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你在这里

喋血世界(三)

 第三章

在南京城将凝雪海打伤的那个女子,是日军特工惠子。

在淞沪战役打得正酣时,惠子一直活动在上海和周边地区,负责收集信息,收买中国人提供关于国军的情报。两年多前从中野特工学校毕业后,她就被带来上海。

她能讲一口地道的湖北话、上海话。参加会战的有很多来自湖北的军人,给她的情报收集提供了很好掩护和支持。不过,她更多的情报来自普通百姓和商人。

标识了国军阵地位置坐标的地图送到日军手里,日本空军还是较难实现准确轰炸。随后一个当地人给她启发。后来,一旦日本飞机来,目标地点,在空中的飞行员就能清晰看到地面上闪闪发光反射的镜子。轰炸立即变的非常精准。按时放置镜子的,都是被她收买的普通中国人,为的只是几个小钱。日子过的艰难,大家选择活下去,就有饥不择食。

九月初,天刚蒙蒙亮,惠子就带着两个随行,一身村姑、村夫打扮,沿田间小道穿过一片片金黄,在微风中对着路人不停点头摇摆的稻谷。傍晚时,她们来到金山卫这座沿海古城。住在一家负责接待她们的杂货店二楼。日本特工部早在几年前就开始在这布局,不仅在大城市,即使在这些有重要战略意义的边防小城,也一个个的安排有深度休眠的潜伏者。

小小的金山卫只能算个小镇,却已经有几家隶属日本特工部的生意,牌面上的有东洋布绸缎庄,暗地里还有一间西药和一个杂货铺。惠子走进绸缎庄的大门,对上暗号之后被带上二楼,上面已经有两位男子在等着她,是先行到来的特工部同僚。他们已经收集了不少有价值的情报,惠子到来的任务是,综合这些情报之后,看看有没有遗漏,再决定怎么样向上司报告。

毗邻杭州湾的金山卫镇境内地势平坦,属于剥蚀残丘地形和泻湖平原。地势由西南高到东北低。很多年前,日军统帅部就开始全面规划和研究进攻和占领,无数沙盘演练,无数来自第一线的情报分析和汇总,让统帅部对中国国内的地形地貌,军队间的关系和矛盾,比国军统帅部清楚的多,也准确、及时的多。

上海战事一开,除了正面迂回,后方迂回也在考虑范围。杭州湾,很早就成为日军统帅部关注的对象。由于是大部队的快速登陆进攻,地形地貌必须是在适宜于大兵团登岸,并便于向纵深快速展开的地带上,同时,为了减少伤亡,还应该是在国军防线的薄弱环节。

金山卫满足第一个条件。蒋介石也看到金山卫的战略价值,派有重兵把守。就是因为看到这点,松井石根拿出吃奶力气,将所有的兵力全部用来实施他的左翼迂回和中央突破攻击。他的意图有二:要么直接就此打垮国军,这种可能性也很大。即使实现不了这一目标,也可以就此逼着蒋介石增加更多的兵力,那时,或许杭州湾就有空虚。为了确保计划成功,在猛烈攻击淞沪战场国军同时,还加强了在华北战场对国军部队的压力,几经试探后,松井石根确信自己判断的准确:张学良为保持实力,不会在华北像国军在淞沪战场这样死磕!他还通过特工部渠道,给国军特工部提供假情报,释放烟雾弹,结果,被一位国军最高参谋部的作战参谋刘斐咬上了。

 

成功登陆后,日军冲进金山卫镇和周边村庄见人就杀。一天下来,金山镇周遭地区除了日军,已很难见到一个活着的中国人!战后统计:金山全县被杀害2933人,被烧毁民房2.6万多间。松井石根的奢杀成性,此时已露出真面目。日本人历来遵守纪律,日军更是个令行禁止,纪律严明的军队,没有最高指挥官的暗许,普通士兵是没有胆量肆无忌惮的!

十一月中旬,坐在苏州城日军司令部办公室的惠子,看到了来自金山卫的战情通报。她拿在手里扫了一眼准备放下,拿着文件的手指刚刚碰到桌面,又像突然遇到电击似的飞弹,再次将文件送到眼前,仔细的读了一会,她的眼神在一瞬间停滞,脸部肌肉不经意的扭曲。从字里行间,她读出了最不想看到的一面:都成废墟!那人呢?

