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你在这里

我的高考我的梦

我的高考我的梦

朱洪幸

读了安永全先生的《我的高考》一文,心中久久不能平静。安永全与我是霍州同乡,也是校友,还是我同学的长兄。这些都与写作本文没有必然联系。促使我本次写作的最根本的原因,是我与他有着不太相同但又非常曲折艰难的相似的高考经历。他的文章我在去年年底看到的,看后就决定把我的高考也写出来。但后来写与不写一直在犹豫中,每每想起此事,总觉得有着一个心结,更多的则是煎熬,于是决定,要把它现在就写出来。

  高考恢复了

十年浩劫结束了,似乎这个国家走上了正道。当我得知中断了十余年的高考恢复后,其内心的高兴、兴奋以及对美好未来的憧憬,用四个字表述,那就是“志在必得”!

“知己知彼,百战不殆。”考场,就是战场,我能行吗?!回答是:我能行!我能考上吗?回答是:去了也考不上!但是,我对自己最清楚,我是一个有梦想的人,只要我认定了的东西,我就一定会去追求,我就一定能够实现!

我把我要参加高考的想法,告诉了父母,告诉了奶奶,虽然他们没有说了更多的话语,但我知道他们都是支持我的,是对我了解的,是有信心的。应该说这就没有什么阻力。但事实远远没有这么简单。

我家的经济状况并不好。这时候也还是吃不饱饭,当然也不是过去全村数最穷的。曾受到了时局的迫害,我父亲因这里买上东西到那里去卖,就被当局抓起来,被定名为“投机倒把活动”,迫害致残,双眼视力一年不如一年,最终完全失明。我幼年时也是遍地打滚、呼天喊地要吃的,家人也只能陪着流泪。如果说我从小就生活在水深火热之中,毫不夸张,或者说千真万确!

最可怕的不是穷,最可怕的是生活在这样一个时代里。我一上小学,文化大革命开始了,无课可上。大一些的学生,搞串联、进北京,接受检阅,然后去打、砸、抢、烧、挖坟墓,誓将文化大革命进行到底;我们这些小学生,每天背毛主席语录,念咒语,批斗走资派。老师还组织我们乘船渡过汾河,到108国道上拦截行人,每人都得背一条毛主席语录,才可放行。

 “知识越多越反动”,这是当时最流行的一句话。这是没有收录在《毛主席语录》中的最高指示。全国都在破四旧,立四新!像张铁生式的“白卷英雄”,才是我们学习的榜样。当时学习成绩好的学生要受到歧视,能打砸抢烧者才是英雄。1975年,我高中毕业了,没有学到什么知识,然后返乡务农。后来,我也在自我开脱,原谅自己:饭都吃不饱,如果每天“头悬梁,锥刺股”地去发愤,那还能保住小命吗?!

1977年冬天恢复了高考。当时考大学与考中专是分开报名的。我只报考大学,不报中专。但我心里比谁都清楚,即使去考中专,也肯定考不上。无论如何,我还是要报考大学,今年不行,还有明年;明年不行,还有后年。甚至还有……。就这样,我攥着勇气上了考场,当然是无功而返!

假如第一次高考能够成功,定会减少以后的很多事端。

  在虎狼般的爪牙中潜行

真是羡慕当今的高考,全国人民屏住呼吸来支持,全社会一路绿灯为高考。建筑工地须停止施工无噪音,出租车可免费送考生进考场,全社会都在伸出援手帮考生。这是我们高考时不敢奢想的。而我所遭遇到的则是一个个像饿虎般地向我扑来。

1978年高考前夕,我想在家里复习上几天,但生产队长闯进了我家,大吵大闹:“你五尺高的小伙子不劳动,每天坐在家里学习,还有没有集体观念,你家还要不要领粮食?!”高考复习大有一种做贼似的感觉,偷偷摸摸地进行。这样的学习环境,即使学习,也学不进去。

不仅生产队不容,生产大队干部更是如此,只要见了我,就要训斥一番。曾有一次,村主任在路上拦住了我:“你说你要复习考大学,是考大学重要?还是学大寨重要?人要讲理啊?不能再这样下去了!”我真搞不清楚是他们不讲理,还是我不讲理,是非完全颠倒了。

我的女朋友这时也跳出来使绊子。她找到我后对我的高考横加指责,逼住我,一定要我给她写下《保证书》,假如我高考上了学,她将怎么办?这可是一个天大的难题,我怎么写呢?我对她说,我从来都没有见过这样的《保证书》,我要求她给我提供一个范本,让我参考!就这样,不欢而散,各奔前程。

