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你在这里

德国人的外国女人(一)

 

 

                     

                          德国人的外国女人(一)

 

 

 

 

      走在街上,迎面的一对男女,如果是你的同类,也许不太会引起你的注意,相反,比如一个德国男人与一个南韩女人,与一个泰国女人,抑或与一个肯尼亚女人,从对方的年纪, 容貌, 服饰, 到走路姿势无一逃脱, 漏掉,观察细致到忘记自己是谁了,也许还会生发出无端的猜想,他们是什么关系呢?是怎么走到一起的呢?

      我对德国人与外国女人的婚姻一直充满好奇,在我的眼中德国男人的婚恋观和审美观,好听一点儿有些别致,时髦风雅,不好听那就是另类,有些不对劲儿,有病啦!

 

                               韩女女佣式

 

      德男 托马斯60周岁的生日上,他邀请了所有的亲朋好友,多年不见的同事老友,还有他40多年的小型打击乐队,招待我们几桌子20多号人,是他的南韩妻子金善玉一个人,听说为此准备了好几天的时间。

      一见面托马斯上前与我们拥抱,我和丈夫递上精心挑选的礼物:两盒古巴雪茄,一瓶男士香水,托马斯急不可待地当面打开,喜形于色,说明那是他想要的礼物和不忘的友谊。之后才想起,把他身后的瘦小南韩妻子拉出来,介绍我们认识,她是柏林一个医院的老护士,当听说我也是来自亚洲,她的唇齿相依的同胞,马上近乎许多,我试着对她说了一句朝鲜话:“你吃饭了吗?”,她露出惊讶,马上又笑容可掬地用韩语回答我,不一会儿的功夫,我们像是老朋友一样,聊起我怎么会韩语的。

      那是我小的时候朝鲜族的邻居教我的,至今没有忘记的几句话的一句。在我出生的地方,从有记忆开始,我家的左右邻居大多是朝鲜族人,受他们的影响,从小会吃辣白菜,妈妈也会腌辣白菜,身穿白色的短身褶裙,脚尖上翘的胶皮鞋,连妈妈包妹妹的婴儿背带都是白色的韩式,妹妹的白色斗篷,从尿布到斗篷那是从里到外的白色,与汉族的从上到下的红色形成鲜明的对比,孩子们在一起吃在一起玩,玩“嘎了哈”(即猪的肘关节骨头), 跳格子都是用朝鲜语一套一套的振振有词,与他们在一起分不出哪一个是汉族,哪一个是鲜族来,

      那时,对门的一家女孩与我只差一天出生,两个女孩我们的妈妈,在一起有说不完的育儿经和厨房秘笈,鲜族话是我人生学习的第一门外语,那时听,说没有一点儿障碍,上学以后搬家到很远的地方了,开始还互相走动,以后便很少再来往了,鲜族话也慢慢地淡忘了。但是,那时的生活习惯已经植入我的生命里难以改变,爱吃大米,辣白菜,回忆起小时候那段生活还是很温馨,很有趣的事儿。

      现在走在街上,每每有人误认我是韩国人,即使我人在国外多年了,也时常自己腌制辣白菜,到亚洲商店买回白菜, 生姜, 大蒜, 辣椒,苹果等主料后,家里 专门有个搪瓷罐子,一次三五颗的中间对切,先用盐把水杀出来,再放上各种配料,简单容易,放在冰箱里能存好长时间,开始时没有酸味也好吃,时间长了,酸味上来酸辣恰到好处,就像泡菜一样,口味也不差,吃烧烤时辣白菜那是绝配。

      金善玉把我请到他们的房子里,客厅的壁画,艺术装饰完全的韩式,字画是汉字我熟悉的亚洲方式,她竟然会用汉字写自己的名字,到让我惊讶了。我想,韩语也像日语一样,是汉语的演变形式,汉字写繁体字,发音不同而已。

      餐桌上摆着韩式和德式两种自助餐,韩式的白米饭, 辣白菜, 鱼丸子, 海带凉拌菜, 打糕;德式烤肉, 各种酒精饮料, 咖啡, 蛋糕,尤其韩式佳肴备受青睐,这个南韩女人一直忙前跑后地招待大家,看我们吃喝,她一直等到最后,刚得空吃在嘴里,克劳斯打个响指,她马上意会,又开始收拾残局,吃饱喝足的客人欣赏节目开始:现是小乐队的表演,后来客人随着音乐翩迁起舞。韩国家庭男为上,子为上的典型的大男子主义的男尊女卑,那是在以前,在亚洲, 在韩国,什么时候移到德国了,这不是德国家庭吗?让我心生悲哀。

