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你在这里

在德国的中国人都是间谍吗?(下)

标签: 

  

       在德国的中国人都是间谍吗?(下)

 

     虽然德国新闻媒体自由,但在外交宣传口径方面,大多还是与政府保持一致的。因而,德国媒体在德国总理默克尔访华前大炒“中国间谍论”,当然不会是偶然。对此,中国外交部发言人在之后几天的例行记者招待会上不点名地对德国联邦部门官员的言论进行了驳斥,对这种一再对中国政府和在德华人的捕风捉影、无端指责表达了强烈不满。中方也向德方提出严正交涉,要求德国相关官员停止一再损害中国形象和中德两国人民感情的做法。

    在德的中国留学生及在德华人,也以各种方式,对德方这种做法提出了抗议。在汉堡,部分中国留学生及在德华人前往位于汉堡的《明镜》周刊总部大楼举行示威活动,递交了抗议书,要求杂志社在最新一期周刊上刊登道歉声明,同时表示,保留向汉堡地方法院提起诉讼的权利。

     不过,这些努力,并未消除德国媒体有关“中国间谍”的报道。随后,就连德国司法也逐步介入“中国间谍”的调查。

     2009年,慕尼黑联邦检察院向德国媒体证实,正在调查一起慕尼黑的“中国间谍案”,警方搜查了4名中国人的的住宅,住宅中的计算机和文件都被警方带走。其中,两人具有德国国籍,一人享有外交豁免权。德国外交部设定了6个星期的最后期限,令这享有外交豁免权的中国人离开德国。不久,德国联邦刑事调查局的一个调查小组,也对一名住在汉诺威的中国人出示搜查令,调查他可能从事的间谍活动。随后,卡尔斯鲁厄联邦检察院也把一名收集法轮功活动的“中国间谍”告上了法庭。就连一家生产压力加工设备的德国米勒玩家顿公司,也向当地检察院举报一名30多岁的中国籍技术工人“刺探技术情报”。

       20101月,德国联邦宪法保卫局又抛出“德国企业也和谷歌一样遭受中国间谍攻击”的论调。而且,这次杀伤面积更大,矛头直指在德的3万名中国留学生、学者和教授是“躲在暗处的间谍”。德国经济大报《商报》以“宪法保卫局警告高度威胁”为题写道,和谷歌一样,德国企业也遭到来自中国网络间谍的攻击。德国联邦宪法保卫局官员在接受该报采访时表示,自2005年以来,中国一直对德国企业进行秘密间谍活动,在德的60%工业间谍为中国人。宪法保卫局还特别提醒说,具有创新尖端技术的德国中型企业是中国间谍的“最爱”。在德国生活着3万名中国留学生、学者、教授、外交官和技术人员,其中不少在德国国家科研项目和企业部门进行各种不同工作,他们会给德国造成无法估计的损失。与此同时,德国《世界报》援引汉堡宪法保卫局女主管贝尔纳的话,声称,中国国家安全部在其他国家安插间谍达60万人。一时间,“中国间谍”论甚嚣尘上。

    去年1月,德国《经济周刊》又以“宪法保卫局建议到中国旅游要小心”为题报道说,联邦宪法保卫局“二把手”———副局长亚历山大-埃斯福格尔在接受该报采访时建议,德国企业高管在出访时,最好携带没有存入任何企业数据的电脑和手机,这个建议“尤其适合中国和俄罗斯等高风险国家”。埃斯福格尔在采访中还说,各种移动设备成为外国商业间谍攻击的热点,“如果谁想确保自己的敏感数据不落入外国人手中,应遵循宪法保卫局的忠告”。他还举例说,一位在中国旅行的德国企业家说,他们被邀请参加中国的一个会议,但当他们回到酒店房间时,发现笔记本电脑被情报人员动过。《经济周刊》还以“害怕北京”为题刊登了由德国毕马威会计师事务所进行的一项“德国企业最害怕哪些国家的网络攻击”的调查。结果显示,中国以89%列第一,第二名俄罗斯为69%,美国则名列第三为31%

      对“中国间谍”的防范,德国人并不仅仅停留在口头上,更落实在行动上。

     德国是展览大国,不少城市每年都举办世界性专业大展。九十年代中期,我参观过一些德国专业大展。那时,随便到哪家摊位,都会受到热情接待,摊主的态度十分热情友好。然而,进入九十年代后期,随着中国人大量走出国门,随着越来越多中国企业到国外参展,情形开始发生变化。前来参展的中国企业和前来参观的中国客人,逐渐成了被重点检查和重点防范的对象。中国人知识产权意识薄弱,各种盗版、假冒伪劣产品不仅在国内销售,还无知无畏地带到国外来参展,并以超低价接单,这让那些产品的研发、设计“鼻祖”们个个恼怒不已,气急败坏。德国为此成立专门的稽查小组,在汉诺威、法兰克福、杜塞尔多夫、纽伦堡等城市的世界性国际专业大展上,突袭搜查中国企业展台,一旦发现盗版仿冒,立刻没收,严惩不贷。而许多参展摊位,明显不欢迎中国人靠近,一看见中国面孔就十分警觉,态度与九十年代中期简直天差地别。

