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你在这里

德国总统麻烦不断

标签: 

 

                                                            德国总统麻烦不断       

     德国总统,有点儿类似于英国皇室,没有实权,仅具有象征意义,是个象征性意义远大于实权的职位。按理,迎来送往,照本宣科,不管实事,只管摆谱,这样的总统还不好当?这样的宝座还不四平八稳?

       奇怪的是,接连这几届德国总统,个个都当得不顺当:要么公开向全体德国人民道歉,要么迫于压力提前辞职下台。而现任总统,目前也陷入了危机当中。能否在总统宝座上呆到任期结束,已成了巨大未知数。怎么回事?

       在许多德国百姓的心目中,德国总统不仅是国家元首及国家的象征,更是超越党派和族群、为所有德国人服务的道德楷模。说白了,就是全体德国人民的榜样。这就要求总统不能有任何污点。因此,这看似简单的“橡皮图章”总统,就变得十分不那么好当。

        两年前,即2010年,德国前总统科勒因言语不当,被迫下台。当时,科勒到上海参加世博会后,顺道去中国的邻国阿富汗探望在那驻军的德国官兵。在从阿富汗回德的飞机上接受德国电台采访。因为在世博会上谈经济,在阿富汗看军队,就无意中把这两者结合在一起了。记者问他:德国是否仅仅因为联合国授权就可以出兵阿富汗?是否需要进行政治讨论和宪法澄清?科勒总统回答说:“以德国这样大、以外贸为主的国家,为了维护我们的经济利益,对那些外贸途径不畅通、社会不稳定的地区,在紧急情况下,德国可以采取军事手段”。这段讲话一出,引起德国社会的轩然大波。根据宪法,德国军队只能用于自卫,科勒居然将军队延伸到用于经济目的,违背宪法。更何况由于纳粹的历史原因,在德国讨论军队的话题是禁区,总统科勒居然跑到禁区里去埋地雷,这不是犯糊涂吗?尤其在阿富汗问题上,德国出兵已经受到了德国政党与社会的很大阻力,政府一直宣称是为了反恐怖,为了阿富汗人民福祉。现在总统居然头脑简单地公开说,出兵背后或许还有经济利益。新闻媒体纷纷指责科勒总统那种带有帝国主义式的口吻,又回到二百多年前英国的“炮舰经济政策”。反对党也纷纷表示,依靠军事的外贸政策不符合宪法,德国既不需要炮舰政策,也不需要在国家的最高位置上放上一个信口开河的掩盖式大炮。并宣称,不愿为经济而战争,不愿为了维护那些巨型康采恩公司的出口利益、为掠夺原料而战。

         科勒总统在一片指责声中,宣布辞职,黯然下台。

         事后有人分析说,如果科勒总统认个错,为自己的不当言论作个公开道歉,或许,他可以保住自己的总统宝座。因为,他的前任约翰内斯•劳就是这么干的。当时约翰内斯.劳总统当得好好的,却突然被指责,在他出任北威州州长时,曾将州立银行飞机用于党务旅行,引起一片讨伐,许多政界人士强烈要求他辞去总统职务。最后约翰内斯•劳只得承认自己犯下的错误,并公开道歉,才侥幸过了关。

       但科勒宁可辞职下台,也不公开道歉。据说,他认为自己虽然说漏了嘴,但说的是实情。所以,不愿违心道歉,公开说谎。颇有一股“宁为玉碎不为瓦全”的气概。

         现任总统武尔夫是在女总理默克尔的力荐下参选的。经过三轮投票,历时9个多小时(德国有史以来从未有过),最终以微弱优势艰难当选。他35岁的妻子因此成了德国历史上最年轻的“第一夫人”。

        上台后的新总统颇得民心。但在刚刚过去的2011年底,却意外地惹上了麻烦。

        事情的起因是:总统武尔夫(那时他还是下萨克森州州长)和前妻离婚后,被净身出户。为了与新娶的娇妻重安新巢,便向自己的私人朋友借钱50万欧元,在汉诺威市郊买了栋小屋。

        这本来是件平常人做的平常事。问题是, 1.武尔夫不但是州长,最后还当上了德国总统。2. 武尔夫的这私人朋友是个富商。当时的银行贷款利率在5%左右,伍尔夫却在富商朋友这儿享受了4%的优惠私人利息。按照规定,他必须向州议会申明和这位富商的经济往来。但伍尔夫在2010年2月回覆议员质询时却表示,过去10年内没有和他的富商朋友或其公司有任何业务关系,只字未提他在富商太太手上借款的事。虽然在受到质询后,武尔夫很快在同年3月份以更低的利息从一家银行贷到款,还清了富商太太的私人贷款,但仍然没有撇清他与这位富商朋友的关系。

        去年12月13日,这事被德国发行量最大的《图片报》突然抖落了出来。而且,顺藤摸瓜,又扯出了其它的事情。诸如,他被指从另外一个富商朋友那儿得到了给自己出书的广告赞助;又如,两年前武尔夫夫妇圣诞节赴美国佛罗里达州度假时接受了柏林航空公司免费升舱的待遇,而且休假期间都是住在这位富商朋友的别墅里。此事被爆料后,伍尔夫承认不妥,补付航空公司3000欧元作为升舱费用。等等。