她眼前一直在晃动着的,是那对在绸缎庄门前玩耍的五六岁大小的女孩。

那天下着毛毛雨,拉着她的黄包车在绸缎庄门前停住。她已经走进店里,刚刚开始和店主接头,门外急匆匆跑进两个小女孩,手里拿着她的围巾:阿姨,阿姨,您的。

稚嫩的声音,可爱的模样,让她立马生出一份爱意。她一手一个抱起两个小女孩,一边一嘴亲了亲小孩红扑扑的面颊。随后向老板要了几颗糖,送给女孩。望着她们兴高采烈向外奔跑的背影,她似乎想起了什么,沉思了好一会儿。

她将拿着的文件放到桌上,随手拿起杯子往嘴里送,却停在中间。她又想起了哥哥,那一年她和哥哥一起离开妈妈,走下双峰岭寺庙的台阶时,应该也是这个岁数。两个无辜的孩子会怎样又能怎样?这时她感觉,自己眼角冒出了一丝丝湿润,与其说是水珠,不如说是雾气。

 

几天之后。苏州,一家别致的院落。

上海派遣军司令松井石根,因为肺炎在此疗养。宽敞的客厅,坐着松井和惠子等若干。松井的脸色苍白,看上去很虚弱。从小就体质弱的将军,今天看来更有点弱不禁风。别说是一大把年龄,年富力强的中年汉子经受这般鏖战,没有几个人不会倒下。将军的脸上气色差了点,心情看上去不错。为了天皇,将军真的拼了。此时的惠子,感觉到的只有钦佩和崇拜。

祝贺将军!中国军就此将全线崩溃,攻陷南京指日可待!有朝香宫鸠彦王挂帅,后面的事没有什么值得将军操心的。一位在坐的军官举起手里的茶杯,用中文对松井说。大家都看得出,此时,任何人担任主帅结果都一样。国军已溃败,一盘散沙,即使没有主帅指挥,各自为战,皇军照样能轻易的击碎任何中国军队的抵抗。

今天,将军要求在场的人只讲中文。193711月,朝香宫鸠彦王代替生病的松井石根担任上海派遣军司令,并指挥122日到6日攻打南京的战役。朝香宫鸠彦王觉得,轻易就可让自己功成名就的时刻到了!一个小小岛国,居然如此轻易攻陷一个大国首都,多么激动人心的壮举,多么伟大的功勋,一定值得名流千古!

这对将军是不是不太公平?惠子觉得是。没什么,历史自有公断。能亲自帮助实现大东亚共荣,功劳属于谁并不重要。松井语气平和,看不出半点怨言。但是,敏感的惠子还是隐隐约约觉得他内心深处的不服。他接受命令返回上海,为的不就是一种成就感?半途而废,可不是将军的个性!我有点忧虑?惠子吞吞吐吐。

不要有顾虑,说吧,是什么?停了会,还没有等到惠子回答他继续:能猜到。

过度杀戮,对于皇军的声誉会不会不利?而且,上海周边到处都是西方记者和外交官。在金山卫,一个镇子被全部杀光。在上海到南京的路上,也是一路杀个不停,无区别的杀戮。

现在是朝香在指挥,他应知道分寸。身边的一位将军在为松井偏护。估计他自己也明白,这些部队都是松井的下属,指挥作战,文官出身的朝香哪是将军的对手。即使是帅印不在手里,第一线的日军指挥官,对于依然坐在主帅位置的他的想法,不能不在乎!既然将军不说话,那只能理解为默许。对于军纪,松本一直以严格著称,世人皆知。

一年多前,惠子就作为松本的秘密保镖,随同他一起游说中国的实权人物,对于松本的个性和内心的想法,有着不错的理解。

情报的价值巨大。松本转换了话题,一边说一边举起茶杯眼神看着惠子:为你庆功。你父亲不愧为皇军的骄傲,情报界的楷模,还培育出你这么优秀的帝国精英。松井讲着一口标准的中文。对中国国情民情的了解,他觉得自己比蒋介石这个昔日的学生强的太多。

谢谢将军,您太客气了。惠子知道,将军和父亲是挚友。不久前父亲在上海被害,将军这是就此表达他的哀思。不然的话,在战争如此紧张的时刻,怎么会有时间陪自己这样的小人物喝茶聊天。虽然皇军势如破竹,攻陷南京后,还有很多事情得做。

父亲之死,特高课觉得,应该是共产党伙同国民党一起干的。

将军和蒋介石也算是很有渊源。两个老朋友,以倾国之力对抗,也是举世无双。惠子说。对于将军和蒋介石当年长期的交往历史,她知道的不少,只是奇怪,将军如此的不遗余力打击,其中到底有没有私欲、个人情绪?是啊。这家伙不知深浅,仅凭他那点学识和才干,也能统治这么大一盘散沙的中国?乱世用重典!中国古人说了无数次。中国人需要优秀的皇军来实施重典!老哥帮助幼弟教训幼弟,天经地义。松井分贝不高的言语带着明显的得意。

 

