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你在这里

【原创小说】莱茵河畔

注:在刚刚结束的第九届全国微型小说(小小说)年度评选中,我这篇原创小说《莱茵河畔》被评为三等奖。

 

                                                                               莱茵河畔

                                           刘瑛依旧 (德国)

 

       直到晚上11点钟,太阳才很不情愿地收起了最后一抹余晖。

       靠近科布伦茨莱茵河畔的露营地上,远处、近处,星星点点的烛光和隐隐约约的烧烤火苗,像快乐跳动的音符,闪闪烁烁,轻盈起舞。

       从西班牙年轻人的帐篷那边,传来阵阵歌声、笑声、音乐声——他们的Party还没结束。

 

       黑暗中,躺在下午刚搭好的帐篷中,我却辗转反侧,无法入睡。

       午夜时分。

       确定孩子们已经睡熟,我悄悄起身,出了帐篷。

       丈夫默默跟了出来。搂着我的肩,示意在他身边坐下。

       两人都没说话。

       空气中飘着青草的丝丝清香,草地上,不知名的小白花在微风中轻摇曼舞,莱茵河水在月光下泛着静谧的幽光。年轻人的Party已经结束,欢声笑语渐渐平息,一首黑箫抒情曲缓缓悠扬地从帐篷里响起,仿佛天籁之音。

       头靠着丈夫的肩膀,我的心,突然被一种莫名的柔情所充盈,像是被水渐渐浸润的宣纸,由心到眼,泪水一点点漫上了双眼。

       已经很久很久没有感受到这种由大自然、由音乐带给人心灵的感动和抚慰了!

       这些年,在国内游过不少名胜古迹。那些旅游景点,那些被游记、散文、诗词、歌曲渲染美化的地方,何曾让漂泊的心有过如此的感动?

 

       正冥思乱想间,突然,感到丈夫搂着我肩膀的手臂紧了紧:“你看!那边! ”

       顺着他的目光看去,只见一个黑影,从停在露营地一旁的家庭旅游房车上下来,蹑手蹑脚地朝河边西班牙年轻人的帐篷走去。从身影看出,是德国老头的女儿。

       紧接着,又一个黑影从房车上跟了下来,快速朝另一个方向抄了过去。 一看便知,是德国老头。

      “你这是要去哪儿呢?我亲爱的女儿?”德国老头正好在离我们十几步远的地方将他女儿拦住,话音里带着明显的笑意。

      “噢!天啊!”女儿吓了一大跳,一副事情败露后的无可奈何,“我想......我想去散散步。”

      “散步?一个人?”老头问。

      女儿没说话。

      “要不要我陪陪?”仍然是带着笑意的声音。

      “不,不!”女儿的声音却透着明显的不耐烦,“我只想一个人走走!”

      “可我担心,你一不小心,钻到那西班牙小伙子的帐篷里去了!”

      女儿绝望地叫着:“天啊!什么都瞒不过你!”

      “尤其在这种事儿上!”那声音,带着掩饰不住的得意。

      “那你应该知道,我爱他!”女儿义无反顾地说,“他明天——哦!不!是今天——就要离开这儿了!”

      “别担心!等睡醒了,他会回来找你的!”老头很肯定地说。

      “你怎么知道?”

      “很简单,我是男人,我也年轻过。”

      “那不一样!”

      “有什么两样?他爱你,就一定会来找你。”

      “他爱我?他还没这么跟我说呢!”

      “还用说吗?我都看见了,他是怎么吻你的!”

      “可是......”

      “好了,亲爱的女儿,回到你自己床上去吧!你们才刚刚认识两天。别忘了,做任何事情,都要有限度和分寸,否则,就会出问题。”

       “又来了!又是你那套‘界限’和‘分寸’! 我现在没兴趣听你说这个!”

       “噢!真不幸!像你这个年龄,我也这么对我的父母说过。”

       “我只是过去看看,难道不行吗?”

       “如果我没记错,我们的《家庭守则》上写着:孩子参加Party,原则上晚上12点之前必须回家。你看,现在都深夜2点多了。”

       “可现在是在度假!”

       “守则上并没有注明,度假就可以例外呀!你应该遵守你自己签字认可的守则才对。”

       “守则、守则!什么狗屁守则!”女儿气急败坏地叫道,“签字时, 我才12岁,现在,我都16岁了!”

       “有什么不同意见,可以回去后重新讨论,再改写嘛。”

       “你以为,我还会签字吗?我才不会作茧自缚了呢!”

       “那是你的事儿!国有国法,家有家规,这你不反对吧?我只想提醒你,回到自己床上去吧,现在是该睡觉休息的时候。”

       “好,好!”女儿一甩手,跺着脚,“我这就回到床上去!去睡那该死的觉!”

       “这就对了!走吧!”老头搂着女儿的肩,一块儿向房车走去。

 

       父女俩渐行渐远的背影,让我恍然:教育子女方面,德国父母原来也有自己坚持的原则。而这种坚持,还可以有另外一种方式。

       度假之后,我们是不是也该有个《家庭守则》出炉?

 

 

 

 

分类: 
连接到论坛: 

评论

刘瑛依旧的头像
 #
 
百草园的头像
 #

呀,这比中国家长还厉害,人家还有签好的条约呢。

 
刘瑛依旧的头像
 #

所以,咱中国家长也得学着点儿。搞个条约,比强硬管制的效果好得多。

 
海云的头像
 #

刘瑛过完节果然来了,高兴!这篇在我们的小说集里,对不对?

 
刘瑛依旧的头像
 #

是啊是啊!我们的小说集里登了这篇微型小说。

我说过的,等忙完了年底的琐事,就会回来。

 
虔谦的头像
 #

祝贺刘瑛依旧;敬礼:)

 
刘瑛依旧的头像
 #

谢谢虔谦!回敬一个礼!

 
仲夏百合的头像
 #

祝贺获奖!

 
刘瑛依旧的头像
 #

谢谢仲夏百合来访!一同高兴!

 
梦娜的头像
 #

重读,有重读的味道,又是一番感叹在心头。

咱们“见面”的地方越来越多了,开心啊。

抱抱。

 
刘瑛依旧的头像
 #

那是。见面的地方越来越多了。

 
豆包儿的头像
 #

你这个故事挺独特的。特好奇,你是真偷听到了?还是坐在莱茵河畔小脑袋一转纯属瞎编的?

 
刘瑛依旧的头像
 #

瞧你说的!什么叫“偷听”呀?我就是长着顺风耳,也听不到这么精彩的父女对话呀!至于我这“小脑袋”么,转好几转也胡编不出这故事的。

这故事咋来的?——你自个儿猜去吧。

 
Drupal theme by pixeljets.com D7 ver.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