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你在这里

倾听安德烈•瑞欧

标签: 

 

许多年前的一天,我偶尔在电视上看到了小提琴家安德烈•瑞欧和他的约翰•施特劳斯管弦乐队在演奏“罗密欧与朱丽叶”的乐曲,眼前不觉一亮。那优美的旋律和画面,配上乐队的欧州古典式风格,一种迷人的优雅和高贵扑面而来。那之后,我喜欢上了他们。

我欣赏安德烈•瑞欧的演奏,是因为在当今各种现代音乐横扫乐坛的世界里,他坚持着古典美,传播着古典美,始终不渝,那是一种对美好音乐的真正深爱。我曾去观看过他在芝加哥的演出,并想往着能去他的家乡,亲历他一年一度的夏季音乐会,这个愿望竟在今年夏天实现了!儿子不但为我买了票,还陪着我去,真是幸福啊!

安德烈的家乡是荷兰的小城马斯特里赫特,位于荷兰东南端的马斯河畔、靠近比利时边境的地方。小城不大,但却是欧盟的诞生地,一九九一年欧盟的“马斯特里赫特条约”就在这里签订。

走出小城的火车站,映入眼帘的是小小的街道,街道两旁是小小的商店、酒吧和咖啡馆,还有古老的房屋建筑,整个小城显得那么秀气和精致。

踏着石子小道,穿过马斯河上的圣塞尔法斯老桥(Sint Servaasbrug)去往市中心,只见不宽的马斯河上风景秀美,两岸的建筑古韵十足,河面上有游船,岸边有咖啡馆和餐厅,悠闲的人们坐在岸边观赏着沿岸风光。据说,这座拱形石桥是荷兰最古老的桥。过了桥,沿着主街前行,很快就到了市中心的福莱特霍夫广场(Vrijthof),晚上我们就将在这里倾听安德烈的音乐会。

这是一个在欧洲随处可见的古老广场,周边聚集了教堂、博物馆等重要的城市建筑和露天咖啡座。广场的后面是著名的圣塞尔法斯教堂(Sint Servaas-basiliek),它是荷兰最为古老的教堂。圣塞尔法斯是荷兰的第一个大主教,死后就葬在这里,教堂混合了多种建筑风格,里面有很多圣塞尔法斯的遗物。

漫步在马斯特里赫特城中铺着鹅卵石的小巷中,我们寻找瑟莱克斯教堂书店(Selexyz Dominicanen Bookstore),听说这是世界上独一无二的“天堂书店”,由一座拥有八百年历史的多米尼加教堂改建而成,曾被评为世界上最漂亮的书店。

高高的尖顶,灰色的石壁,它是突然映入我的眼帘的。踏进书店,马上就被教堂穹顶上的14世纪精美壁画所吸引,书店的内部装潢美得让人窒息,阳光透过教堂玻璃射进来,形成了一种神秘的光圈,三层楼高的黑色钢制书架,从地面一直延伸到教堂顶部的石拱处,恍惚间,壁画和书海中依旧存留着庄严肃穆的信仰。

小城的另一景是古老的城门和城墙,城墙依地势而建,紧紧包裹着旧时的城内宗教建筑和兵营。其中地狱之门  (Helpoort)是最特别的一座城门,除了它的尖塔和棕黑色的墙体引人瞩目外,它的历史也很引人入胜。

据记载,中世纪时,被人们视为“上帝的诅咒”的黑死病多次席卷欧洲。马斯特里赫特当然也不例外。为了杜绝传染,城内的居民在城东南门外建造了一座白色小屋,作为黑死病患者的收容所,人们通过这道城门将病患抬出城。由于感染了黑死病的患者多半没有生还的希望,一旦被送出城门就意味着有去无回,所以城门就成了人间和地狱的分界线,“地狱之门”由此而来。

小城的夏日夜晚来得特别迟,八点多钟太阳还明晃晃的。我们动身前往举办音乐会的广场,一路上尽是和我们一样去听音乐会的人,看得出来他们也来自外地,而且以中老年居多。

音乐会开始前的福莱特霍夫广场和白天大不一样了,广场四周的露天咖啡座座无虚席,据说这里也要预定,这个角度虽然看不见舞台,但可以听,可以感受气氛,参与互动,所以也是一座难求。

走进会场,举目望去都是观众,组织有序,井井有条,观众们都无比兴奋地等待着。我的旁边是一位老年女士,听她和身边年轻一点的女士交谈,我猜出她们是德国人。果不然,当熟悉后,她们告诉我,她们是母女俩,早上才从科隆来的,这已是她们第二次来听安德烈了,老母亲已经八十五岁。

随着一阵骚动,安德烈•瑞欧和他的约翰•施特劳斯管弦乐队成员以他们一贯的风格,演奏着“Seventy Six Trombones”步入舞台,人们欢呼,鼓掌,经久不息。

这是今年夏季这里的第一场演出,当天又是美国独立日,还正值2018俄罗斯世界杯足球赛,所以乐团的演奏曲目与往日有所不同。曲目里有庆祝美国独立日的“Stars and Stripes(星条旗)”,还有三位俄罗斯艺术家用俄罗斯的特有乐器演奏“Lara's Theme(齐瓦格医生插曲)”、“Poliushko Polie(草原骑兵歌)”和“Kalinka(雪球花)”。音乐声中,大家如痴如醉,台上台下融成一片,当“蓝色的多瑙河”乐声响起时,许多观众都翩翩起舞,群情激动。

安德烈介绍乐团里的长笛演奏家Teun,他是安德烈学生时代的好友,一起学习音乐,又从青年时代一同走到如今的双鬓银发,交织了他们的友谊与理想,更有他们对音乐锲而不舍的追求! “我和我的管弦乐团犹如天作之合,我不能没有他们,他们也不能没有我”,安德烈•瑞欧在台上激动地说。

我想,安德烈和他的管弦乐团是世界上独一无二的乐团,它带给人们触动心灵的美妙音乐,带给人们翩翩起舞的欢乐,所以它才能在全世界收获亿万观众的热爱与追随。“我坚信每个人都能够欣赏古典音乐”,这就是安德烈•瑞欧的音乐信仰!

终场时空中飘起了雨丝,观众们都及时得到了免费的雨衣。安德烈一遍遍地向大家致谢,示意演出结束,但又一遍遍地不过掌声,加奏一首又一首。两个小时的节目竟然加演到了三个小时,最后以美丽的烟花宣告结束。

难忘今宵,难忘倾听安德烈•瑞欧!


分类: 
连接到论坛: 

评论

天地一弘的头像
 #

一个字,美。

 
漂流的船的头像
 #

谢谢鼓励!

 
Drupal theme by pixeljets.com D7 ver.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