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你在这里

一个狼仓

标签: 

我大学二年级时,开始接触专业课,我们学导演的专业课较为特别,除了学习导表演理论外,还有大量专业实践课,比如形体课、台词课、表演基础训练课、小品课、摄影课、音乐课以及美术课,等等,这些课程对于喜欢导表演专业的人来说,那是绝对的有趣,上课就象做游戏,整天玩得开心极了,还不是自己玩,是跟着老师一起玩,看谁玩出水平,玩出花样,那就算得了真传。

 

教我们表演课的老师都是中央戏剧学院表演系毕业的,当时他们差不多都是中青年,比我们这些学生大概要大个十多岁,算起来差不多就是一大哥哥大姐姐的年龄,老师们几乎都是工农兵大学生那辈人,个个浓眉大眼,仪表堂堂,一看那相貌就明白,当年招工农兵大学生学表演的,男的都整成高大全的标准,女的全拷贝春苗,因而千人一面,几乎就一个模子,这批学生学满四年毕业,恰好文革结束了,上大学不需要凭手上的老茧了,高大全、春苗的形象也开始不吃香了,我们这些老师们出演电影的机会大概不会多了,所以,他们就都被分配到学校当老师了。

 

说老实话,我们那些老师都是为人师表的典范,对我们这些学生徒弟那真是春天般的温暖,夏天般的火热,从来就没出现过秋风扫落叶,更不要说象严冬一般残酷无情了。那时的人较单纯,学生尊敬老师,唯命是从,而老师对学生是关心呵护,无微不至,先如今恐怕再不会出现那样的师生关系了,也恐怕再找不出那样的好老师了。坦率的说,当初北京广播学院电视系导演班是较优越较奢侈的,我们导演班一共只有20个学生,个个都是老师亲自面对面精挑细选出来的,所以,老师们对自己的学生那种关爱从一开始就建立起来,更何况当时我们的教学条件很好,比如说导表演课吧,一个班20个学生,却几乎有五个老师辅导,同时我们有一个主教室,三个排练教室,一个表演教室,这样等于一个老师带四五个学生,每组一个排练教室,每个人都能得到老师面对面手把手的教导,比现在的博士生条件还好。

 

除了吃饭睡觉,可以说我们学生几乎整天跟老师泡一起,接触多了,几乎无话不谈,感情自然亲密。我们那些老师都是学表演出身的,一高兴都人来疯,我们有一个老师形体功夫很好,时常跟我们比练韧带柔软程度,一不留神就来个大劈叉,摆个大一字什么的,再不就跟我们一起做云手、拉栅膀、跑圆场,教室里整天笑语喧哗,热闹非凡,整得我们这些做学生的就乐意从早到晚泡教室,不到熄灯不会寝室,为啥?好玩呗!

 

我们的老师好是很好,但毕竟是工农兵大学生出身,文化底子有些欠缺,经常念白字,露点怯。记得第一次上表演理论课,一个老师给大家讲解苏联表演理论大师斯坦尼斯拉夫体系的观点,理论联系实践,说着说着就说到一个表演范例,老师慷慨激昂声情并茂地示范、讲解动作,记得当时老师是要大家体会一个人在暴风雪里步履艰难,踉踉跄跄、跌跌撞撞的形体动作,说着,老师做了一个踉跄的动作,嘴里高声喊:这时,我一个狼仓!

 

明明是一个踉跄,老师却念成狼仓!同学们听了都窃笑!再后来发现,不止这个老师念一个浪仓,其他几位教表演的老师都这么念,算是中央戏剧学院的传统吧!

 

再后来“一个狼仓”成了我们班人的接头暗号,大家饭堂打饭狼仓,宿舍就寝前也浪仓,澡堂洗澡还狼仓,外出活动观摩接着狼仓,所到之处继续浪仓。许多年之后,我到北京出差,在中央电视台的一楼前厅正等人呢,忽听背后有人冲我高喝:一个浪仓!不用回头,我就知道:我们班同学!

分类: 
连接到论坛: 

评论

海云的头像
 #

哈哈哈,我差点一个狼仓.

 
林玫phoenix的头像
 #

 还有什么耳火耳火于怀啦,给他点 colour看看啦,内牛满面啊,都是我们同学的发明。

 
木桐白云的头像
 #

哈哈,狼仓!可能老师的老师就这么叫过来的。

 
林玫phoenix的头像
 #

我们也这么琢磨来着

 
圆通赏花进行时的头像
 #

艺术人生的校园生活真的很有趣。为什么表演系的学生只表演别人,不表演自己呢?如果表演自己不是更有乐趣?谢谢林玫phoenix赐文!

 
林玫phoenix的头像
 #

他们可不闲着,同行凑一块,经常你学我我学你逗着玩,我上大学四年,没一顿午饭能好好吃的,每次吃午饭都被我的同学们逗得喷饭!

 
圆通赏花进行时的头像
 #

我们对艺术家们都有点敬畏的感觉,因为他们从来都是教育人的人,不想他们也竟如此浪漫,好!谢谢林玫phoenix披露!

 
林玫phoenix的头像
 #

别把他们当回事,生活里搞艺术的人都是大玩童,很傻很天真。我的一个同学他爸爸就是北京人艺老艺术家黄宗洛(不久前去世了),我们上他们家去玩,嘻嘻哈哈笑得不行,老头说的没句话都好笑,把我们逗得脸部肌肉都不听使唤了。

 
予微的头像
 #

难道不是狼仓?

 
林玫phoenix的头像
 #

标准读音liang qiang(都读第四声)。

 
henrysong的头像
 #

记得我小学时有个语文老师是经常念错别字的,诸如毛主席他老人家给我们“掌”腰, 幸灾乐(yue)“锅”之类,层出不穷。我从这种中文横遭虐待的学习环境中出来,居然还能对中文情有独钟,不能不说是一种奇迹。:)

 
林玫phoenix的头像
 #

我们小学老师不少就是一高中毕业生,靠着根红苗正就当了老师,记得一个老师把魅力读成鬼力,我查字典告诉他读错了,他还生气。还有一个语文老师把拆掉的拆读成厕所的厕,五花八门 ,真长见识啦!

 
一休的头像
 #

好玩! ”做云手、拉栅膀、跑圆场“ , 这些都是啥造型啊?

 
林玫phoenix的头像
 #

戏剧招式,男的做大云手,女的做小云手,栅膀就是两胳膊象螃蟹一样架着,然后大家围一圈迈着小碎步跑,叫跑圆场,我们班同学各出洋相,逗死了。

 
Drupal theme by pixeljets.com D7 ver.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