它对眼看,它也不跑了。不过我还是不敢接近它,只是会用棍子逗它玩,它也不跑远,一会儿躲在花盆后,一会儿躲在花丛中。它亦然变成了我后院的老朋友了。它帮我把蜗牛,害虫等都消灭了。我从此把它看成是花园的一个护花使者!


去年,我少去打理院子,自然没有郁郁葱葱的小园,四脚蛇是不常来造访呢?还是我无暇顾及它?总之,今天看见它,让我心情愉悦!并有一种奇妙的感觉,它真是我久违的朋友。我和它都离不开花草。

在我的梦想里,有橙黄叶绿,椒红葱郁的一片田园景色。于是,我十年前就拿定主意,要在田园里度尽人生的最后时光。我曾想过,到德国的小镇,或是内华达州泰浩湖边的山里,买一座小屋,过隐居的生活。如果可能,人也许根本不需要和人打太多交道的,我更喜欢和花草待在一起,还有那个我害怕接近,却能和我和平相处的四脚蛇。梦幻的田园,就在这小院里,这是我自耕自娱建造的一座山寨小花园。

四脚蛇过着这样简单的生活。只要不被棍子赶走,只要每一天都活着,就应该是一件幸福的事。然后安静地过完5-7年的生命周期。人活着,不也是如此吗?不要被打搅,每天能过上田园般的安逸生活。在每一天都能活着的前提下,如果还能快活地做自己想做的事,应该是人生的最好状态。

我的生命里有花和四脚蛇的相伴,足矣。

采上一篮子莴笋叶,凉拌一盘莴笋,田园生活不过如此。

分类: 

评论

司马冰的头像
 #

太漂亮的花园了,赞,也赞赏你的活法。

 
山泉水的头像
 #

种花种草,安享小日子!

 
杭州阿立的头像
 #

后花园加菜园子,诱人、馋人啊。。。

 
山泉水的头像
 #

我有莴笋菜籽。只有头年的菜籽才能发芽。否则,年数长了不易发芽。我留了一棵莴笋让它开花结果(非常多籽)。明年可以继续播种。

 
Drupal theme by pixeljets.com D7 ver.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