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你在这里

德国人的外国女人(三)

 

                     德国男人的女人(三)

 

 

 

                                                    信仰上帝的俄罗斯女人

 

 

      克劳斯原来是德国邮局的电信工程师,收入在朋友中算是最多的,被周围的朋友羡慕不已,成为父母的骄傲。那时候朋友们聚会,经常是克劳斯一个人埋单,柏林的大小乐事都有他的参与,十足的快乐单身汉。可是人到中年了,头都有些谢顶了,克拉斯还没有找到合适的女朋友,后来经教会朋友的撮合,认识了刚刚来德国的俄罗斯人娜塔莎。

      娜塔莎来自俄罗斯的郊外,看到她以前在小树林的照片,姣好的身材裹着一个碎花裙子,忧郁、怀旧,自然让人联想到那首闻名世界的《莫斯科郊外的晚上》来:

莫斯科郊外的晚上

  深夜花园里四处静悄悄

  只有树叶在沙沙响

  夜色多么好

  令人心神往

  多么幽静的晚上

  小河静静流微微泛波浪

  河面泛起银色月光

  依稀听得到

  有人轻声唱

  在这宁静的晚上

  我的心上人坐在我身旁

  默默看着我不作声

  我想对你讲

  但又难为情

  多少话儿留在心上

  长夜快过去天色蒙蒙亮

  衷心祝福你好姑娘

  但愿从今后

  你我永不忘

 莫斯科郊外的晚上

 

 这首歌是我父母那一代很流行的歌曲,我是听着父母反复吟唱学会的,真是很怀旧,很憧憬那种浪漫情调,至今唱不衰、听不厌,听说就连我们的“涛哥”——胡锦涛主席都爱唱的一曲,还在一次大型的会议上表演,就连国家领导人都难免在大庭广众的“花前月下”,儿女情长地深情演唱,哎!这让我想到他们的爱情肯定浪漫。。。。。。

      两个人都是虔诚的基督徒,见面后张嘴闭嘴都是:“OhMein Gott!”自打认识以后,他们经常在周日的教会里巧遇,坐在一起俨然教会的兄弟姐妹一样纯洁无邪,一起诵经祈祷,一起做义工,一起探讨圣经教义,可是慢慢地彼此发现,他们的相识是上帝的安排,彼此有了神圣的责任。

      开始克劳斯的父母根本不同意他们的儿子找个外国女人,尤其一个来历不明的女人。早在18世纪叶卡捷琳娜二世时代,出身德国人的叶卡捷琳娜二世成了俄国的女沙皇,那时大部分俄国人来德国不是作为移民身份而是为建立海外“新世界”的目的到德国安家落户。

      尤其是西伯利亚铁路的通车,大大地缩短了大西洋到太平洋的运输线,19411945年的苏德战争,就是苏联反抗法西斯德国侵略的战争,而苏联自己称之为“卫国战争”第二次世界大战期间,这条铁路为苏联打败德、日法西斯作出了卓越的贡献

德国发动战争的目的是消灭世界上第一个社会主义国家苏联,进而夺取世界霸权。苏德战场被称为二十世纪最为惨烈、最为血腥的战场。据统计,苏军作战死亡86684万人,德军及其盟军死亡600多万人。仅1944年 历史上称为斯大林式的10次打击。苏共消灭德军约200万人

 

德国和俄国历史上有互为移民迁出国和迁入国的渊源。比如1767年有30.000俄国人到德国安营扎寨,1860年有140.000德国人血统的移民在黑海流域生活,二战后的德国移民状况大致可分为四个阶段:1955年前为第一阶段,在这一阶段德国是人口移入国,第二阶段为1955年至1973年,大量“客籍劳工”的涌入使德国成为了移民国家。第三阶段从1973年至1989年,联邦政府停止大规模招募外籍劳力,而这一时期的德国社会已经逐渐进入移民状态。第四阶段是从1989年至今,由于国际局势的变化和全球整体化的发展趋势,使德国的外国人口数量继续上升。

 

当年作为战败国的德国大兵在苏维埃前线不死即伤,留下的与当地女人结婚生子,现在大兵扶老携幼回德国老家探亲,德国政府那么讲人权当然不能不同意德国人回家了,于是,愈来愈多的人来到德国,也有人越境而来,认为生活在德国比俄罗斯国家强。

      克劳斯的父母越是反对越加速度地成全了他们的婚姻。他的父母也不想失去唯一的一个儿子,后来竟然还为他们举办一场隆重的宗教婚礼,可怜天下父母亲呀!亲戚朋友都被邀请,在泰戈尔湖上租一艘大游轮吃喝玩乐地热闹一整天,所有的人也都认为这是上帝的旨意。

