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你在这里

洋弃婴(十)

从三岁到七岁的几年间,孙祥曾经有不少机会可以改变他的生活现状,有条件很好的已婚夫妇想收养孙祥,他们的状况符合中国收养法的要求,因此,给孙祥一个合法地位和身份几乎不是问题;也曾经遇到生活在大城市的爱心人士想收养孙祥,考虑到孙祥的特殊面孔,他们甚至答应可以安排孙祥进入国际学校学习;也曾经遇到一对美国夫妇的关注,他们在当地办合资企业,看到孙祥那张特殊的脸后万分惊讶,说:这孩子也许更适合生活在美国啊!随后他们了解到孙祥的来历,非常同情他的遭遇,表示要收养他,视如己出,带他回美国,但是,这些企图收养的行为最终都没有成功,都因孙祥父亲的阻拦半途而废,孙祥父亲阻拦的理由是:“舍不得”。

 

转眼间孙祥到了该上幼儿园接受学前教育的年龄,为了孙祥的教育和前途,同时也出于对他的同情和怜悯,尹所长在征得孙祥父亲的同意以后,把孙祥介绍给自己的一个老朋友----沈老师,后者在县城经营一家私立幼儿园,也是出于对孙祥的同情,沈老师和他的老伴决定免费接收孙祥入园,让他接受必要的学前教育。

 

由于孙祥父母生活在乡村,而沈老师家的幼儿园在县城,长途往返不方便,于是孙祥入住沈老师家,成了沈老师的干孙子,并且在沈家一住就是两年。

 

孙祥在沈家住宿的时候,只有四五岁,虽然沈家住宿条件很宽敞,但是担心孙祥年少胆小,沈老师夫妇就把他的小床安放在沈老师夫妇的大床旁边,在寒冷的冬天,或者打雷下雨的日子,孙祥因为怕冷或者害怕都会从自己的小床上溜下来,钻进沈老师夫妇的被子。

 

“他噢!胆子小噢,一遇到打雷就怕得要命,我就抱着他哄他才睡觉噢!”说到这段经历,沈师母的眼镜里流露出慈祥和疼爱,“说老实话,我真舍不得他走,一起住这么久了,我拿他当自己的亲孙子,孩子可怜啊!”

 

沈老师夫妇象疼爱自己的亲孙子一样关怀呵护着孙祥,他们给了他启蒙教育,并同他建立起真正的亲情。在沈家住的两年大概是孙祥感觉最好的两年,沈老实夫妇对孙祥除了在衣食住行上无微不至地关怀和照顾,还不失时机地加强对他的智力开发和素质培养,沈家的其他人对孙祥也一视同仁,当我们带着孙祥到沈家采访的时候,我们发现,孙祥和沈家孙辈的孩子的亲热程度要胜过与自己弟弟的亲热程度,从这点可以看出,孙祥和沈家人的感情不是用语言可以表达的。

 

这年孙祥七岁了,转眼该上小学了,但是对于一个没有户口的农村孩子来说,要在县城上学几乎是不可能的了,孙祥的父母根本无计可施。

 

沈老师的老伴沈师母是一个心地善良的老太太,退休前曾做过市公交公司的工会主席,热情大方,办事利索,老太太很有主见。在与孙祥相处的几年时间里,要数沈师母最疼爱孙祥,她认真地考虑了孙祥的问题,决定亲自出马解决这个问题。  

   

这天,沈师母把孙祥刻意打扮一番,然后带着他来到市政府,事先她已经想好一些说词,然后一句一句教会孙祥如何与人说话,并找熟人打听清楚那天上午市长有空,在市长办公室里,同时凭着她过去的关系顺利通过市政府的门卫,来到市长办公室。

 

那天市长真的不忙,趁着市长喝茶聊天的时候,沈师母带着孙祥走进来,对市长说:“市长啊,你看看这个孩子长得怎么样啊?”

 

市长是见过世面的,一看孙祥那张与众不同的脸就说:“这是哪儿来的孩子啊?长着一张洋人的脸呐!”

 

沈师母说:“就是咱们这儿的孩子啊。”沈师母回答,然后言简意赅地说明孙祥的来历,并说出找市长的目的,“这个孩子可怜啊,到了该上学的年龄了,但是因为没有户口,城市里的小学怎么能收他呢?如果让他回到乡下,他父母没文化不能给他教育不说,这孩子还会给耽误了。”

 

市长想了一想问孙祥:“你想上学吗?”

 

平时有些木纳的孙祥由于沈师母事先的教育,早就把该说的烂熟与心,这天发挥得出奇好,他看着市长,一点不胆怯:“想上学。”

 

市长又问:“你想到哪个学校上学呢?”

