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你在这里

十、生活在别处——争锋相对

 

           十、生活在别处—— 针锋相对

 

   夏塔曼说:“我从新闻中得知,中国餐馆吃狗肉。”

   一听此话,彭大海、凯敏的笑容刷地一下飞到了九霄云外,脸上的表情,顿时严肃起来。

    他们知道戛塔曼说的“新闻”是什么——德国发行量最大的报纸《图片报》刊登了一篇图文并茂的文章,揭露中国餐馆里宰杀狗并烹饪狗肉,其他新闻媒体也不问青红皂白一起跟进,一时引起德国一片哗然。许多德国人自发抵制进中国餐馆,中国餐馆的生意不仅因此大受影响,一落千丈,连在德国生活的中国人也一块儿跟着遭殃。“中国人吃狗肉”这印象让中国人在德国人眼中,几乎成了“野蛮一族”。

    夏塔曼说:“我实在无法想象也无法原谅,狗肉怎么能吃呢?狗不光是家庭宠物,更是家庭成员,它们是主人的孩子。吃它们的肉,就等于吃孩子的肉,这太恐怖了!”

  彭大海苦笑着用中文对凯敏夫妇说:“得!做了一桌子素菜,仍然绕不过‘吃狗肉’的质问。再好的中国菜也堵不住他们的嘴!”

    佳颖使劲对彭大海使眼色,让他别再说。艾凯和戛塔曼都略懂中文,尤其是艾凯,听力挺好,程度不低。她担心,彭大海不恭不敬的话万一让她们听懂了,会引起不愉快。

    凯敏看到了佳颖的眼色,毫不理会,说:“干吗不能说说?只许贪官放火,不许百姓点灯?我们在外面没有辩解、发声的机会,难道在自己家里,还不能说说?

    佳颖见自己的意图未被领会,反被误解,只好转而用德语对两位客人说:“其实,中国人根本不吃狗肉。我们在座的这些人,就从来没吃过狗肉!”

此时,她已反应过来,难怪夏塔曼和艾凯不约而同地提出不吃肉,大概是害怕菜里会下狗肉吧?可以断定,至少戛塔曼绝不会是素食主义者,光吃素,她能长得这么彪悍高大?

    凯敏像是鱼骨哽喉,不吐不快。他无遮无拦地对佳颖说:“我看,你也没必要在这儿遮遮掩掩!中国人吃狗肉,这是事实,尽管只是少数人,可的的确确是吃了。别人并没有造谣生事,无中生有,咱们干吗要掩盖?推脱、掩盖解决不了问题,还不如正面回应。今天,我倒想打开窗子说亮话,跟她们理论理论!”

    这通机关枪扫射般用中文说出的话,夏塔曼和艾凯自然都没完全听懂。但从凯敏的表情和语调中,她们已感到了他的不快。两人看着他,都没说话。

    凯敏转而用德语对她俩说:“正像德国人无法理解,‘狗肉怎么能吃?’一样,中国人同样无法理解,‘狗肉为什么不能吃?’。在大多数中国人眼中,狗就像猪、牛、羊、鸡、鸭等家禽一样,并没有什么特别的意义。不仅如此,狗在中国人的心目中,向来地位很低下,形象很负面。中文中许许多多骂人的话,都和狗有关。比如:狗仗人势——这是骂小人奴才倚仗着主子的势力欺压别人;狗急跳墙——这是骂走投无路,不顾一切,一味蛮干的人;像狗一样——这是骂毫无地位,没有尊严的人;狗娘养的——这是骂出身低贱,没有德行的人。就连和其它动物相比,狗都不算是好东西。比如狗尾续貂——比喻用不好的东西续在好东西的后面;狗嘴里吐不出象牙来——比喻坏人嘴里说不出来好话。总而言之一句话,只要有‘狗’这个字眼,无一例外,全是骂人,全是负面。在这种情况下,狗肉为什么不能像猪肉鸡肉一样,可以吃呢?如果有人跑到中国人面前去说,狗是他的家庭成员,是他的孩子,那真是贻笑大方,自取其辱!因为,这等于在自己骂自己!”

