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你在这里

一不小心,我居然成了“二奶”!

 

       一不小心,我居然成了“二奶”!

   

    到银行去办事,非常意外地碰到了十几年前的邻居莎碧娜。

    说实在的,如果不是她先叫我,我还真没认出她来。

    眼前的莎碧娜一身得体的职业装,一头短发干净利落,举手投足之间透着精明强干,与十几年前完全判若两人。见我进门,她从那间单人办公室里的办公桌后站起身,热情地迎过来,跟我握手。

    跟她握着手,我脸上的笑完全是礼貌性的——我根本就没认出她来。

    “怎么?不认识我了?”她问。

    我定睛看了看她,觉得有点儿眼熟,却一时想不起来是谁。

    “我是莎碧娜。你原来的邻居。X街,就住在你楼上。”她提醒道。

    我顿时恍然大悟。

   

     十几年前,我在V市,住在一套租来的公寓房里。莎碧娜那时还是大学生,和她的男朋友就住在我楼上。

     记得有天傍晚,有人按我们家门铃。打开房门一看,是莎碧娜。

     “对不起!打扰一下。明晚我们有个生日Party, 会有点儿吵,到夜里12点结束。我知道你家有小Baby,所以特来打声招呼。”莎碧娜客气地说。

    “没关系!没关系!”我也客气回应。

     那天晚上,音乐人声嘈杂,Party非常热闹。不过,一到12点,一切立刻归于安静。

     第二天,莎碧娜特意上门,送给我小女儿一个塑料小鸭子,为头天晚上的“骚扰”致歉。我对莎碧娜印象极好,觉得她是个很有礼貌、很有教养的女孩。

   

    莎碧娜和她的男友有时晚出晚归,有时早出早归,作息时间不定。所以,做了两年邻居,我跟他们很少打照面 。

    后来发生的一件事情,让我对莎碧娜充满了感激。

    那时,我小女儿刚学会走路。只要睡醒了,就穿着那双鞋底带着小鸭子“嘎嘎嘎”叫声的童鞋在楼下草地上走来走去。

    有一天,我正在地下室晾衣服,忽听见有人在高声大气地叫我。忙上到一楼,看见莎碧娜抱着我的小女儿,正站在我家门口。她刚从街上把我女儿“捡”了回来。

   原来,我到地下室去,随手关上了家门,但没反锁上。小女儿睡醒后,下床走到门后,一扳门锁,打开了家门。没穿鞋子,走了出去。一会儿工夫,居然扭搭扭搭走到大马路上去了。幸好被开车回家的莎碧娜看见,赶紧停下车子,把孩子抱了回来。

   一想到街上来来往往、川流不息的汽车,不禁让我吓出一身冷汗。

  我决定好好答谢莎碧娜,请她和她男朋友到家来吃顿饭。没想到,邀请还没来得及发出,莎碧娜就搬走了——她跟她男朋友分手了。

  之后不久,我们买了属于自己的房子,也搬出了这栋公寓房。

  没想到,十几年后,在银行里我们不期而遇!

 

  相互寒暄、再简单聊了各自这十几年的情况后,莎碧娜问我:“你结婚了?”

  我一时怔愣在那儿,没明白她问话的意思。

  “我是想问,你什么时候结婚的?”莎碧娜换了个角度问。

  “到德国来之前,我就结婚了。怎么了?你为什么问这个?”我被她的问题弄得一头雾水。

  莎碧娜笑了起来:“以前你家的门铃和信箱上写着两个姓氏,我还一直以为,你是未婚同居者呢!再说,看上去你比你丈夫年龄小一轮,两个孩子相差十几岁。你不像是妻子,倒更像是你丈夫的......”

  我一听,忍不住哈哈大笑了起来。

  在德国,结了婚的女人大多都改跟丈夫姓,所以门铃、信箱上,往往只有夫家一个姓,就像中国以前出嫁的女子改成夫家姓一样。如果门铃信箱上是两个姓,一般都表明是未婚同居。

  十几年前,还没有电子邮件。国内来信,写着我的名字,我家信箱上当然必须标上我的姓名。想不到这一点没“入乡随俗”,竟然让邻居以为我是“二奶”!

 

   据说,现在老婆越来越不好当。

   有人总结过,新世纪好老婆的典范是:“ 上得了厅堂,下得了厨房,写得了代码,查得出异常,杀得了木马,翻得了围墙,开得起好车,买得起新房,斗得过二奶,打得过流氓。”

   暗自思量,这好老婆的要求我没一样合格。不过,既然还有当“二奶”的资本,为何不放弃当老婆而改当二奶呢?这年月,老婆都是黄脸婆,二奶才是香饽饽。

   这么想着,便醉意朦胧。我带着无限憧憬、半醒半醉的神情,对孩子他爸说:“我觉得二奶更好当。从今往后,我不当你老婆,只当你二奶。其他一切不管,只管梳妆打扮、谈情说爱、床上功夫!谁让我看上去比你年龄小一轮呢!”

   孩子他爸一听,先是吃了一惊,继而满脸阴阳怪气,然后使劲儿摇着我的双肩,连连唤道:“喂!老婆,你醒醒!你醒醒......”

分类: 
连接到论坛: 

评论

henrysong的头像
 #

莎碧娜---,真是这名字啊? :)

“喂!老婆,你醒醒!你醒醒......”哈哈哈哈。

 

 
刘瑛依旧的头像
 #

这名字念成中文,的确不怎么好听。嘻嘻!

 
呢喃的头像
 #

“喂!老婆,你醒醒!你醒醒......”哈哈哈哈。

 

这是刘瑛的幽默!哈哈有意思!

 
刘瑛依旧的头像
 #

谢谢呢喃给的称谓: “刘瑛的幽默”。 其实,我总觉得自己缺乏幽默细胞。

 
林玫phoenix的头像
 #

想当二奶?做梦!

 
刘瑛依旧的头像
 #

用你的话来说,都成“老白菜帮子”了!呵呵!

不过,做做白日梦,总行吧?

 
阿朵的头像
 #

hahaha, 幽默!

 
刘瑛依旧的头像
 #

朵朵妈才真正幽默呢!

 
cathay活着的头像
 #

“ 上得了厅堂,下得了厨房,写得了代码,查得出异常,杀得了木马,翻得了围墙,开得起好车,买得起新房,斗得过二奶,打得过流氓。”

哈哈~~这要求,看来我也得转行当二奶了。

 
刘瑛依旧的头像
 #

看来,你也觉得二奶好当。不过,不是什么人又有资本当二奶呀。嘿嘿!

 
纽约站的头像
 #

不一样的二奶,绝妙!

 
刘瑛依旧的头像
 #

是不是我得改身份了?

 
天地一弘的头像
 #

这二奶,当当也好!

 
刘瑛依旧的头像
 #

是啊!当这二奶,不太费劲,驾轻就熟。

 
海云的头像
 #

哈哈哈,不过,这两句没懂:杀得了木马,翻得了围墙?

 
刘瑛依旧的头像
 #

都是国内网络用语。“木马”是一种电脑病毒,“围墙”就是国内“有关部门的网管”设置的“防火墙”,或者叫屏蔽。

 
红花的头像
 #

哈哈,想当二奶,原来是一场梦啊。

 
刘瑛依旧的头像
 #

白日做梦.......

 
老来天真的头像
 #

你在我眼里是个幽默的人,所以才有了幽默的文。其实,二奶说好当也好当,说不好当也不好当!不过,人还是本份点好!

 
刘瑛依旧的头像
 #

对!还是本分点儿好!

 
Drupal theme by pixeljets.com D7 ver.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