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你在这里

四、生活在别处—— 受邀做客

 

四、生活在别处——  受邀做客

 

   圣诞的气氛还没完全退去,元旦接踵而至。

    凯敏一家受罗兰德的邀请,去他家做客,与他们一道共度除夕之夜。

    下了高速公路,再经过一段乡间公路,汽车缓缓驶进了一座介于城市与城市之间的乡村小镇。 

    街两旁,式样各异、独家独院的德式居住小屋一幢连着一幢。佳颖注意到,家家户户沿街的窗口,不是被款式各异的窗帘所装饰,就是被各种鲜活的植物、独特的艺术饰品所点缀,像一幅幅富有特色的风景画。穿行于带着优美弧线的街道间,犹如置身于移步易景的画廊之中。

    这些居家小屋的外观不及莱茵河畔的小洋房风姿浪漫,但在保养得体、精心布置的后面,透着一种平和的富裕和独有的品位。

 

    汽车缓缓停在了一幢小屋前。

    一落眼就知道,这户人家对中国有着非同一般的情结。

    用“春夏秋冬”“风花雪夜”等中国字雕刻的石块,从前院小径一直铺到屋子进口处。小径两旁,错落有致地摆放着八角亭造型的石雕风灯,门旁种着一束低矮的中国青丝竹,门前挂着一串典型的中国风铃,窗口摆放着中国景德镇瓷器花瓶和带着中国古典美女画的装饰性小屏风。

    当霖霖摁响门铃,罗兰德太太打开房门时,走廊上的德国闹钟正好敲响五声。

    看到霖霖,就象见到了久违的朋友,罗兰德热情洋溢地张开双臂搂住她,弯下腰,在她的左脸右颊上各贴了一下。

   “你有一个很好、很聪明的女儿!”罗兰德握着凯敏的手,用标准的中文说,“很高兴认识你们一家!”

    进到客厅,依次落座,佳颖拿出他们准备的小礼物——— 一条包装精美的中国手绘真丝围巾和一条男式手绘真丝领带。

   “噢,太漂亮了!”罗兰德太太迫不及待地打开礼品包装盒,抖出那条真丝围巾,“这颜色正好配我这条裙子!”

    她毫不掩饰自己对礼物的喜爱,一边说着“谢谢”,一边把围巾系上了脖子,初作娴熟的打了一个很艺术的、漂亮的节。乳白色的围巾上,淡绿的叶和水红的花,一下子把她略施粉黛的脸,映衬得更加生动起来。

   “真漂亮!”佳颖由衷地说。

   “中国真丝很有名。中国工艺品非常迷人。我很喜欢!”罗兰德太太说,“我家有很多中国工艺品收藏。罗兰德每次从亚洲回来,都会带些好东西。”

   “这条手绘真丝领带也可以作为收藏品了。”罗兰德端详着包装盒里的领带,爱不释手,“我想现在就把它放到我的收藏间去。”

   “您还有专门的收藏间?”凯敏十分感兴趣地问。德国许多寻常百姓家,都有点个人收藏爱好。但在家里安排专门的房间只为收藏,却不多见。

   “噢!那可都是他的宝贝!”罗兰德太太热情地说,“如果有兴趣,我很愿意带你们去看看!”

   “当然有兴趣!”凯敏一家几乎异口同声。

    那间位于卧室旁的收藏间,占了整整二楼的一半。为了腾出这块空间,罗兰德的两个孩子,一个住在地下室,一个住在屋顶阁楼。现在两人都已成人,搬出去了。

    罗兰德兴致勃勃,如数家珍。这都是他花多年心血,一点一滴收集、珍藏的。别致的小牙签、各种质地的筷子、手工剪纸、京剧脸谱、手绘瓷盘、丝织挂毯、手雕檀香扇、蛇皮二胡……其中不乏极品:用红檀木雕刻、拼嵌的中国象棋棋盘桌几、用象牙雕刻的搂空三层圆心球,还有,须用高度放大镜才能看清字体的微雕中国诗词。

