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你在这里

不一样的太阳 ——2

         不一样的太阳 

                      2 

 

     祖青中午一般不回家,午饭都在公司解决。只有晚饭时,一家三人才团坐在一起,说说各自的事情。

     渐渐地,泓韵和祖青发现,有一个叫“尼娜”的女孩名字开始经常在蔚伶嘴里出现。到后来,蔚伶几乎是三句话不离“尼娜”。显然,尼娜成了蔚伶在学校最要好的朋友。

 

    这天, 蔚伶放学回到家,书包还没来得及放下,就问泓韵:“明天可不可以让尼娜到我们家来?”

    原来,黎希特布置了一个作业,让学生之间根据采访提纲进行相互采访,然后将采访内容记录下来,写成一篇小采访报道。她和尼娜已约好,一起完成这个作业。

    泓韵当然满口答应。她也想见见这位女儿的好朋友。

    第二天, 尼娜如约而来。她是放学后直接跟着蔚伶一块儿来的。泓韵见她长得活像童话里的小公主,精致漂亮,是个绝对讨人喜欢的小姑娘

    尼娜脱下外套后,在客厅里规规矩矩坐下。蔚伶忙着又是端茶倒水,又是递水果点心,极尽地主之谊。看得出来,好朋友的到来,让她十分高兴。

    泓韵特意多做了两个菜。尼娜看着桌上的菜,羡慕地说:“我很喜欢中国饭菜,要是我妈妈也会做就好了。唉!我妈妈从来不做午餐。”

    “那你中午吃什么?”蔚伶问。

   “通常,我只是喝些饮料,在面包里夹根肠子或肉片、一片奶酪、几片酸黄瓜,另外,再加点水果和一盒甜酸奶。”

    泓韵发现,尼娜用起筷子来,动作很娴熟,完全没有外国人通常表现出的那种笨拙。一问,尼娜说,他们全家以前经常上中国餐馆,有些中国餐馆还会送筷子给他们,供他们回家练习,他们家已收集了不少中国筷子。

   “不过,像这种筷子,我家还没有。”她举着手里的竹制筷子说。

    “那我们也送一双给你。”蔚伶大方地说。

    吃完饭,两个孩子开始做功课。因为早已列好了采访提纲,相互采访进行得很顺利,采访报道一会儿就完成了。

    接着两人做绘画课作业。这是一幅有关春天的复印图纸,孩子们可根据自己的喜好和对春天的理解,给太阳、天空、花草、树木分别上色。两孩子对色彩有着截然不同的偏好:蔚伶的画面大红大绿,尼娜的画面浅淡雅致。那悬挂在画面右上方的一轮太阳,在蔚伶的画笔下,放着红彤彤的光芒,而在尼娜的画笔下,却散发着月亮似的黄色柔和光晕。

   绘画作业很快做完。两孩子欣赏着彼此的画,都未对色彩的不同提出任何异议,仿佛这世界原本就存在两种不同颜色的太阳。

 

    外面正是阳光灿烂。泓韵建议她们到住宅区里的儿童游乐场去玩儿。

    两个孩子快乐地跳跃奔跑着,到了游乐场。蔚伶翻起了跟头。她的跟斗翻得很漂亮,很飘逸。这是在国内少年宫从舞蹈老师那儿学来的绝活儿。尼娜连连惊叹,也学着翻了起来,动作难看得可笑。接下来,两人玩扔飞碟,抛线球,走平衡木,跳绳,玩得十分的投入和尽兴。

   泓韵在一边看着,发现尼娜动作的协调性、灵活性、奔跑速度、平衡能力都远不如蔚伶,而蔚伶始终热情地鼓励着尼娜,真诚地为她每一次小小的成功鼓掌欢呼。她心里有种感动,也有种心酸。从小到大,她自己从来没有主动追求过友谊,但从来不乏朋友。而蔚伶呢?到这新学校好几个月了,才好不容易有了这么一位朋友!

  正玩得高兴,尼娜突然停住,看了看手表,一脸的焦急:“糟了!6点我必须到家。天啊!我得马上到车站去!”

  “你妈妈不来接你吗?”

   “我妈妈今天没时间。她上美容院去了。她每星期都要定时上一次美容院。”

  “你妈妈是干什么的?”泓韵问。在德国,经常上美容院可算是件奢侈的事。

   “家庭主妇。”

   “家庭主妇?”

    “对!她总是很忙。没时间接送我。”

    泓韵不禁纳闷:对一个家庭主妇来讲,再忙,还有比孩子更重要的事吗?