    很显然,夏塔曼和艾凯都是第一次听到这些,两人的表情都很诧异。

    沉静片刻之后,夏塔曼问:“狗通人性,并且具有忠诚的品德,是人类忠实可靠的朋友。这一点,难道中国人不知道吗?”

   彭大海说:“所有动物,说确切点,就是家禽,都有值得人类学习的好品德。如果要念及它们的好品德,那么,人类应该是素食主义者才对!”

    凯敏说;“德国人无法理解,中国人为何吃狗肉?同样,穆斯林也无法理解,德国人为何吃猪肉呢?“

    一提到穆斯林,佳颖想到了“宗教”的话题。

     “干吗老在狗身上纠缠不休呢?”她提醒凯敏和彭大海说,“还不如说说宗教呢!”的确,当初一块儿请两人来,不正是考虑到这个因素吗?

    霖霖在一旁一直插不上话,正有点无聊。一听宗教,顿时来了劲,争功似地对夏塔曼说:“我在学校跟你上宗教课,我妈妈在家跟艾凯上宗教课。我们都在学宗教!”

    佳颖说;“我向艾凯学德语,艾凯向我学中文。我们用两种语言读《圣经》,每周一次,很有意思!”

     夏塔曼问:“你在中国时,读过《圣经》吗?”

    佳颖摇了摇头,如实回答“没有。”

    夏塔曼用惯有的老师语调说:“《圣经》值得我们每个人好好研读。他不但为世人制定行为准则,更教导人类要懂得爱,懂得宽容。”

    艾凯接道:“爱是一种高尚情感,宽容是一种良好美德。耶和华就具备这样的情感和美德。”

    夏塔曼的眼睛里,突然闪出一丝警觉。她问艾凯:“你是哪个教派的 ?”

   艾凯深吸一口气,再缓缓吐出,答道:“耶和华见证人。”

  “什么?!”戛塔曼一听,顿时拍案而起,毫不客气的冲口而出,“真是放肆!”

    凯敏一家和彭大海,都被夏塔曼这突如其来的举动惊呆了。谁也没搞清,夏塔曼为何突然翻脸。

    人高马大的戛塔曼一站起身,居高临下,气势压人。她对坐在那儿目瞪口呆的几个人说:“你们听见了吗?竟然这样明目张胆地直呼上帝的名字!你们不知道吗?耶和华见证人是邪教!他们直呼上帝的名字,就像叫他们的丈夫、妻子、孩子一样!他们鼓吹三位一体,不过圣诞节,也不过个人生日,以此标榜自己与别人不同。他们不上教堂,却说自己随时随地可向上帝祷告。他们还反对人接受输血,哪怕在生命垂危时,也拒绝医学上的输血帮助,真是荒唐之极!”

    艾凯温和镇定、语气平和地说:“我们这样做,都是根据《圣经》的教导。你说的这些,在《圣经》里都是有依据的!”说着,她转身去拿背包,哪里有一本她随身带着的《圣经》。

    佳颖相信,艾凯肯定能娴熟准确的从《圣经》中找出一段段章节,一个个句子,来反驳戛塔曼的指责。

    可夏塔曼根本不容艾凯说话。她不由分说地粗暴拦住艾凯的话头:“我不想在这儿听你歪曲《圣经》,更没兴趣听你在这儿狡辩!你们就是邪教!还想不承认吗?”说着,她离开座位,对凯敏一家和彭大海说,“对不起,我得告辞了!我绝对不可能跟这样的人坐在一起!”

    她迅速穿好外套,走到门口,对急忙赶过来送她出门的佳颖说 :“请你以后不要再跟这样的人来往了!更不要跟他们读什么《圣经》。他们只会蛊惑人心!”

    艾凯沉静地坐在那儿,面带微笑,似乎对这样的无理指责和粗暴对待,早已习以为常,见怪不怪。

    送走了夏塔曼,佳颖懵头懵脑回到座位。对这突如其来发生的事,一时理不出个头绪来。

    耶和华见证人怎么会是邪教?他们学习《圣经》,尊崇《圣经》,不是和基督教一样吗?既然基督教能和天主教在一起,彼此相安无事,为什么就不能与耶和华见证人和睦共处呢 ?艾凯怎么可能会是邪教分子呢?她知性达理,温文尔雅,对自己的信仰真诚付出,为什么不能跟她来往?