         新闻界不断爆料,把总统武尔夫一下推上了风口浪尖,成了舆论的焦点。

         反对党指责总统武尔夫当初对贷款一事进行了有意隐瞒,不够诚实。电视上被采访的民众也无一例外都提到了“信任”这个词。他们认为,总统的这一做法,引发出了“信任危机”。一项民意调查显示,超过半数的受访者认为,总统肩负的不仅仅是法律义务更有道德上的义务。即使武尔夫的行为不构成法律上的问题,但已经为德国人树立了负面榜样。一个不值得信任的人,怎么能再继续呆在总统宝座上?

事情闹大后,处于风暴中心的武尔夫“坐不住”了。12月15日,武尔夫打破了连日来的沉默,用一封公开信对“贷款门”事件做出解释,力求重新获得民众的信任。

     武尔夫在信中承认自己当年在接受质询的时候并没有说明全部真相。他对当时的行为给大家造成了错误印象表示很遗憾。表示,当时他应该同时解释私人贷款的问题以及和贷款人的关系,因为毕竟在这件事情上,他并没有什么值得隐瞒的。武尔夫还表示,2010年7月他接任联邦总统宣誓时就承诺要坚持洁身自好并且主持公正。而对于公众和媒体对贷款事件“感兴趣”他也表示理解。他已经把自己贷款合同和相关经济资料交给了律师,有兴趣的人都可以前去查询,以示他的公正透明。而后的几天,武尔夫不间断的通过他的律师来发表声明,表达自己的看法。

     德国总理默克尔在接受新闻媒体采访时表示,她信任总统武尔夫。

         但反对党和新闻界仍然不依不饶,讨伐不断。迫使总统武尔夫在圣诞节的前两天,即12月22日通过电视发表讲话,公开道歉。他说,他对他个人贷款所产生的误解感到遗憾。他非常重视对他的所有指责,并一一做出了解释。包括他在朋友那里度假的问题也公布了全部过程。他回答了针对他提出的250个各类问题。这些问题本来早就应该说清楚,可是他却没有这样做。以后他会增加这方面的透明度、继续努力认真履行总统的职责。同时他也表示,会继续留在总统宝座上。

总统电视讲话发表后,有新闻媒体立刻出来替总统打圆场,说,对于政治家来说,偶尔有财政困难并不是件耻辱的事情。即便是州长,处于困境时也需要朋友的帮助。从法律上讲,武尔夫当时的做法没什么可挑剔。虽然“不是所有合法的事情都合理”,但总统已明确表示,他“从来没有不合理地给他人提供方便”。这应该成为现在衡量总统的标准。在不知道武尔夫是否确实给他的富豪朋友们提供了一些方便的情况下,应该马上重新将其作为德国总统来看待,不应该老是念着他的旧账不放。这些陈年旧事虽然并不光彩,但却是人之常情。

    事情到此算是告一段落。圣诞之夜,总统像往年一样,向全体德国人民发表了圣诞讲话。

         原以为这事过去了。没想到,新年刚过没几天,总统又陷入了新的困境。

    《图片报》爆料说,武尔夫本人曾亲自致电《图片报》总编迪克曼,试图阻止该报报道他的私人房屋贷款一事。迪克曼当时正在纽约出差。因此,武尔夫在其语音信箱留言。“总统对记者有关房屋贷款的调查表示愤怒,并威胁说,负责的编辑将要承担司法后果,等等。”

     《南德意志报》和《法兰克福汇报》也报道称,武尔夫在电话中还威胁,倘若报道仍旧发表,将与《图片报》所属的施普林格出版社(Springer Verlag)彻底断绝关系。据称,武尔夫在电话中说,这是一个“无法置信的故事”,这是一场“战争”,超过了“限度”。

    此外,武尔夫还向《图片报》所属的阿克塞尔-施普林格公司的董事会主席多普夫讷进行干预。施普林格公司董事会主席以“不想干预编辑部的事务”为由,进行了婉拒。

    该消息一出,仿佛在未退温的油锅里撒下一把盐,舆论又是一片沸腾:总统怎么能干预新闻报道的自由?总统怎么敢进行赤裸裸的威胁?