        不仅如此。德国人在内部,也重点培训企业和研究机构负责人,教他们如何重点防范“中国间谍”。曾听说过,一位在德国著名高科技公司工作的华裔学者,遇到了来公司给高层经理们讲安全题目的宪法保卫局官员,其中内容就有“如何重点防范中国来的学者、学生”,让这位听报告的华裔学者如坐针毡。

    而我自己,也曾亲身经历过一次这样的尴尬。

    记得好像是在2009年,我们收到一封德国地方工商管理局(IHK)的邀请信,说是将举办一场有关“中国市场”的研讨会。一见研讨会与“中国”有关,我们欣然参加。

    主讲人在开头讲了几句“中国经济迅猛发展”的好话之后,话锋一转,就讲到中国人侵犯知识产权、盗版假冒伪劣,并拿出德国人搞科研的严谨,一桩桩、一件件,历数德国“逮”到的、有关中国人的“偷盗行为”。本来,我们的亚洲面孔在与会的清一色德国人中间就引人注意。而这个话题,更让我们成了会场被目光“扫描”的重点。在会议中场休息之前,我选择了“落荒而逃”。因为我知道,自己没法像有些中国人那样,心安理得地谎称自己是日本人。说实话,那一刻,我真的很怕人家问我:你是哪国人?

    直到今天,我都在后悔,没硬着头皮把下半场的“如何防范中国人?”专题听完,否则,我们也好有应策啊。

    

    中国在上世纪有过被西方侵略的历史,中华民族有过受西方人歧视的耻辱经历。这是存留在每一个中国人心底的伤痛和敏感,也是激励我们发奋向上的动力。

    在海外的中国人,无论是科研、学习、从商或是开餐馆,都十分勤奋努力。他们用自己的行动证明了:中国人并不差 。而且,他们像祖辈们一样,极其重视子女的教育和培养,期望后代们在异国他乡能更好地融入当地社会,能有更好的工作岗位和发展前途。这是我们中华民族生生不息、最可宝贵的精神。 

    如今,中国人终于甩掉了“东亚病夫”的帽子,实现了经济腾飞,让西方人再不敢小觑。

    可是,来自西方的另一种“歧视”,又落到了中国人头上。

    这究竟该怪谁呢?

分类: 

评论

木桐白云的头像
 #

这将是一个比较漫长的过程。

 
刘瑛依旧的头像
 #

是的。需要时间。

 
姜尼的头像
 #

我看你干脆来北美吧,北美比欧洲好多了。

 
刘瑛依旧的头像
 #

看来,你是有比较的。不过,我在这边挺好,习惯了,还真没想过要挪地方呢。

 
融融的头像
 #

盗版问题不解决,防备大陆客难以避免。

 
刘瑛依旧的头像
 #

的确是。不能光怪别人防范。最好还是从自身找找原因。

 
清扬的头像
 #

《明镜》报本身就是个杂种货色,这种下等报纸能写什么公证的东西出来!明镜报可以和垃圾等同!

 
刘瑛依旧的头像
 #

如果《明镜》真是“杂种货色”就好了。可惜,在德国,它是本水准很高的杂志,影响很大呢。

 
henrysong的头像
 #

“这究竟该怪谁呢?”

这是个好问题。

 
刘瑛依旧的头像
 #

嘿嘿!

 
牧童歌谣的头像
 #

经济腾飞,让西方人"不可小觑",却是加倍防范,这不见得都是歧视范畴,"究竟怪谁"这个问题,真是个好问题。

 
刘瑛依旧的头像
 #

的确,这不仅仅是“歧视范畴”。

 
夕林的头像
 #

美国也一样,动不动就是中国间谍,甚至用了plane-loadded中国间谍,好像所有的中国留学生和学者都是间谍!

 
刘瑛依旧的头像
 #

啊?!原来美国也这样?

 
好奇的头像
 #

同感。欧洲向来歧视亚洲面孔,你穷时看不起,富时也看不起。反正不顺眼。所以我多年前早早遛到美的大熔炉Embarassed

 
刘瑛依旧的头像
 #

还是你聪明!

 
Drupal theme by pixeljets.com D7 ver.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