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你在这里

为啥不出苗?!

 

菊花佬是南京人爱吃的一种野菜,现在已经变为家菜了,家乡的农民大量种植,并有成包的种子出售。菊花佬的口味很独特,有些清凉,有些甘甜,有薄菏的凉,但不象薄荷那么冲,却夹杂了菊花的清淡,入口时一阵清香,且后味悠长。

 

南京人对菊花佬情有独钟不仅仅是因为它口味独特,且因为其去火功效显著,口舌生疮,声音嘶哑,感冒上火,赤眉火眼,喝碗菊花佬汤,立刻见效。

 

南京素有火炉之称,夏天酷暑闷热,人很难受,燥热闷在体内,急需吃点什么解暑,这时的菊花佬就大受欢迎了。因此,在南京人夏季饮食当中,菊花佬几乎成为人们每日必食的菜肴,南京人常讲:三天不吃青,眼睛冒金星!这青当然是泛指绿叶蔬菜,但对南京人来说,其实很多人心目中的青,却是特指菊花佬的。

 

菊花佬的青是浓绿厚重略带黛色的那种青,青得特别纯粹,古朴,让人一眼望去,心都不由得为之一颤。每次烹制菊花佬鸡蛋汤时,黄绿相间,煞是醒目,黛青色逼进黄色的鸡蛋,青蓝的色调一点点渗透进去,往往引发我对色彩的无限感触,常暗想:这种色若用来入画,不知什么效果?

 

因着对这种蔬菜的喜爱,也因着对遥远故土的感知,我出国时带了几包菊花佬种子,每有家乡友人到访,什么都不要,只要人家带点家乡独特菜种,菊花佬种子必在要求之列。

 

我的菊花佬种子,在美国落地生根,开花结果,四处散播。给加州朋友去种,在加州四季如春的环境里,竟然被培育成了灌木丛,去年秋天加州女友打电话发伊妹儿来告诉我,菊花佬已经长成半米高的小树,且繁花似锦,清香宜人;种子给了俄克拉赫马的朋友,被告知:春天一到,长成了绿毯,一丛丛一片片,到处都是菊花佬;我自己种在地里,春华秋实,四季里有三季可食,冬天一到地面上的枝叶枯萎,春风一吹,立刻萌发新芽,挖出分根,不久就蔓延开来,给点水就成活,要知道,我居住的可是美国西部沙漠地带,亚利桑纳凤凰城这地方,没发明空调前,只有美国本土 印第安人和 Saguaro仙人掌能生存,我的菊花佬在我的栽培下竟然也郁郁葱葱,生意盎然-----

 

但是,这种生命力巨强的植物,在海云的手里,竟然不发芽,不出苗,就别提开花结果这当事了!我百思不得其解啊!我翻着我那双不近视,不老光,不色盲,也不色弱的老眼,想了又想,没有答案!然后,我又掐着我的手指头,天干地支地忙了一阵,还是没结果!我发出了天问:为啥尼?为啥尼?为啥它就不出苗?后来,我展开想象力,五行八卦,祁门遁甲了一下,找到原因了:原来这菊花佬种子它姓林,到我这就长成了林,到那姓海的那儿,她老给它浇盐水啊,能出苗吗?

 

分类: 
连接到论坛: 

评论

海云的头像
 #

你、你、你,你不作兴酱紫!馋我嘛!你那沙漠地竟然长得一浦一蒲的,我这儿可是花园之州,却毛发不生!怪事啊!怪事!

 
林玫phoenix的头像
 #

再接再励,我再给你点种子,然后你根据我的方法如法炮制。我凑不信它不发芽。

 
海云的头像
 #

还有你的种植方法,能写得详尽一些吗?

 
林玫phoenix的头像
 #

酱紫噢,为了证实菊花佬的发芽率,我要以搞科研的态度对待发芽问题,我今天就发种子再播出一点,然后记录一下发芽情况,再好好教入(教育)一下你,如何提高菊花佬出苗率。

 
宣宣的头像
 #

肿么弄菊花的种子呢?我也想种点!现在家里只有芦荟和马蹄莲!

 
予微的头像
 #

这菊花佬,可入画,可上镜,可醒神,可清心,家乡凉菜舒五脏,越洋播种慰友朋,良田荒漠铺青黛,繁花似锦香伊人!

这让我惦念着,怎么可以去林导处吃一餐呢?

 
海云的头像
 #

哈,太好了,予微代表文轩众姐妹,去亚尼桑那品尝菊花涝!

 
予微的头像
 #

海云,找上很容易送童鞋,组个团,东进,东进,向着菊花佬芳香!

 
林玫phoenix的头像
 #

我给你凉拌菊花佬,清炒菊花佬,鸡汤虾仁豆腐菊花佬煲,菊花佬色拉,菊花佬水煮鱼,皮蛋松子菊花佬,菊花佬蛋汤-------吃后大家全绿了。

 
予微的头像
 #

哇哈哇哈,口水湿了键盘了。

沙漠变绿洲!蓝变绿?惊人啊。

林姐,看到这个菜谱系列,这菊花佬很像“茼蒿”,但看你图的叶子却不像。网上查一下,有个贴说是广东菜系的。我还没辨认出来!