   佳颖看了看满桌的菜。为了这顿饭,她准备了整整一个星期,彭大海更是忙了大半天。可是,夏塔曼还没尝几口,便为了信仰愤然离席。就在几分钟前,她还谆谆教导别人要“懂得宽容”呢 !

    以前 ,凯敏和彭大海都听说过耶和华见证人。但除了知道他们是“读《圣经》的” ,对具体情况则知之甚少。艾凯刚才的表现,赢得了他们的极大好感。两人你一言我一语,仔细询问起这其中的缘由来。

    艾凯翻开《圣经》,把没能当面对戛塔曼的反驳,对照着《圣经》,一段一段说给大家听。

    听完之后,凯敏不以为然地摇了摇头,说:“嗐!我还以为是什么大不了的分歧呢,原来都是些鸡毛蒜皮!这戛塔曼也真是的,至于这么大动干戈吗?”

    佳颖也觉得,取名字就是给人叫的,既然上帝有名字,直呼其名有何不可呢?不管上帝也好,耶稣也罢,他们都是《圣经》的制定者,听他们之中谁的话不都一样吗?再说了,过不过圣诞节或过不过生日,这应该属于个人自由和个人需要,与《圣经》有什么根本冲突呢?不接受输血,难道这也大逆不道?耶和华见证人的宣传小册子上,有过“反对接受输血”的专题。那里面不光有《圣经》教义,更有科学阐述和相应替代输血的解决办法。说实在的,佳颖不但不认为它荒唐之极,反倒认为它言之有理,因为,那不光是信仰,也是理智和科学。谁能否认,越来越多的由于输血而引起的肝炎、艾滋病的传播,不是上帝对人类的一种警告和惩罚?

    彭大海想了想,说:“我也经常参加基督教的聚会。我觉得,你们有很多主张都很相似呀!”

    艾凯认真地说:“不!我们跟他们是不一样的!耶和华见证人听从上帝的话语,倡导和平,反对战争,拒绝参加世俗政府的部队,拒绝服兵役,不少人却因此受到法律惩罚和残酷迫害。特别是第二次世界大战期间,许许多多耶和华见证人因为坚持不参战,坚持不向纳粹行效忠礼,被政府的专政机关所镇压,甚至于丧命。我们的刊物杂志,几乎每一期里,都有一个这样的真实故事,你们知道吗 ?只有耶和华见证人,才是上帝真正的、最忠实的子民,而天主教徒、基督教徒们呢?他们不光彼此之间相互争斗,心存芥蒂,而且,为了世俗的利益,发动战争,参与战争,他们才是真正打着《圣经》的旗号反对《圣经》。”

    彭大海的眼睛在镜片后猛的一闪,说:“你们听听!‘打着红旗反红旗,’这话多么耳熟!我怎么觉得,这好像是文化大革命在异国的上演?”

 他推了推眼镜,对凯敏说,“当初你的经济担保人因为信仰和你绝交,咱们虽然觉得莫名其妙,但多少还能够理解。毕竟你们信的不是一个祖宗么!可她们俩呢 ?都信上帝,都学《圣经》,却彼此指责,相互对立,这和文化大革命中的派系斗争有什么两样?真是太相似了!我们家有个邻居,文革中两夫妻一个参加红太阳组织,一个加入井冈山组织,双方都称自己坚定地站在毛主席的革命路线上,是毛主席的忠诚战士,双方都《语录》不离口,《毛选》不离手,就因一个要保当权派,一个支持造反派,结果相互谩骂,相互揭露,搞得彼此水火不容,最后,彻底决裂,分道扬镳。”

    凯敏说:“今天的人,很难理解当初那些人的行为。就像我们现在看她俩的争执无法理解,毫无意义一样。

    佳颖说:“看来,不光是历史有惊人的相似之处,宗教文化也常常有惊人的相似之处。”

    艾凯的中文程度虽然不错,但上升到这样的话题层面,她的水平显然不够。她睁着浅绿色的眼睛,问:“我没听懂,你们在说什么?”