 

孙祥按照沈师母教的回答:“我想上一小,那是个好学校。”

 

市长笑了:“好有心眼的孩子,好吧,就让你上一小。”

 

市长的一句话解决了孙祥上市重点小学的难题。

 

在此期间,由于考虑到孙祥在城里上学的需要,尹所长和沈老师以及其他一些关心孙祥的人商量,劝孙家父母搬到县城里来住,为了帮助他们能在城里站住脚,尹所长和沈老师拿出一些钱,借给孙父,并帮他以很优惠的价格买了辆大卡车,同时,帮孙父介绍了一些固定的运输业务,让他在城里跑起运输,每月都有固定收入。尹所长还把自己家女儿的一套两室一厅的房子也借给孙家居住,帮他们在城里安了家,他们所做的这一切,无非是出于对孙祥的同情。

   

在孙祥上小学的几年里,尹所长调回市公安局工作,他和沈老实夫妇仍然一如既往地关注着孙祥。随着孙祥的长大,他们更加感觉到为了孩子的健康和未来,应该为孩子安排一个更好的前途。

 

对孙祥来说,长着那样一张与众不同的脸,当初生活在农村简单淳朴环境里,外界人们的另眼相看还不是很明显,但是,当他开始生活在县城的大环境中,当他和许多同龄人接触的时候,以往所有的平静就被打破了,他不得不每天面别人奇怪的眼光,奇怪的问话,奇怪的表情,奇怪的举动,甚至是奇怪的念头。

 

虽然老师和同学们给予孙祥一视同仁的待遇,虽然孙祥的许多同学的家长因为同情也给予孙祥一些力所能及的帮助,比如孙祥身上穿的衣服,一年四季几乎都是同学们和关心他的人送的,虽然孙祥也和大家一样讲同样的地方语言,在一个课堂学习同样的知识,每天感受同样的阳光和空气,但是一些无形的东西似乎隔绝着他和其它的孩子,随着年龄的长大,他越来越感到自己的与众不同。

 

以往的孙祥似乎从来不在意自己外貌上和别人的差异,也许由于天性质朴,上小学以前他从来没有把自己的外形和父母做过比较,似乎从一开始就没有怀疑过自己和父母的关系,但是,上了小学了,接触的信息和知识多了,和外界的交往多了以后,孙祥开始意识到自己似乎有些问题。

 

细心的沈老师夫妇发现,孙祥变了,变得沉默寡言了,以往单纯的,无忧无虑的孙祥越来越爱独处,他常常一个人坐在角落里,眼睛望着空中一个什么地方在想什么,如果被人发现,他会躲闪着、掩饰着、尴尬地笑笑,如果被问到:你在想什么呢?他会回答:没什么。但是他确实是在想什么,只是不想和别人分享罢了。

 

“孙祥有心事了。”沈老师告诉了孙祥的父亲。

 

“那样小的一个人,吃饱喝足就得了,有什么心事?”没文化的孙父回答,并不放在心上。

 

“你要注意了,这孩子长大了,他有心事了。”尹所长和太太也发现了孩子的变化,又对孙父说。

 

“啊?他能想什么呢?”孙父起先觉得他们有些大惊小怪的,城里人事情就是多,鸡零狗碎的,咸吃萝卜淡操心,有吃有喝不就得了,胡思乱想反而闹心。于是,在很长一段时间内,孙祥父亲对朋友们的提醒颇不以为然,直到有一天。

 

分类: 
连接到论坛: 

评论

海云的头像
 #

我最见不得孩子心理受苦。

 
林玫phoenix的头像
 #

你会怎样?当时他才九岁,真的很单纯可爱,那付面孔,象天使一样,我的心情真的很复杂,命运啊!面对命运的安排,我真感到自己的渺小,无能为力,努力想帮助那个孩子摆脱困境,却发现自己什么也做不成。

 
天地一弘的头像
 #

孩子在成长的过程中,看到了一种不同,于是有了心理的孤单,祝福孩子好运!

 
林玫phoenix的头像
 #

不知道命运会给这孩子何等安排

 
牧童歌谣的头像
 #

真觉得亲眼见到这个孩子一般。 写的太好了。 很多中国父母的自私和残酷自己都习以为常,看到外边的世界,才发现原来父母可以换一个做法的。

 
林玫phoenix的头像
 #

生下来被父母抛弃,养父母又这样?

 
一休的头像
 #
 
仲夏百合的头像
 #

孙家已经有了自己的骨肉, 同时又不能把孙祥视如己出,宁可让孙祥成为“黑孩子”。当 孙祥有了机遇时, 孙家 怎么就不放手呢?

 
易道的头像
 #

崇祯自尽前杀女,痛哭道:汝何生帝王家?

小小孙祥,有一天,也会哭诉:

我何生我家?何生此相?

 
Drupal theme by pixeljets.com D7 ver.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