 

    三人急急忙忙往回赶。一进家门,尼娜背起书包,二话不说,就往外冲。

    到了门口,又猛地停住:“筷子呢?蔚伶答应过我,送我一双竹制筷子。”

     蔚伶赶紧到厨房去拿筷子。

    泓韵担心,傍晚时分,让孩子一个人回家,路上不安全。于是提出,送她回家。最好,先给她家打个电话,说明一下情况,免得她父母担心。可拿出那份《班级通讯录》,却发现,那上面没有尼娜家的电话号码和家庭住址。尼娜解释说,她父母不愿意公开他们家的电话号码,更不愿公开他们家的住址。

    泓韵让她自己往家打电话,跟父母解释一下。电话打过去,响了半天,没人接。

   “我们还是先走吧!说不定,能赶在我妈妈之前到家。”尼娜放下电话说。

    “可我还不知道你家在哪儿呢!总该先看看地图吧?”泓韵说。

    “不用了。我知道怎么坐车。我有月票。放学后,我都是自己坐车回家。”尼娜老练地说。

 

     公共汽车驶进了一片住宅区。这里的洋房别墅一栋连一栋,街区宽敞气派。

    尼娜家是一栋远比周围住房高大豪华的别墅。院落里的树木显示着岁月的长久年轮,而别墅却焕然如新。门前停着一辆尊贵的奔驰车和一辆时尚的宝马敞篷车。

    泓韵没想到,住着这样豪华气派的别墅,开着这样昂贵高档的汽车,却让自己的孩子每天午饭吃干面包、酸黄瓜,上学放学自己挤公共汽车。换作中国父母,谁会这么做?

 

    门铃刚响起,房门就开了。一看就知道,开门人是尼娜母亲——这母女俩长得简直就像一个模子里刻出来的一样。

    “怎么现在才回来?晚了整整15分钟!”她看见尼娜劈头就责备。

   尼娜胆怯地辩解说:“我们是坐有轨电车和公共汽车回来的,路上换车耽误了一点儿时间。蔚伶妈妈不会开车。”

   “不会开车?她也不会说德语吗?”她说这些话时,连看都不看一眼泓韵,仿佛眼前站着的大活人是根本就不存在的空气。

   “我妈妈在中国就学过德语。她的德语已经说得很好了!”蔚伶急着大声为妈妈辩护。

   “说得很好了?”尼娜母亲看了看蔚伶,眼里满是盛气凌人的傲慢,“那就应该打电话告诉我一声!”

   “我们出发前给你打过电话,可是,你根本就不在家!”这回,连尼娜的声音也大了起来,她觉得自己母亲太没礼貌了。

   “好了,进去吧!以后不许这么不守时!”尼娜母亲命令道。

    尼娜站着不动。她看看泓韵母女,再看看她母亲,请求道:“请她们进去坐坐好吗?”

    “今天不方便,以后再说吧!”尼娜母亲生硬地拒绝道。

   尼娜转过身,抱住蔚伶,带着感激的语调说:“谢谢你!蔚伶!今天下午我过得很愉快!”接着,她踮起脚,在泓韵的左脸右颊上各亲了一下,十分乖巧地说,“谢谢你!泓韵!谢谢你送我回家!”

   泓韵在她的眼睛里,分明看到了闪动着的晶莹泪花。

   尼娜母亲把着门,在说客气话时,也是一副拒人于千里之外的神情:“谢谢你们送尼娜回来。祝你们晚安!”

   泓韵猛地感到一股热血往上冲。她涌起一个冲动,真想对着这张精心保养、不可一世的脸,狠狠地煽一个大耳光过去。

 

    晚饭桌上,泓韵情绪激动地把傍晚在尼娜家门口发生的一幕讲给祖青听。最后,几乎哇哇叫着发誓说,以后绝不再跟这种人家打交道!

分类: 
连接到论坛: 

评论

木桐白云的头像
 #

这后来必然有很多变化了。

 
刘瑛依旧的头像
 #

是的是的!后面情节肯定出乎你的意料。

 
天地一弘的头像
 #

人和人存在很大的差异啊。

 
刘瑛依旧的头像
 #

差异在哪儿都存在啊!

 
邱俊伟的头像
 #

天哪,没有教养的人,哪里都有呀。

 
刘瑛依旧的头像
 #

这是有原因的。你得耐心看到最后。

 
henrysong的头像
 #

不一样的太阳,主题曲出现了。 :)

 
刘瑛依旧的头像
 #

你很善于抓重点啊!

 
雨林的头像
 #

希望能够一口气读完呢。

 
刘瑛依旧的头像
 #

就来了,就来了!

 
予微的头像
 #

仿佛这世界原本就存在两种不同颜色的太阳。

对两孩子的描绘真传神。

 
刘瑛依旧的头像
 #

予微一来,我就更有干劲儿了。

 
Drupal theme by pixeljets.com D7 ver.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