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你在这里

老橙树(散文诗)

我很少想起某一种植物

那么多花,那么多草

在记忆中淡去

惟有外公家的老橙树

经常在我的脑海里跳出

 

我一直搞不懂

想起一棵树的概率

会高于想起某个人

当外公用斧头砍他躯体的时候

谁又会感受到一颗树的痛苦呢?

一棵树的痛苦,或许

远远比不了我内心的痛苦

远远比不了失去一个朋友的痛苦

 

我想要对他说些什么

但他又怎么能听得懂呢?

或许他也要对我说些什么

但他又该如何诉说呢

 

我就这样平平凡凡的存在着

这样傻傻的想着一颗老橙树

就像一个痴情的动物

去想着一个沉默的植物

 

他用自己的姿态和果实牵引我的思念

而我只能用几行诗歌来纪念他

一个沉默而真挚的老朋友

分类: 

评论

雨林的头像
 #

有些感想真的只有诗的语言才能表达,这样地恰如其分,又余韵悠长。

 
林夕杰的头像
 #

谢谢!读诗 的越来越少,可能我写的也不好,继续努力,谢谢雨林,你总是给我填补评论的空白!

 
海云的头像
 #

这样这般的情感丰沛,才能写诗。

 
林夕杰的头像
 #

过奖了,问好海云姐

 
Drupal theme by pixeljets.com D7 ver.1.1