启用松井这位攻坚战专家是基于慎重考量:用后备役老年军官打场局部战争。在812日时,日本大本营给他的是由第311两个师团组成的上海派遣军,赶去支援驻上海的海军陆战队。而他,在离开东京前就开始四处活动,要求近卫协助他再拨三个,他需要五个师团的兵力。很在乎前事不忘后事之师的松井,不仅早就对上海和南京附近的地形作过细致调研,而且还深入研究过第一次淞沪会战。五年前的那场战争,日军最终出动三个师团七万余人打了个平手。对比之下他觉得,再增加两个师团以十万之众,在占领上海后就应有足够兵力进攻南京。现在他手里有的,可是九个精锐师团!他觉得,已经没有做不到的,只有想不到和不敢去想到的。此时的他和顶峰时的希特勒没什么差别,不仅仅只是志得意满。

坐在面前,说话温和,像个仁慈老爷爷的松井,言语中透着超乎常人的底气和信心,虽然日军势如破竹,国军如决堤的洪水一泻千里,老爷子眼神里却看不出轻飘飘的轻浮感,有的只是对更为伟大目标和理想的期待,更深入的思考和更长远的计划。惠子似乎明白,皇军之所以战无不胜,不就是因为有这样睿智的指挥官吗?

二十多岁,年纪轻轻的惠子,思考的深度和广度,远超她的年龄。父亲在世时曾多次对她说:过度成熟是她的优点,也可能是命伤所在。最终害你的,很可能就是你心底忘不了的仁爱之心。年纪轻轻的军人,应以为天皇和帝国奉献牺牲的精神来约束自己,忘掉自我。父亲说的委婉,她却听的明白。就像现在,她原本不该过多思考面前这位老爷子脑子深处的动机。一直想集中注意力思考对手,策略和情报的惠子,身不由己,还是时不时的被自己的思绪拉回到杀戮上。一直以纪律严明著称的这位皇军统帅,不应该放纵自己的手下,制造惨无人道的屠杀!可事实是,这样的放纵,在金山卫就已开始。日本人的等级观念深入骨髓,军人服从命令的义务更是,特别是对于中下级军官而言。怎么会这样?

 

19371218日,南京城。国军统帅蒋介石昔日的好友,今日的侵华日军统帅松井石根,正在得意自己的成功:总算实现了改变历史的理想!年近花甲,原本已经退役,却被召回,并被派往上海指挥淞沪会战,这位日本著名汉学家的儿子,日军军界有名的中国通,受命日本上海派遣军司令官,在最关键的时刻让日军得以扭转乾坤。他将这人生最后一次扬名立功的机会,视为上帝赐予的最后礼物,最终也确实是用到了极致。此时,站在南京明故宫机场上,主持祭奠日军阵亡将士的“忠灵祭”正在庄严肃穆的举行。儿时就体弱,此时小病康复后的松井石根,正得意的在高声朗读着他的新作《奉祝攻克南京》:灿矣旭旗紫金城,江南风色愈清清。貔貅百万旌旗肃,仰见皇威耀八纮。

此刻的强者,英勇无畏的皇军士兵,对着那刚刚被自己征服的长眠于地下,手无寸铁的三十万无辜的亡灵,正在炫耀着自己的皇威!站在这异国的土地上,作为入侵者,期待着成为这块土地上新主人的他,要以军事恐怖来征服国民政府,征服所有的中国人,让中国历史上一次次经历过的朝廷更换的历史,再次重演!在未来人们再回忆中国的现代史的时候,将会是唐宋元明清外加一个日!想到这里,他一阵热血沸腾,不经意的手舞足蹈起来。这位爱写诗的中国通,在淞沪战役转折前夕的,也就是日军计划在杭州湾登陆的前两天,他信心满满,深信登陆之后的夹击,国军定然会不战而退:百万匪军方殄减,阵中奉祝明治节。皇威赫赫耀八纮,松沪风晴秋色切。站在高楼大窗,瞩目远望,天高云淡,浓浓的秋意将古典优雅的上海,打扮得多彩多姿,美不胜收。不远处的断墙残坯,时不时冒出的青烟,虽然和这美丽的画面极不相称,但是在他看来,确实独具特色:这些只是短期的。很快,整个大上海甚至是中国,就将像自己的家乡一样,被休整的整整齐齐,干干净净。这美丽的圣地,很快就是天皇陛下的属土。想着就让人兴奋。在庆贺的同时,日军已经开始为下一步向北、向西推进做准备。重视情报工作,非常看重“知己知彼”的日军,派出了为数不少的特工小分队,前往国统区。其中一只小分队由日军特工部的藤田惠子带领。

(版权所有,不得转载)

 

分类: 
连接到论坛: 
Drupal theme by pixeljets.com D7 ver.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