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你在这里

不一样的太阳——12

                   

           不一样的太阳

               

               12

 

     到中学报名的事已摆在眼前。 祖青亲自到重点中学去了一趟。

     校长看了蔚伶的成绩单,十分和气地说,这所学校的录取成绩平均在两分以上,蔚伶的成绩不合格。祖青拿出蔚伶平时的各科考试测验成绩本子,翻给校长看,解释说,蔚伶是个具有很强学习能力的学生,她成绩单上的成绩并没有真实反映出这一点。他把由于自己疏忽,导致蔚伶旷课而影响成绩的事讲给校长听。校长微笑着说,关于蔚伶的事,黎希特曾专门跟他有过沟通,所以,蔚伶的情况,他基本了解。作为校长,他只能根据学校的录取条件作决定,而没有权力单独对某个学生网开一面,否则,对其他人就是一种不公平。他安慰祖青,虽然这一次学校不能录取蔚伶,但蔚伶将来肯定有希望再进这所学校。因为,两年后,只要蔚伶的各科成绩达到了两分以上,就可以重新申请,而学校也再没有理由拒绝了。

     尼娜现在又天天跟着蔚伶一块儿到家来。下个月她就要和她妈妈一道,离开这座城市。

     尼娜母亲从尼娜嘴里听说了蔚伶升学受挫的事。来接尼娜时,她给了鸿韵一张纸条,上面是一位律师的联络电话和地址。她告诉鸿韵,蔚伶升学的事,她去问过黎希特之后,又去咨询了这位律师。律师说,这个官司可以打,而且,有赢的可能。她让鸿韵抽空赶紧跟这位律师联系一下。

    泓韵突然有点儿明白过来,为什么黎希特要保留蔚伶的那些签名“证据”。大概,未必是为了秋后算账,更多的是为了防备打官司吧?

     泓韵对尼娜母亲的好意表示感谢,同时告诉她,这个官司,她不想去打。

    从感情上讲,她不愿接受黎希特的做法,可从理智上讲,她又觉得黎希特是对的。如果事情不是发生在她这儿,那么,作为旁观者,她会为黎希特和学校的做法鼓掌与欢呼,会因为学校把诚实和诚信提高到了这样严肃的程度而大加赞赏——高水准的社会行为规范和社会道德体系,不是建立在空洞的说教基础上的。既然如此,作为当事人,为什么就不能客观地来看这事呢?

     她和祖青已商量过,平心静气地接受这个“惩罚”。同时教育蔚伶,要懂得变挫折为动力,更加努力地学习——两年后,她还有机会。

 

     过了几天,尼娜母亲打来电话,客气地说,想请泓韵喝咖啡,她有要事相告。

尼娜母亲的这个邀请,让泓韵很意外。在德国,一般只有朋友之间才会相约一块儿喝喝咖啡。内心深处,她从未把尼娜母亲视为朋友。她无法判断尼娜母亲所说的“要事”究竟是好事还是坏事。

    尽管渗透在尼娜母亲骨子里的冷傲,时不时仍会在不经意间冒出来,但鸿韵感到,这里面已经没有了恶意和敌意,也就懒得再跟她计较了。

  

    进了尼娜母亲预定的咖啡厅,泓韵才发现,这个僻静之所,原来是社会名流时常出入的地方。上下两层装修极其精美雅致,沿着楼梯过道,挂满了曾经光顾过这里的著名人物:德国总理、丹麦女王、英国皇室、宗教领袖、体育明星、影视歌星......

     尼娜母亲显然是这儿的常客。凡看见她的服务生,都象见到久别的朋友,热情地跟她打着招呼,而尼娜母亲也满脸笑意,连说话声调都不同以往。

    “你知道吗?这个咖啡厅最大的特色,就是制作最精美、最典型的德国糕点。它有上百年的历史了。许多社会名流,都是奔着这德国糕点而来。”尼娜母亲热情地介绍着,同时,熟门熟路地点了两份特色糕点,“今天我请你!”她说着,还调皮地眨了眨眼睛,表情带着少有的欢快和明朗。