      克劳斯在大学里学过俄语,娜塔莎不太会讲德语,两个人交流多数停留在俄语上。婚后的娜塔莎先后成为两个孩子的母亲,她更没有时间去学德语,学习德语在日常生活中,或者留在周日的教会上,她索性也不再去学校学习了,也没有再出门参加过职业培训,就连她的那本圣经都是俄文的圣经,她甘愿呆在家里做专职的贤妻良母。

      克劳斯一个人养家当然很辛苦,开始父母还多少有些支助,后来父母也陆续去世了,他也患上脚疾,走路像个小脚老太,左右摇摆,双脚不敢着地的样子,谁看了都要笑。他不得不放弃工程师的工作,改行干起开车的投递员工作,收入少多了,孩子正是成长花钱的时候,日子过得着实地紧巴、艰难。

      为了节省开支,克劳斯把家搬到偏远的郊区,房租是省了不少,可是除了几处面包、食杂店、饭店而外,只有教会,在德国只要有人的地方,无论多小哪怕几个人的农庄,都会有教,。娜塔莎愿意到教会工作。

      克劳斯白天上班,下班购物,接送孩子上学放学,一大家子的活儿他不得不承担了一大部分,时间长了,苦不堪言,逢人便怨声载道,他的婚姻带给他的是个负担,也忘记当初他一直信奉的“上帝的旨意”。

      也养成了他一家之主的至高地位,甚至是霸道。他经常一个人出门度假,留守娜塔莎一个人在家照料孩子。慢慢地无论什么活动再看不到娜塔莎的身影了,偶尔有孩子在他的身边,孩子大了,只有他一个人参加朋友的聚会,也很少提起他的妻子娜塔莎,看来两个人的关系形同虚设,不禁要问:他们的婚姻会幸福吗?

      多年来娜塔莎几乎没有再回过老家俄罗斯,她与亲人很久不再有什么联系。她生活中的一切都按照圣经里的教义去尽女人和母亲的责任,除了丈夫、孩子以外,就是教会的传教诵经。

      婚姻稳固关系在圣经里的约束,胜于世俗的法律约束。神是基督的头,基督是教会的头,男人是女人的头,上帝先造了男人,女人是由男人身上的一块肋骨而成,丈夫是妻子的主宰,妻子不可以离开丈夫,丈夫爱妻子如同爱自己的身体,爱妻子便是爱自己,妻子要敬重她的丈夫。。。。。。

     他们家里甚至没有电视机、广播,几乎没有什么现代人的娱乐生活,生活极尽简单,平常如水,她一年四季身着裙装,头包纱巾,一副中世纪教会侍女清淡寡欲的形象,她常年如一地为教会打扫卫生,有一些小零花钱,她还经常捐给教会,花到自己身上微乎其微。显然她活得好艰难!

      后来一次看到她,才刚刚50几岁,头发灰白一片,略微的驼背,清瘦灰暗的脸睑很憔悴,眼睛却泛着光泽,似乎很快乐、很知足的样子,这让我又想到那句话:“莫斯科不相信眼泪”。显然她活得很艰难!在生活上抑或感情上?

    

        虔诚的基督徒坚信,人生的追求在上帝的天国里,现在的人生只是暂短的一个过程,美妙的伊甸园才是人类的最后归宿。后来才知道,娜塔莎当年来德国是个留学生, 而且是个很有研究的神学专家!一个普普通通的地道德国家庭主妇!!真的不要小看德国的家庭主妇,在德国我经常会遇到这样的家庭主妇,比如女作家、女画家、 女诗人、女记者等她们都是在家办公的自由职业者。

 

 

 

分类: 
连接到论坛: 

评论

木桐白云的头像
 #

最后两节有点混?

 
呢喃的头像
 #

多谢木桐白云的提醒!

重叠处已经删节

 
予微的头像
 #

谢谢辛勤写作.

德俄也有历史渊源,影响普通人的生活和爱情。

 
呢喃的头像
 #

在德国除了土耳其人,就是俄罗斯人最多。

都有历史渊源,稍后我会把《土耳其人在柏林》贴上。

 
天地一弘的头像
 #

莫斯科不相信眼泪,对于生活尤其如此,哪国的女人都要好好生活才是哲理也。

 
呢喃的头像
 #

到了国外才真正体会到莫斯科不相信眼泪的真切!

 
刘瑛依旧的头像
 #

的确,德国的家庭主妇往往很不简单。这一点,我也深有体会。

 
呢喃的头像
 #

平常大家都是一样的出出进进,热络嘘寒,

认识之后才知道人家早已的大名鼎鼎。

平常心态难得。

 
好吃的头像
 #

好看!

 
呢喃的头像
 #

多谢鼓励了!

问候!

 
Drupal theme by pixeljets.com D7 ver.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