外部的伤害还好躲避,它就好像是明枪,而家庭内部的祸起萧墙,则是一支暗箭,让你防不胜防。已经另起炉灶的我的哥嫂则在这时候射出了暗箭。他们逼迫着一个80多岁的、无依无靠的老冯老头,到我家里无理取闹,并扬言要死在这里,让埋葬他。老冯老头是我嫂她妈的干爹,是他们的干姥爷。后来与他们生活在一起,他们养老送终。

我的哥哥是他在5岁时,我妈二婚带来的,与我是同母异父兄弟。在我家最困难的时候,给他成家立业。他在文革中没有上过高中,没有我上学多,于是则对我的上学一直耿耿于怀。当我要考大学时,他们再也忍不下去了,于是就寻衅闹事,导演了上述的事端。后来,他们请来了亲朋一帮人,白纸黑字写下了从今之后他不再姓朱的契约。

  奋发努力唯一选择

恢复高考后的前几年,山西省的高考录取率大约2%。没有学习的条件,要在千军万马中挤过这根独木桥,是不可能的!怎么办?我想尽了一切办法,试图打破这种局面。于是我辞掉了我所担任的电工,后来又辞掉了我所担任的生产队会计,我申请去放羊了。这样,既能挤出些时间,又避免了重体力劳动。我坚定地相信,只要能去放羊,我就能考上大学!日复一日地白天放羊,晚上学习,虽避免了重体力劳动,但极短的睡眠还是令人十分疲乏,好几次在山上就睡着了,羊也不知跑哪里去了,甚至吃了人家的庄稼,也带来了很多麻烦。

1978年冬天,我的母校、许村七年制学校招聘民办教师,我姐姐去给我报了名,第二天早上就进考场考试,共有七、八个人应试。结果公布后,我考了第一名,我是被录取的二人之一,我成了一名民办教师,当然也就脱离了生产队。

我教的是小学三年级全部课程,并担任班主任。我除了备课、教学外,那就是自我复习。我经常是学习到半夜,但12时以后效果就极差了。有时也会想着早睡早起,但早睡容易,早起几乎不可能。怎么办?有一天晚上,临睡前我一下子喝了三杯水。嘿,还真灵,两点多就起来了,我高兴极了,每天如此!这就是我所发明的三杯水读书法吧?后来我还写了一首《夜读》的诗:学问如大海/学子似扁舟/乘风破浪去/终能彼岸渡/孙敬头悬梁/苏秦锥刺股/朱生夜读困/三杯水入肚/一梦二更天/披衣伴寒屋/蜡炬燃成灰/红日接红烛。

1979年,我第三次参加了高考,以高考录取分数线5分之差,还是被大学拒之门外,但距大学之门又近了一步。

这一年的第一学期,学校安排我担任六年级班主任。我的教学课程是六年级数学以及六、七年级地理。除了教学,我还是复习。对于下一年的高考,我有把握吗?后来我有了进城复习的想法,也是因为我们的董校长是开明的,他准了我的假,允许我进城复习几个月,这才使我如愿以偿地全职复习,这时已经胜券在握!

1980年,我参加了最后一次高考。我以高出山西大学录取分数线十多分的成绩,被山西师范学院(现名为山西师范大学)政史系录取。虽然也报了山西大学,但山西师范学院是山西省的重点院校。我们复习班的几个同学,虽比我分低,但都被山西大学录取了。也难怪开学后,我们学校的很多同学都在抱怨:“我们考大学,这条路是走对了,但这个门是进错了!”不管怎么说,我总是考上了大学

1977年冬天到1980年夏天,在两年多的时间里,我参加了四次高考,伤痕累累地冲出了一个个狼窝虎穴,实现了自己的梦想。当我走进大学的校园,睡在学生宿舍里后,我还在做梦,梦到的仍然是没有考上。梦总会醒来的,当醒来的时候,我可以自豪地说:我已经考上大学了,我的梦想实现了!

二零一八年六月六日

分类: 
连接到论坛: 

评论

TreasureEveryMoment的头像
 #

佩服你追求梦想的精神和毅力!在那个时代和环境能梦想成真太不容易了!

 
杭州阿立的头像
 #

刚才给TreasureEveryMoment文友发了个悄悄话。文轩提示:‘邮件无法发送’。不知悄悄话是否发到了,请查收。问好。阿立

 
TreasureEveryMoment的头像
 #

受到了。谢谢。

 
杭州阿立的头像
 #

同赞、同感!俺高中毕业后从杭州下乡插队。后来去公社中学代课教书。高考也是在农村。77级政审被刷了。78级同学里有很多很多77级政审被刷的。78级因为老邓的批示:重在个人表现。78级才放松了毫无任何意义的所谓‘父母历史问题’。

 
Drupal theme by pixeljets.com D7 ver.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