    反对党纷纷指责。“记者协会”成员更是扬言,要把总统告上法庭。

    总统再一次“坐不住”了。

    今天(星期三)总统武尔夫接受了德国电视一台和电视二台的联合采访,对自己在《图片报》发表关于其私人贷款报道之前,打电话威胁该报主编迪克曼(Kai Diekmann)的行为表示道歉,说:“这是一个严重的错误,我已经对此做出了道歉,对方也接受了我的歉意。”

         同时他明确表示,并没有考虑过要辞职。他说:“我的任期是五年,希望到任期结束时,再对自己的政绩做一个总结,我曾经是一个称职的好总统。” “不管现在还是过去,我都没有触犯与联邦总统一职相关的任何法律,这不是违法的问题。”  他承认自己亲自打电话的行为与联邦总统这一职位很“不相称”:“作为联邦总统,我当然应该审慎、客观、中立、保持距离地做出回应。” 必须“重新理顺”自己与媒体之间的关系。他还不无遗憾地解释说,之所以没有在一开始就公开所有信息,是出于保护自己家庭、朋友隐私的考虑,“即使作为联邦总统,我也应该有自己的私人生活。” 总统也是人,也会犯错误。

      武尔夫在采访中还对自己在企业家朋友那里免费度假的行为做了辩护。他说,这些朋友都是自己的“发小”,他们有着深厚的友谊。总统也需要私人朋友。这些免费的度假与他作为下萨克森州州长的地位完全没有关系,因此也不违反该州的部长法。当这些朋友到柏林来,在他家里过夜的时候,他当然也不收钱。

          武尔夫还表示,从周四起,所有人都可以到网络上察看他关于私人住房贷款的有关信息数据。

         但从周三的电视采访内容公布之后,各界反应来看,武尔夫这次接受采访显然没有达到还自己一个清白形象的目的。反对党称,武尔夫的表态没有带来任何突破。以这样的方式,武尔夫无法挽回他所丢失的信誉和威严。

        执政联盟阵营方面当然希望有关的风波尽快平息:声称,“相信他能重新赢得民众的信任”。因为,总统在网络上对所有公民公开自己住房贷款的信息,释放出了代表开放和透明的强大信号。

      很明显,相关的争议不会因此而简单终止,最终的结局还不明朗。

       不过,通过这件事,倒是让我突然明白了一个之前很长时间百思不得其解的问题:为什么德国家长都鼓励自己的孩子去到企业去,而很少对国家公务员感兴趣。

       你想啊,这德国“最高公务员”总统都活得这副爷爷奶奶样,连买个房都得伸手向自己的“发小”去借。若当初他跟自己的“发小”一样开公司,把自己的聪明才智都用到搞实体、赚大钱上,至于像今天这样,借个区区50万还被整得灰头土脸,左解释、右道歉吗?还把自己的那一点儿家底都弄到网上去,接受全德国人民的监督。这样的日子怎能与搞企业“吃香的、喝辣的”、住豪宅、开好车、私人飞机豪华游艇、自由自在到处度假的“发小”比?

      说实在的,我对这位总统颇有好感,不希望他为这件事下台。为什么?

        因为,在当选后的第一次议会发言中,这位新总统有过一番热情洋溢的讲话。他说,他将致力于德国社会的和睦相处,要将不同社会阶层的人联系起来,其前提是,要能够宽容不同思想方法和生活方式的人,“例如原始德国的纪律与土耳其人的足球规则,普鲁士人的责任感和英国人的冷静,施瓦本人的细致和意大利人的生活方式,还有莱茵州人的生活艺术与中国人的好学精神”——看看,这位新任德国总统眼里的中国人特征,是一个世界上好学的民族!

    他是我所见到的第一个在正式、公开场合称赞中国人的德国政治家。在此之前,德国政坛只要一提到中国,不是指责就是批评。西藏问题啦、民主问题啦、人权问题啦、宗教信仰问题啦......听得让人耳朵起老茧,心生厌烦。而这位总统对中国人的评语,扭转了不少德国人对中国人的偏见。至少,连我这个一向懒惰随性的人也沾了光,走到哪儿都被人看作是有“好学精神”的人。

    因此,这位总统一出事,从头到尾我都很关注。私底下总认为这是有人故意小题大作。毕竟总统不是贪污受贿,借贷行为并没违法,而且,这些都是他在当总统以前的一些“陈芝麻烂谷子”。凭良心说,在总统这个位置上,他做得还是相当不错的。

        再说了,武尔夫借钱是为了娶妻生子,给老婆孩子安个家,这有什么错?那借来的钱又没用到吃喝嫖赌、歪门邪道上,而是用到了正地方。相信每个当老婆的人都能理解武尔夫的做法,都会支持武尔夫的选择——这是一个负责任的丈夫应该做的事。就连贫民百姓遇到困难,也难免会向左邻右舍、亲朋好友伸手求援,对不?何况总统借钱还每月都规规矩矩按约定向朋友支付1600欧元的利息,银行转账,清清楚楚。

         其实,那经过新闻媒体曝光的总统私宅,看上顶多就是一德国中产阶级的普通房。在此之前,还真没想到,堂堂一国总统,住得竟然这么寒碜!

         唉!这德国总统,不好当啊!

分类: 
连接到论坛: 

评论

一休的头像
 #

伍尔夫同志赶紧学雷锋吧,横竖德国都需要一个道德标兵。      

 

 
刘瑛依旧的头像
 #

问题是,雷锋去世了,当道德标兵一点儿不累。可武尔夫同志还活着呢!累不累呀?

 
Drupal theme by pixeljets.com D7 ver.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