 
老随的头像
 #

为啥尼?为啥尼?到底为的啥尼?

 
海云的头像
 #

林导说了,这菊花涝姓林,我领养的孩子,他不亲!我沮丧啊!

 
牧童歌谣的头像
 #

海云你莫悲伤,有我给你垫底儿呢。 那枣树栽下去一个月了,连一个芽也没发, 还是两根烧火棍! 林妹妹头头是道地指点了我一番,我还是没整出任何起色来, 莫非俺这枣树也姓林不成。。。。。 

 
天婴的头像
 #

这菊花佬听起来很神奇。自己种就算了,但是想能亲口尝尝该多好阿,馋~~~

 
林玫phoenix的头像
 #

谁要菊花佬种子?我给!我已经给融融同学邮寄了一些,盼望在她那里生根开花结果。

 
予微的头像
 #

这菊花佬,与“茼蒿”是亲戚吗?在洛杉矶五月还能种吗?

从去年起,LA的天气像过山车的,可以一天20度上下的变化,打摆子似的。今年5月了,却阴霾了好几天,真让人忧郁。

要不要种子呢?还是组团去凤凰城比较快捷?

 
暗香的头像
 #

海云,牧童是火命,鉴定完毕

 
海云的头像
 #

呵,暗香会算命!你怎么算出来的?

 
牧童歌谣的头像
 #

啊,有这事儿? 咋办涅?

 
林玫phoenix的头像
 #

高人在这啊,茅塞顿开!我是土命,种啥活啥!

 
暗香的头像
 #

不瞒你说,想当年偶是大学里的半仙儿,周易,齐门盾甲,各种手相书

 
林玫phoenix的头像
 #

拜你为师,磕头了!高人高人,敬仰敬仰!一语道破天机,本来我百思不得其解啊,怎么在我这里长得乎乎的,到了海大人那竟然不出苗?!

 
予微的头像
 #

我以为林姐是水命吗?把沙漠浇成菊花涝!

 
海云的头像
 #

按水木土火金算,我命格金。我家老总据说命中缺水也缺金,所以这辈子他住来住去都靠海,他名字里也有个海字,我那个海字是借他的,现在看来借坏了,盐分太多,菊花涝不出芽。:)

 
春阳的头像
 #

咳咳,菊花涝是什么东东,让姓林的把人馋成这样?真好吃吗?这回我也知道为啥树到了我家不爱长,原来咱不姓林!哼哼。。。

 
西山的头像
 #

这玩艺怎么像被我快拔光了的野草呢?玫瑰花儿,你拔一棵苗,拍个全身照给我瞧瞧,是不是我把好东西都赶尽杀绝了?那玩艺是不是有点儿辛辣味儿?

 
林玫phoenix的头像
 #

 对对对,有点,味道类似薄菏,我记得好象也给过你种子,是不是?秋天开小黄花,挺香的。

 
西山的头像
 #

好像我这“草”不开花儿,你给我的是荠菜种子,三个多星期了也没发芽,我不是“海”啊!“山”难道也克荠菜?!我种别的都长得很好,先前还得意自己有个“绿拇指”呢,这下要哭了!

 
天地一弘的头像
 #

沙漠变绿洲后,到哪儿都会绿了,菊花佬的生命力一定是旺盛的。

 
豆豆妈的头像
 #

很偶然读到文学城的贴, 跟踪到了这里。我也从家乡带了点种子, 可惜失望之极。 能否给个详细方法, 让我也尝到家乡的美食,否则每次回南京,除了早餐不吃这个, 几乎顿顿吃。

 

非常的感谢,望眼欲穿地期待。。。

 
林玫phoenix的头像
 #

我在搞科研,然后交实验报告,争取以科学的,经得起推敲的种植方法让大家的种子都发芽。

 
豆豆妈的头像
 #

好的, 我期待哦. 我看了种子袋上写着,每年的4月下种子, 那气候真好是我们的10月份(我在南半球)....

 

 

 
融融的头像
 #

我的也没出苗,猜想是天气太冷。我没有种完,等暖和一点再试验。

我家的南瓜苗和丝瓜苗,都死了(暖房里的也死,只有留在室内的一棵长得非常壮。我在欧洲一个星期,造成了不少烈士)。

 
林玫phoenix的头像
 #

伺候蔬菜水果花木需要大量精力和时间,海云是把别人喝咖啡的时间都用来写作,你是把别人写作的时间用来旅游,我是把你们喝咖啡、写作、旅游的时间都用来战天斗地了。你那菊花佬不出苗不要紧,等你活动到咱们凤凰城后随便从我家后院挖点回去一种就活!

 
流浪者的头像
 #

这野菜真的有这么好吃吗?如果中国餐馆有卖的,我要尝尝。

 
融融的头像
 #

你的荠菜种终于出苗了。我问它们为什么要在土里躺躺那么久,它们不懂表达,让我看着小片的绿叶自己感悟。我想,恐怕它们是羞羞答答怕陌生呢?希望明年表现好一点。

 
Drupal theme by pixeljets.com D7 ver.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