      是她把丈夫惯坏,自打嫁过来,她就情愿贤妻良母,包揽一切家务,把成人的儿子宠坏,唯一的儿媳还是个动嘴不动手,只会面包夹肠,吃罐头食品长大的德国人,这一大家子上下就这么一个服务员忙乎着,令人着实地看不下眼的还有,有不少来宾女眷与克劳斯当众眉来眼去的,拥抱, 接吻不在话下,喝到酣时,只见克劳斯用手拍着女眷的屁股,极尽挑逗,我注意到金善玉红红的脸上泛着羞涩,好像那个女人是她自己。那么,克劳斯的南韩妻子是他30年的女佣?

 

                                泰女性幻觉式

 

      多尔康是国家公务员,几个孩子的父亲。他的前任妻子是地道的德意志女公民,俩人是大学同窗,同居又成同事,后结成夫妻,一连生下三个孩子以后,妻子的为了照顾孩子,辞掉公务员职位,又为了亲自培养教育孩子,孩子都留在家里,没有一个去过幼儿园。为此,妻子没有时间照顾老公,照料家务,除了带孩子出去玩耍,就是与孩子一起睡大觉。老公下班先去超市购物,回来打扫卫生,再给孩子洗衣做饭。时间长了,妻子厌倦了家庭生活,一度精神出轨,爱上了一个独身老教授,搬到那里与老教授同居,撇下孩子, 丈夫有家不归。为了三个孩子长大成人,多尔康又当爹又当妈的苦熬了几年。睁开眼睛就是工作,养房子, 养孩子,晚上一个人睡不着觉的时候,还养成借酒浇愁的毛病,成了麻痹神经的酒鬼。

      后来,经他姐姐劝导,他征婚认识了一个泰国女人,一个已婚带着两个孩子的女人,一个在德国打拼多年的按摩女。凸凹有致的体型和棕色皮肤成了她最大的亮点,也是吸引多尔康的唯一之处。俩人几次约会后,泰国女人便带着孩子在多尔康家安营扎寨了,这个家像个幼儿园,一个女人照顾五个孩子,一个男人,但比起在外打工活命,不愁吃不愁穿的日子也让她知足和安慰。

     泰国女其实很会作女人。她使出全身解数,白天洗衣做饭,接送孩子上学,上幼儿园买菜购物样样不落,晚上,双手合十燃香敬佛,穿上诱惑的内衣炫浪漫,为德国男友抹油按摩,泰女普遍谙熟房术,使尽女人的风骚和媚术,这就是为什么德国男人都爱跑泰国度假,独身老汉更是乐不归蜀的原因了。可是,日子过久了,两窝孩子分伙儿打架升级,多尔康再怎么离不开泰国女,也不能装聋作哑,无视亲情而不顾,他本来就是个护牛犊子的老母牛,只能忍痛割爱,与泰国女分手,好在这一次还没有结婚。

      因为孩子两个人分开,感情还算深厚,他们一直偷偷地往来者,泰国女人开个按摩店,凡她有需要的时候,他大方出手从不袖手旁观。即使后来他又结婚了,还是念念不忘旧情,经常去哪儿寻找精神刺激。现在的妻子是肯尼亚人,为此与他闹离婚闹到法院,因为争夺孩子的抚养权,分居快两年了,至今也没有离成,时好时坏,笑声眼泪同在。他脚踩两只船,一头是情人,一头是妻子,孩子都是他与两个妻子的合法孩子,难怪他还酗酒不断,不省心,就像在品色,白色, 棕色, 黑色的不同韵味,是什么在诱惑他的船舶一直不能靠岸停泊,为了猎奇,性幻觉,还是心理疾病,生活能安稳吗?代价能不大吗?

      在德国一个已婚男人基本上爱家,爱老婆,维持着一个和谐家庭,社会也和谐,不像有了名利的中国男人的操守,养二奶,还嫌不够,睡小三,搞小四,越来越习以为常,作为女人我为中国女人的现实而悲哀 ,德国人的婚姻被婚姻法很好地保护着,离婚不是每个人都能承受得起的高昂代价,这就是为什么德国好多人选择不结婚的同居生活,作为外国女人我为生存在德国的外国同胞加油打气,入乡随俗,男女平等,做好女人该做的就行。

分类: 
连接到论坛: 
Drupal theme by pixeljets.com D7 ver.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