     在温暖朦胧的橘黄色灯光下,尼娜母亲的脸显得生动而妩媚。泓韵第一次突然发现,卸掉了戒心与僵硬,眼前这个女人其实有着让人砰然心动的可爱与美丽。

      尼娜母亲一边品尝着德国糕点,一边说起了她想谈的“要事”。

      她告诉泓韵,为蔚伶升学的事,她专门去了另一所重点中学询问。因为,那所学校的校长是她的好朋友。她把蔚伶的情况以及升学挫折的前因后果仔细向校长作了介绍。这位校长表态说,如果愿意,蔚伶可到他们中学去面谈一次,如果面谈情况良好,那么,可以考虑录取蔚伶。现在这份成绩单,毕竟只是四年级上学期成绩单,还不是最终结果。既然蔚伶有很好的学习能力,那么,下学期的成绩肯定能够达到录取要求。他相信,只要诚信和考勤方面不再出问题,黎希特也会从公正立场出发,给蔚伶一份公正的成绩单。作为校长,他有权决定,留出一个空位,给蔚伶一次机会。

    鸿韵一听,顿时眼眶泛潮。她没想到,尼娜母亲会这么热心实在、极其负责地关心蔚伶的事。

    “真不知该怎么谢谢你!比尔曼太太。”

    “该说谢谢的,应该是我。”尼娜母亲脸上带着从未有过的诚恳,“你知道,这一年多,我的个人生活遇到了巨大波折,对尼娜的关照非常不够。如果没有你和蔚伶给尼娜的帮助和温暖,我不知道,尼娜会是怎样?”

   “其实,我们也很感谢尼娜。是她给了蔚伶真诚的友谊。要知道,对蔚伶来说,这是至关重要的。”

   “有件事,我想借今天这个机会向你道歉。”尼娜母亲喝了口咖啡,语调有点儿发涩,问,“还记得你第一次送尼娜回家时,在我家门口的情景吗?”

    泓韵点点头。她怎么能忘记呢?

    “那天,我正在跟我丈夫激烈争吵,因为他正式向我摊牌——离婚。你们按门铃时,正是我情绪最糟糕的时候。那天对你们很不礼貌,请你原谅!”

    “都过去了。”

    “我很欣赏你。我想,将来我们可以成为朋友。你愿意吗?”尼娜母亲问。

    “当然!”泓韵说。她很清楚德语里“朋友”一词的分量。

      谁能拒绝友谊?

 

    接下来,她们的话题很自然地又转到蔚伶升学的问题上来。尼娜母亲表示,她可以出面,帮忙约定面谈时间并陪同前往。那所重点中学的高质量教学水平有口皆碑。不过,唯一的问题是,这所中学坐落在一个富裕小镇上,离这城市有50多公里远。如果蔚伶到那儿去读书,恐怕,得考虑搬家的事。她请泓韵先回去跟祖青商量一下,夫妇俩先慎重考虑好。毕竟,涉及到搬家,是件麻烦的事。

    泓韵当即委托尼娜母亲去约定面谈时间。对她来说,只要蔚伶能被重点中学录取,搬家的事算得了什么?她能万里迢迢来到这个陌生国度,难道还会在意这样一次短途搬迁?

     很快,尼娜母亲打来电话,敲定了具体面谈时间。

   “我还想告诉你们,到时,尼娜父亲也会抽出时间陪蔚伶一同前往。知道吗?当年,他就是从那所中学毕业的。”尼娜母亲在电话里说,“他这么做,是想以这种方式表达对你们的谢意,谢谢你们对尼娜的关照和曾经带给她的快乐。”

    泓韵没想到,一对离异夫妻,能为了蔚伶的事共同尽力,这让她既感动,又意外。

      蔚伶却非常紧张。

    她不知道,这次,她真的有机会吗?

         

                  《全文完》

 

                             

 

分类: 
连接到论坛: 

评论

融融的头像
 #

内容很好,结尾部分收得快了一点。一家之言供参考。

 
刘瑛依旧的头像
 #

经你这么一提醒,也觉得结尾快了点儿。

 
木桐白云的头像
 #

这样的结尾设计有利于将来写续集。

 
刘瑛依旧的头像
 #

的确准备写续集·。

 
天婴的头像
 #

虽然不是我期待的结局,也挺好的。

再次谢谢你的好文。

 
刘瑛依旧的头像
 #

很想知道:你期待怎样一种结局?

 
呢喃的头像
 #

埋下写续集的引子。

 
刘瑛依旧的头像
 #

你也长了双“火眼金睛”呀。

 
邱俊伟的头像
 #

平和、自然,却很细致。

喜欢这样的文字方式。

 
刘瑛依旧的头像
 #

谢谢你一路跟读。

 
Drupal theme by pixeljets.com D7 ver.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