分类: 
连接到论坛: 

评论

木桐白云的头像
 #

揭露的好,就这么一回事。

 
刘瑛依旧的头像
 #

我不是在揭露,是在纪实呢!

 

 
幸福剧团的头像
 #

关键的问题不在什么肉,而是该怎样对待动物。

在北欧,人们钓鱼,如果要吃的话,就干净利落的处理好,而看到东欧在这里临时打工的小伙子们,处理的时候很粗鲁,有天要不是船离得太远了,剧团就要喉一下他们了。

 

吃狗肉,估计过去跟国内经济不好有关,农村的孩子靠打狗肉来吃,平日根本就没有肉吃。现在经济发展了,城市里面养狗的多起来,有养狗的经历以后,就能体会到家庭成员这个道理了。

在中国的90年代,民间的基督教发展得很快,有从美国去传教的,有从韩国去传教的,还有民间自己的家庭教会,政府领导的教会人都很多,关键是,在有些乡村,以前处于无政府的状态,突然间全村的人都信仰了基督教,这样以后,还真移风易俗了,就是婚礼和葬礼都按照基督教的规矩来,这点令剧团很吃惊,好。

 
刘瑛依旧的头像
 #

德国人对信仰的较真,很让我吃惊。

相对来说,中国人对待信仰的态度不会像德国人这样“认死理”。

中国现在太需要建立信仰——真正从内心相信的信仰。

 
天地一弘的头像
 #

欣赏好文!

关键的问题在于平等尊重生命本身的问题,一些中国人,什么动物都敢吃,不是什么肉的问题,而是人本身的问题。缺乏信仰和良知的人,才会为所欲为。

基督教目前成了大部分中国人的信仰,信仰的原因一部分是来自于肉体生活的痛苦,于是心中希望得到解脱,灵魂的重生希望给人带来真正的和平与爱。

 
刘瑛依旧的头像
 #

你说的很对!

 
融融的头像
 #

在美国,学校里是不谈宗教的。这个老师好像有点问题。

 
刘瑛依旧的头像
 #

该故事发生的场景是在家里,而不是学校。

这个老师的较真劲儿,在德国不是个别现象。德国人要么不信,要信,就真信。所以,会出现因信仰不同而产生的冲突。

 
予微的头像
 #

『彭大海的眼睛在镜片后猛的一闪,说:“你们听听!‘打着红旗反红旗,’这话多么耳熟!我怎么觉得,这好像是文化大革命在异国的上演?”

 他推了推眼镜,对凯敏说,“当初你的经济担保人因为信仰和你绝交,咱们虽然觉得莫名其妙,但多少还能够理解。毕竟你们信的不是一个祖宗么!可她们 俩呢 ?都信上帝,都学《圣经》,却彼此指责,相互对立,这和文化大革命中的派系斗争有什么两样?真是太相似了!我们家有个邻居,文革中两夫妻一个参加红太阳组 织,一个加入井冈山组织,双方都称自己坚定地站在毛主席的革命路线上,是毛主席的忠诚战士,双方都《语录》不离口,《毛选》不离手,就因一个要保当权派, 一个支持造反派,结果相互谩骂,相互揭露,搞得彼此水火不容,最后,彻底决裂,分道扬镳。”

    凯敏说:“今天的人,很难理解当初那些人的行为。就像我们现在看她俩的争执无法理解,毫无意义一样。』

一针见血!精彩!佩服作者!

不过,我们同事中,什么人种,各种宗教都有,却没有这种针锋相对的场面。大家至少保持面子上的尊重。

 

 
刘瑛依旧的头像
 #

嗬!予微这么大段地引用我的原文!看来,我这是说到点子上了。

 

 
老来天真的头像
 #

精彩!精彩!真的是这样的!我又要讲:我真是服了你了!!

 
刘瑛依旧的头像
 #

谢谢老来天真的肯定!你生活在德国,对我笔下的描写,自然更有感触。

 
Drupal theme by pixeljets.com D7 ver.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