    每一件收藏品,都有一个小故事,都有一个小来历,罗兰德说起这些,满脸放光。

    在一个打着幽幽灯光的装饰柜前,所有人都停住了脚步。一眼就能看出,里面的东西不同寻常。

    果然,罗兰德太太说,这是她爷爷上世纪从中国带回来的。这些东西,都来自中国皇室。她爷爷收藏保留了一辈子。他去世后,作为家族直系亲属之一,罗兰德太太继承了这些遗产。

    一听这些东西来自上世纪中国皇室,凯敏、佳颖都不由地仔细打量起装饰柜里的收藏品来。

    在贝壳镶嵌的刨光黑漆木匣里,黄色软绸缎上放着真金白银铸成的元宝和当时流通的黄铜钱币。皇室的手批奏折、宫女用的青铜镜、玉石雕刻的盆景、画着鲜活鲤鱼的青花瓷瓶,还有一个带着优美造型的吹奏乐器似的东西。

佳颖心想,这户人家与中国的关系真可谓源远流长。能得到皇室东西的人,在当时肯定身份非同一般。

   “你爷爷也是传教士吗?” 佳颖问。上世纪能到中国去的,大多也只能是传教士。只有这种身份,才有可能接近皇室。

   “哦,不,不!”没想到罗兰德太太说:“他不是传教士,他是士兵。他到中国不是去传教,而是去打仗。”

   “打仗?!”霖霖以为自己听错了,“你是说,你爷爷到中国去打仗?”

  “对,当时有英国、法国、荷兰、德国、意大利八个国家参战。”罗兰德太太说:“ 我爷爷是法国人,他代表法国参战。”

   “啊?!”凯敏、佳颖面面相觑,差点脱口而出,“原来是八国联军!”两人不约而同想到,这些东西,该不会是圆明园里的国宝吧?

   “那是什么?”霖霖指着柜子里那个造型奇特的东西问,“  是打仗用的武器吗?”

   “哦,不,不!”罗兰德解释,“这是烟壶。就是抽烟用的东西。”

    凯敏、佳颖顿时明白过来,这就是以前中国人吸食鸦片用的烟壶。过去,他们只是在一些图片上,看到中国人躺在床头、木板上,对着烟壶吸食鸦片的画面,但真正的烟壶,他们也是第一次亲眼看到。

   “可以拿出来让我们看看吗?”佳颖问。

   “当然可以!”罗兰德 爽快地打开装饰柜,拿出那个烟壶。

    如果撇开烟壶的使用功能,应该承认,那烟壶本身就是一件极致艺术品:沉甸甸的红檀木 打磨的壶身上,雕满龙凤呈祥的图案,红铜铸成的弧形烟管上,精致的花鸟虫鱼清晰可见。

    霖霖只见过现代人抽烟,她想象不出,这种构造复杂的、抽起来带着“呼噜,呼噜”水咕嘟声的烟枪,怎么能吸烟呢?

   “这怎么抽啊?” 她指着封闭的壶身刨根问底, “这里面装着什么?”

   “这里面装着中国一段很屈辱的历史。”佳颖说。

   “什么?”霖霖根本没有听懂。

   “回家以后,再让妈妈讲给你听吧!”凯敏轻轻拍了拍霖霖的脑袋,语气带着沉重。

   “哦,对不起!”罗兰德立刻意识到了什么,他把烟壶放回柜子,“它现在仅仅是件艺术品。 ”

 

分类: 

评论

木桐白云的头像
 #

有些沉重。

 
刘瑛依旧的头像
 #

但愿带着这沉重,你能陪伴着读完后面的续章——后面大概会轻松些,也会深刻些。

 
红花的头像
 #

虽然是从中间读起,还是被深深吸引。可以看出,作者文学功底深厚。

 
刘瑛依旧的头像
 #

谢谢红花夸奖!你的表扬至关重要。因为你是内行啊!

 
天地一弘的头像
 #

文字让人喜欢,也让人思考,祝愿中国真正地强大。

 
刘瑛依旧的头像
 #

我的文字让你喜欢,真叫我高兴!我知道,在文字方面,你是见多识广啊!

 
呢喃的头像
 #

刘瑛大作开始连载了。

有生活积累,耐人寻味。

 
刘瑛依旧的头像
 #

不敢不敢!哪敢妄称“大作”呀!

谢谢你的跟读哦!

 
老来天真的头像
 #

让人心里五味杂陈,这就是他们的中国情节?这就是他们的宝贝收藏?啊!无语!刘瑛好样的!写的妙!

 
刘瑛依旧的头像
 #

更妙的在后面呢!麻烦你继续跟读哦!cheeky

 
梦娜的头像
 #

喜欢你对罗兰德太太通过对话的种种烘托性的描述

 
Drupal theme by pixeljets.com D7 ver.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